•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淫途亦修仙】【第十六章】【作者:渚碧礁】

    时间:2018-02-08
    本帖最后由 春漿花月 于 2018-2-5 19:28 编辑

    【淫途亦修仙】【第十章】【作者:渚碧礁】

    【淫途亦修仙】【第十一章】【作者:渚碧礁】

    【淫途亦修仙】【第十二章】【作者:渚碧礁】

    【淫途亦修仙】【第十三章】【作者:渚碧礁】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渚碧礁

      第十六章

      日月盈昃,岁月如梭。这一日正午暖阳普照道神宗群山,在东峰与主峰之间的灵兽谷内一排破旧石屋当中,一扇门被猛然推开。自打那门里昂首走出一朝气蓬勃的青衣俊朗少年。所谓“蓬勃”不止反映在这俊朗少年昂首挺胸之态上更反映在他胯下那被根异物高高撑起的道袍上杏吧首发 。

      这少年郎正是闭关七天后终于出关的柳寿儿。

      柳寿儿在这七天里吞下四级妖蛇妖丹利用妖丹爆发出的磅礴妖力,引导这股浩瀚之力按照《本源真经》上的心法冲击两处《本源真经》所指定的穴窍关隘:一处位于脐下两寸处、一处位于脑后。反复引导冲击五天才相继冲窍成功,终于联通了两处穴窍之间的经脉,使它形成了一条新的真元运行通道,这样也就初步炼成了修炼《本源真经》所必须的‘欲体’。也就为研修《本源真经》打下了最重要的基础。同时他的修为也借着炼化妖丹那浩瀚的妖力转化为灵力顺利突破到了凝气七层,其实闭关的后两天他一直在巩固这凝气七层的修为。

      低头瞥到双腿间那高高挺起的帐篷柳寿儿小脸一红,赶紧又退回到了石屋里,关上了房门。刚刚还意气风发的豪情一下子像被扎破的气球泄了个无影无踪。

      看着裆部那久久耸立的帐篷寿儿一阵苦恼,这下身的小弟好像自从两天前他打通两处穴穴窍练成‘欲体’后就一直没软下来过。之所以会这样据《本源真经》上讲这是元阳未泄童贞未失的征兆,只要找到双修伴侣泄了元阳,男根才会恢复正常状态。

      寿儿坐在床上掀开道袍褪下亵裤想要看看自己下身小弟到底怎么回事?

      他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只见自己那根硬挺挺的阳物除了顶端的鲜红蘑菇头还算正常以外茎身竟然变成了银白色。更可怕的是茎身表面上居然还通体覆盖一层类似于那条四级妖蛇蛇鳞的纹路,而且还油光油光的,似乎每个毛细汗孔都有分泌这一层油脂的小分泌孔。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会变成这样?”寿儿看着这根小怪兽。心里一阵恶寒后脊背发凉,心里发毛导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寿儿愣愣得看着下身这根怪物半天都没回过神儿来,真是欲哭无泪啊!

      “怎么会这样?这叫我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啊?……哦,对了 ,这东西好像平时别人也看不到,幸好幸好。”寿儿暗自嘀咕着。

      他又用手指甲刮了一点茎身花纹上分泌出来的油脂放到鼻子前闻了闻,一股十分奇异的淡淡暗香扑鼻,那种香味清淡又十分独特,只闻了一下就让寿儿回味无穷,有种再想深深地闻几下的冲动。不过下一刻他就感到心跳加速满脸火烫通红,因为他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幅幅画面:有从那名陨落的合欢宗筑基修士身上得到那本《春榻秘技》上的一幅幅各种姿势男女交欢的香艳画面、还出现了自己钦慕已久的苏嫣那娉婷袅娜的身姿、还有他看到过的罗玲姐裸露的下身羞处那片浓密阴毛下的神仙洞口的旖旎。

      这些淫秽的画面一幕幕轮番在寿儿脑海里映现,寿儿只感觉下体哪根怪兽越发肿胀了,欲望难填憋得他十分难受,他有种强烈的欲望,那就是他想脱光了苏嫣然后像《春榻秘技》上那样把她压在身下用各种姿势在她身上驰骋鞭挞……

      也不知过了多久寿儿才渐渐恢复平静下来。

      “怎么会突然想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难道是……?”

