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淫途亦修仙】【第十九章】【作者:渚碧礁】

    时间:2018-02-11
    【淫途亦修仙】【第十八章】【作者:渚碧礁】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渚碧礁

      第十九章


      

      寿儿蹑手蹑脚地探头向散发着微光的小洞厅望去,不过下一刻他就目瞪口呆地楞在了当处。罗羚本打算听寿儿汇报情况,看他呆住,便没好气的躲在他身后扒着他的肩头向里面偷偷望去,这一看不要紧,她也呆在了当地。

      只见那散发着微光的小洞厅中央地面上铺了一层层厚厚的软干草像是个大草床似得。而在那草床上一只体型明显比之前风刃鼠大一号的巨型风刃鼠正两爪扒在另一只小号风刃鼠后背上,趴在它后身上,下身屁股疯狂耸动着,而一旁还后厥着屁股并排站着两只小号风刃鼠,在扭头看着这两只风刃鼠的动作,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寿儿、罗羚她俩所在的洞口方向正好在这四只风刃鼠的侧后方,所以那巨型风刃鼠下半身正在干的事被他们尽收眼底。只见巨型风刃鼠下体那根红红长长的肉棍随着它屁股的耸动迅速进进出出在小一号风刃鼠后阴洞口处,抽插的速度很快,发出一阵阵奇怪的声音。不一会儿它竟拔出哪根细长的肉棍从那只风刃鼠身上下来,又搭上了旁边另一只小号风刃鼠的后身,那只很配合的主动翘起了尾巴,然后这只巨型风刃鼠很熟练地找到肉洞口又把哪根肉棍猛然插入,并开始耸动屁股,肉棍又开始进进出出于另一只母兽的肉洞之中。就这样这只巨型风刃鼠来回轮换着搭上这三母兽抽送肉棍,乐此不疲,玩得不亦乐乎,兴奋时还时不时欢叫两声。

      寿儿就算是再单纯也看得出这是在干什么,他看得面红耳赤,口干舌燥。看着那三只母兽顺从的被那只巨型公兽来回淫玩,讲真他好生羡慕。人家一个占三个,再看看他自己连找一个双修道侣都费劲。他在灵兽谷藏经阁的典籍中曾经看到过,某些兽类群族的交配权是被垄断的,只有兽群的王者才能随意交配,其它雄性兽类没有资格交配。就这群风刃鼠来看,显然这只巨型风刃鼠已经是二级妖兽了,肯定是这群里的王者,它独享了群里的所有母性,其它雄性只能无奈地去外面守门,捕鱼,过着很不性福的生活。

      人类的王者虽然不像兽类那么霸道,但也是妻妾成群。寿儿渐渐眼神迷离开始借题发挥畅想起来:“要是我成了道神宗的宗主,嘿嘿,也学这兽王,把宗门里最漂亮的几位仙子都抓上床,然后让她们也一个个并排着跪在床上高高撅起粉嫩的俏屁股等着我一个个插入……”

      “嘿嘿,苏嫣肯定是其中的一个,还有芳名远播的雅仙子,虽然没见过雅仙子的芳容但既然男修们都把她推举为南揉国第一美女修士那肯定是错不了的,还有……”柳寿儿越想越美,想到兴奋处竟憨憨地傻笑连连,更过分的是一溜儿水亮的哈喇子竟顺着嘴角缓缓溜下……

      突然寿儿只觉下身阳物一紧,紧接着膨胀的龟头就被人捏住狠狠地被拧了一把。

      他疼得刚要惊呼,可又怕被洞内的四只妖兽听到,于是气呼呼地扭头看向罗羚传音道:“羚姐,你干什么?掐我做什么?”

      “变态!连看野兽干那种事你都能硬成那样?”罗羚鄙夷地传音回道。

      “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下面出毛病了。自从突破凝气七层以来下面就是一直这么硬,从来就没软过。”寿儿连忙解释道。

      “骗鬼去吧!老娘活了三十几岁,还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事。”罗羚显然是不信。

      “我说的都是真的,羚姐,我正为这事痛苦着呢。”

      “切,痛苦什么?偷着乐还差不多吧?”罗羚冷嘲热讽道。

      “偷着乐?有啥好乐的?你天天在裤裆里夹着根棒槌走来走去的试试看难受不难受?”

      “噗哧!”罗羚差点笑喷出声来,赶紧用手捂住了嘴。扭头再盯着寿儿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看他不似说谎,这次她才好像真有点儿将信将疑了。

      为了避免尴尬寿儿连忙转移话题:“羚姐,我现在就冲过去杀了他们。”

      “别,那只个大的应该已经是二级妖兽了。你跟他修为层次相差不多,你的层次威压对它来说肯定就没用了。一级的风刃鼠都那么难缠这二级的就更厉害了,所以这次你还是小心点儿好。”

      “我就是想趁现在它忙着干那事的时候才动手的啊,出其不意嘛。”寿儿跃跃欲试道。

      “不,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候。”羚姐按住他的肩头不让他冲动。

      “那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时机?”寿儿觉得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对罗羚的反对有些不解。

      “等它射了以后,那时候是它最萎靡,最虚弱的时候。”羚姐坚定道,好似对雄性生物很是了解的样子。

      “射?射什么?”寿儿被羚姐说的糊里糊涂。

      羚姐扭头凤眼含春斜睨了一眼一脸茫然的寿儿,狡黠地笑道:“看来你还真是个处儿呢?”那语气蕴含千般滋味儿,有嘲笑、轻蔑、有惊喜,或许还有着别的意味。

      “羚姐,说正经的,你刚才说的那句到底是啥意思啊?这妖兽难道还会什么别的妖术?”

      “呵呵,你还太小,还不是该知道的时候,姐姐可不想带坏了你。反正等你长大了自然就知道了。”罗羚也不告诉他,就是意味深长地笑。

      寿儿被她那诡异的笑还有那种妩媚的眼神看得面红耳赤,那还好意思再打破砂锅问到底?

      “一会儿听我指挥,我说让你冲过去你就冲。”羚姐一副大姐派头命令道。

      “好。”寿儿口上应着,可脑子里还在琢磨:“射?什么射啊?直接告诉我不就完了吗?还搞得神神秘秘的。妖女!”

      两人就这么躲在洞口的石壁后面,偷偷露个眼睛观察着。现在罗羚是指挥,掌握出击的时间,所以罗羚趴在最前面观察,而寿儿则退居二线躲在她身后也懒得去费心看了。

      由于不用操心留意出击时机了,所以寿儿的心思也就闲下来了,四处乱看一通。可一会儿他就闻到罗羚下身的那种诱人的成熟女人味道越来越浓了,寿儿就站在她身后紧贴着她,他侧头一看她的侧脸艳如桃李面带春,而且散发着越来越炙热的气息,再看她高耸浑圆的胸脯极速起伏着。

      “咦?羚姐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洞内的那种活动又有新情况?”寿儿连忙探头去观察。果然有新情况,那雄妖兽居然又玩新花样,它一边身下压着一个雌兽耸动个不停不算,还伸出红红的长舌来在另一雌兽后阴洞口卖力的舔着,舔得“嘶溜嘶溜”作响……

      再看罗羚两眼紧盯着,双拳紧握,双腿紧紧夹在一起,肥臀还不停地扭来扭去,寿儿贴着