      他又抬手用眼睛仔细观察手指上那层薄薄的刮自阴茎上的油脂,似乎他一下子就明白原因。

      “看来这层油有催情作用?”想到这里寿儿表情有些古怪。

      再仔细观察那阴茎上一层层的类似蛇鳞的纹理,用手去触摸一下,有触觉,显然不是蛇鳞,只是外形有些神似而已。

      “还好还好,幸亏没长成蛇皮。不过这茎身上怎么会长出这种东西来?难不成是那四级妖蛇妖丹搞的鬼?毕竟那妖丹不像灵石那么纯净,如果直接炼化这种高阶妖兽的妖丹,妖气炼化不干净可能会产生一些副作用,吸收者会被强大妖丹所散发出的妖力影响一部分身体特征会被妖化,承继了妖蛇身上的某些能力?”

      “唉!都怪我修为太低,没有完全炼化干净那强大妖丹所散发出来的妖力,导致小弟弟被妖力所侵。”寿儿翻前想后自认为找到了原因。

      可实际上男根到底是被没有炼化干净的妖力所侵?还是练成‘欲体’所造成的?他根本就搞不清楚。对于种种疑问他也不知该去向谁请教。那卷《本源真经》上也没提到练成‘欲体’后小鸡鸡会变形啊!要是早知道会把自己视如己出的小弟弟变成这副鬼样子打死他也不练!

      “唉! 以后跟苏嫣姐赤诚相见时,她肯定会被我这根东西吓到的,还怎么会肯跟我双修《本源真经》啊?”寿儿摇头叹息。

      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后悔药可吃,先解决当下最令他尴尬的事:他的下身阳具始终笔挺挺屹立不倒硬挺着,道袍裆部总是高高耸起一座鼓包,怎么按都按不下去。寿儿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双修道侣供他泄出元阳,没办法他现在只好先用根软绳把它绑缚在了小腹上,这样一来在宽松道袍的掩饰之下就看不出任何异常了。

      处理好了出门的尴尬问题后柳寿儿就开始端坐在床上规划他今后的修行人生了:欲体初成,下一步就是找位合意的双修道侣来修炼《本源真经》这部上古天级双修功法好尽快提升修为。

      可找谁双修呢?目标当然是苏嫣了。

      “可怎么接近苏嫣呢?毕竟人家是内门弟子自己只是个外门小杂役,身份差异巨大,而且从那天苏嫣的表情、言语观察,她似乎有些看不起自己。”虽然现在他已经突破到了凝气七层可还是不够资格晋升内门弟子。(内门的晋级标准是外门大比前三名,或者二十岁前达到凝气八层)寿儿想来想去唯一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苏妍身上了。苏妍是寿儿在道神宗最要好的朋友又是苏嫣的亲妹妹,以后只要经常去找苏妍让她拉上她姐一同去做宗门任务那样一来机会肯定会大大的。

      “嘿嘿嘿!苏嫣姐我来了!”规划完人生大事,自认为制定了无懈可击的完美计划的寿儿得意的笑了。

      可是似乎他本人没有意识到他刚才那得意的话语口气似乎以前单纯的寿儿是绝对说不出口的,练成欲体的寿儿似乎跟以前已经大不同了,也许是没有炼化干净那四级妖蛇妖丹所带来的副作用?似乎那妖丹本身所携带的妖蛇的淫邪本性也略微影响到了寿儿那么一丝。

      当然去找苏妍之前寿儿还有积攒的事情要先处理:他闭关这七天钟广南师兄一人在灵兽谷里忙碌,没机会出门去接取宗门任务赚取灵石了,还帮他照顾小淫猴那个不省心的家伙,所以他当务之急是现在先去答谢钟师兄,顺便把小淫猴领回来。讲真这么多天不见它寿儿还真有些想念它了。

      再次走出石屋,先去钟广南师兄门口敲门,没人。应该是去灵兽谷内喂食灵兽们去了,寿儿向谷内寻去。

      路过三角麋鹿的饲养符阵时寿儿突然想起自己闭关前曾经又在里面放了一颗四级妖蛇蛋还滴了血也不知孵化出来没有?还有就是第一只孵化后滴血认主的那条小银蛇都已经七天没有人来喂养它了,不会饿死了吧杏吧首发 ?

      想到这里寿儿赶紧用腰牌打开饲养符阵,踏入进去。三角麋鹿看到他后就跑过来在他身上用鼻子嗅来嗅去的。

      “怎么了?鹿兄,闻什么闻啊?不认识我了?”寿儿对它的举动有些好笑。

      不过很快他就想起来自从自己炼化了那四级妖蛇妖丹后身体的确发生了些许变化,难道身上也带了那么一丝丝妖蛇的气息?

      很快三角麋鹿就停止了嗅闻用脑袋在寿儿身上蹭了蹭就跑开了,看来是已经确认寿儿的身份了。

      “奇怪,小银蛇怎么没有跑过来迎接我?它可是跟我最亲近的灵宠了。平时都是我一进来它老远就过来缠着我了。不会是真饿坏了吧?”寿儿边走向孵化蛇蛋的大石后边琢磨着。

      很快他的疑问就有了答案:走到他挖的哪个孵化蛇蛋的小坑前,他终于见到了认主了的那条小银蛇。它似乎在睡觉,而就在它旁边还有个破了个小口的空空如也的蛋壳。寿儿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估计是小银蛇饿坏了最后把这颗蛇蛋给吃了。

      “哎呀,小银啊,这可是你的亲兄弟啊,你也下得了口啊?”寿儿好一阵子的心疼。孵化蛇蛋的小坑里,他铺下的那几颗孵化蛇蛋用的灵石早就消耗一空化为了齑粉。结果蛋还被小银给吃了,这一下灵石就白扔了,这可是几倍于宗门给他发的月饷啊。

      寿儿本打算喂了小银就去找钟师兄,可他摸了半天小银,它都没有醒过来,再把它拎起来,还是不醒,这下可吓坏寿儿了。他深知四级妖蛇蛋所含能量的庞大,他担心这小银吃了这蛇蛋会不会爆体而亡,因为毕竟这小银才刚刚孵化不久,那里承受的了四级蛇蛋所包含的如此强大的能量?

      寿儿输入自己的灵力到小银体内,感知它体内的状况。

      “还好,小银应该是跟我炼化妖丹时的状况类似,正在炼化蛋液强大的能量之中。只能等它炼化完成后再观察了。”

      见小银没有大问题寿儿这才离去,继续深入谷中去寻找钟广南。

      “咯咯咯!”忽得谷中深处传来女子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女人?我们灵兽谷里怎么会有女人呢?难道是……”寿儿心中一震,想到了某种可能的情况他全身兴奋了起来。要是以前的他是绝对不会有此反应的,可如今他修成了‘欲体’,全身充满了对异性的好奇与渴望,所以一听到有女子的笑声他就像闻到了腥味的猫一样扑了过去。

      果然没过多久他就远远看到在饲养金丝灵兔的饲养法阵外钟师兄陪着一位身材娇小的女修,两人身体离得很近,不知在亲密地说着什么。

      作为现在的柳寿儿来说他对男女之事是相当的感性趣。他本想悄悄潜过去看两人会不会做出什么过分亲昵之事好让他饱饱眼福,可他知道对方二人都是修士他只要略一靠近就会被对方的神识发现,除非……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闭关前委托南揉国炼器师总会分店所炼制的哪件隐身斗篷,那可是件潜行偷窥的神器。他一拍储物戒指取出了那斗篷套在身上,然后慢慢向二人靠近过去。

      这斗篷的效果相当不错,寿儿都已经到了两人面前他们依然毫无所觉。甚至寿儿故意在钟师兄眼前晃了晃脑袋,两人还是丝毫察觉都没有。

      “嘿嘿嘿,这斗篷果然不错,看来花这二百多下品灵石的炼制加工费很值啊!”

      这次寿儿就可以大胆地仔细观察那位娇小女修了。只见她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含春带羞,娥脸如画,身材虽娇小却凹凸有致曼妙妖娆。尤其是一弯翘臀肥美浑圆。看着那肥美的翘臀寿儿下身一阵火热,欲望之火腾得燃烧了起来。

      “没想到钟师兄真是可以啊,瞒着我交往这么可爱的同门师妹。”寿儿强自压下内心的欲望暗暗嘀咕。

      “怎么样唐师妹?这金丝灵兔可中意?”钟师兄道。

      “它太可爱了,我很喜欢!谢谢你钟师兄。不过它真的可以认我为主吗?”那位唐师妹欢快道,她好像很喜欢这只灵兽。

      “当然可以,你以后多来喂它几次,然后用我教给你的控灵术就可以让它的神魂接受你,并认你为主了。”钟师兄信心满满。

      “可是这灵兽是咱们宗门所有啊,我可以私自让它认主并带走它吗?”可爱的唐师妹有些忐忑。

      “黄师妹,你放心好了。在这灵兽谷里我说了算。汪执事一年也来不了一两次,他最近在冲击筑基中期更没时间过来巡视了。再说他要是来了也不会留意这小小的金丝灵兔的。”

      “真的吗?那太好了。太谢谢你了钟师兄!我要是有了这只二级攻击灵兽就可以独自去接宗门的猎杀妖兽任务了,猎杀低阶妖兽也就有把握多了。”唐师妹激动道。

      “咳咳!唐师妹,你就这么空口白牙一句就算谢了?也太没诚意了吧?你也知道这二级攻击灵兽在坊市最少也要卖好几百灵石呢!”钟师兄故意摆出一副不满的样子。

      “哎呀,钟师兄,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个外门弟子每个月宗门才给发两块下品灵石,还得分给我娘亲一半。她是个散修,修炼资源更稀缺,所以宗门发给我的所有东西我都分一半给娘亲。你说说我每月还能剩下什么?”唐师妹越说越委屈,说到后来大大的眼睛里雾气蒙蒙,眼看就要掉下泪珠来了。

      钟师兄趁机一把搂住她的香肩,安慰道:“好了,好了,唐师妹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我对你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我每个月不是都送给你些灵石、灵草吗?”

      唐师妹感觉到了钟师兄搂住自己的肩俏脸一红,赶紧闪身推开了他的手臂。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认真地说:“谢谢你了钟师兄。等我以后攒够了灵石会还给你的。”

      “不用了。咳咳,我……我喜欢你唐师妹……送给你礼物都是我心甘情愿的。”说此话时钟师兄有些扭捏。

      唐师妹俏脸更红了,赶紧低头道:“钟师兄我还有点儿事,该走了。明天我来喂金丝灵兔的时候再联系你,好吗?”

      “哦,好好。”钟师兄喃喃道。

      “那我先告辞了。”说完唐师妹就飘然而去了。

      钟师兄望着唐师妹远去的背影久久不舍得收回目光。不知过了多久才摇头叹息到:“唉,又表白失败了?妈的,老子都二十多了连女人是啥滋味都没尝过。秦德璐那孙子跟老子一天进的宗门,也就是资质比老子稍好点,进了内门。结果一个个外门小师妹主动送上门让他肏,每次见了面都跟我吹牛。唉,真是气死我了……”

      柳寿儿隐身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到了,他默默地听着钟师兄在那里发牢骚,心有戚戚焉。心中有同情、有愤然、也有哀其不争。这钟师兄自寿儿来到这灵兽谷时就是凝气五层,现在都两年多过去了居然还是凝气五层。

      过了好一会儿寿儿才慢慢退走,在一颗大树后脱去了隐身斗篷,然后装作刚刚进谷的样子,奔钟师兄的方向飘去。

      “钟师兄!原来你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半天了。”远远的寿儿就看到钟师兄正站在金丝灵兔的饲养法阵旁发呆,于是高声喊道。

      听到喊声钟师兄猛地回头望来,下一刻脸上就展现出了欣喜之色。

      “寿儿,你……你出关了?怎样?突破没?”那声音中明显带着几分期待。

      “嗯,托您的福,还算顺利,突破了。”寿儿如实说道。

      “哈哈!太好了。我就知道你小子准没问题。”钟师兄走过来拍着寿儿的肩膀道。

      “钟师兄我闭关这几天太谢谢你了,让你受累了。”

      “寿儿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啊。说实话照你这修炼的速度再过两年应该就可以进内门了。到时候我可还要仰仗你呢。”钟师兄诚恳道。

      “你太抬举我了,还进内门?我可连想都没想过。其实我觉得在这灵兽谷就挺好的。”寿儿不以为意。

      “哎,你还太年轻,有些事你不懂。这是身份的问题,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那身份可是天差地别。好多势利眼都瞧不起外门弟子,将来你想找个满意的道侣都不好找啊!门内最漂亮的师妹一般都会先被筑基境的师兄挑走,剩下有些姿色的大多会主动找内门弟子。所以剩给咱们外门弟子的就大多是姿容平凡之辈了。”钟师兄有感而发。

      “咳,不说这些了。钟师兄既然我出关了你就休息几天吧。你都好久没出门寻找灵草了吧?”

      “这个……寿儿啊,我这几天可能要留在谷里,有个事想跟你商量。”钟师兄犹豫道。

      “哦?你说。只要我能帮忙的定不推辞。”寿儿隐约猜测出了钟师兄要说的事情。

      “咳咳!那个寿儿啊,每天上午你能不能出去溜溜,有个人这几天要来咱们谷里,不方便你见面。你看……” 钟师兄一边盯着寿儿的眼睛一边缓缓说道。

      “可以,没问题。我每天中午回来再接替你可以吧?”寿儿一听就知道钟师兄是要陪那位水灵灵的唐师妹去喂养金丝灵兔,怕自己在这里知道他监守自盗的事情。

      “好,好,那最好了。嘿嘿!”钟师兄十分满意。

      “对了,钟师兄我那小淫猴呢?刚才转了一圈好像没有感受到它的气息啊。”寿儿问道。

      “哎呀,忘了跟你说了,这小淫猴太皮了,你闭关的第二天它就跑出谷外去了,我拦了半天也没拦住,追也追不上。”

      “后来它没有回来过?”寿儿急迫地问道。

      “没有啊,我每天都在谷里,一直都没有再看到过它,它跑出去就没回来过,已经失踪五六天了。真是不好意思啊,寿儿,你那只猴子实在是跑得太快了,我也是没办法。”钟师兄不好意思道。

      “这……它会去那里呢?”寿儿有点儿真着急了。

      “别急寿儿,它是认主了的,你可以用控灵术感应一下它的神魂,这样就能确定它的位置了。”

      “好”寿儿赶忙手掐法决发动控灵术感应小淫猴神魂的位置。

      过了很久寿儿的额头都冒汗了还是没有结果。

      “寿儿,怎么回事?”钟师兄问。

      “小淫猴的神魂感应模模糊糊的似有似无。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钟师兄。 ”

      “哦?可能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距离你太遥远了,超出了神魂感知范围。另一种是被禁制法阵阻隔了。”钟师兄很确定的说道。

      “嗯,我隐约感觉它离我并不是太远,应该是第二种情况。可能是被某种法阵禁制屏蔽了。”

      “不太远的禁制法阵?那就是内门咯,只有内门才有那么高档的禁制法阵。开启法阵可是要消耗灵石的,一般人不会舍得开启的。”钟师兄道。

      “内门?”寿儿看向了东峰半山腰,那里是东峰内门弟子居住的洞府。

      “也不一定是在东峰,主峰也说不定,那只小猴啥地方不敢去?”

      两人又聊了一阵子后,寿儿接过存放着食物的储物袋接替钟师兄继续喂养谷内灵兽。看着钟师兄远去,寿儿还在思考着小淫猴的去向,它对寿儿来说太重要了。

      “小淫猴,你到底去那里了?不会被内门的人给抓住了吧?唉,谁让你那脾气那么大,又调皮捣蛋,肯定惹人烦,被抓住也不意外啊。”

      没有小淫猴的消息寿儿胸中憋闷,他运起御风术飞掠到山谷中的小山包上,站在峰顶运用灵力冲着东峰、主峰分别大声喊道:“小淫猴……你在那里啊?我出关了,快回来吧!”

      “小淫猴……你在那里啊?我出关了,快回来吧!”

      ……

      道神宗主峰某处幽静的洞府内一只银白色的猴子正趴伏在一位熟睡中的绝美女子的赤裸双腿间呼呼沉睡,这只猴子显然要比柳寿儿记忆中的那只小淫猴大了整整一圈,而且皮毛也隐隐略显那么一丝丝浅蓝。现在已然是中午时分可它依然睡得昏天黑地。

      忽地这猴子支起它的一双耳朵来抖动了两下,似是听到了什么声音,然后它的脑袋就向灵兽谷方向缓缓地转过去抬起头,怔了一阵后它尽力地挣扎着想睁开沉重的眼皮,可费力地挣扎了半天才睁开一半但很快就又被那沉重的眼皮压垮下来闭上了。为了找个更舒服的姿势好补回刚刚被打断的美梦,它习惯性地向前拱了拱身子把脑袋枕在了身边美人那湿漉漉的小亵裤包裹着的鼓胀阴阜上,更近一步闻到那令人迷醉的气味它习惯性地伸出了红红的火烫舌头舔了一下。

      “噢 ……”一声娇媚得销魂蚀骨的女子妙吟顿时就飘荡在了这洞府之中,余音绕梁久久不息杏吧首发 。



          【未完待续】

           字数7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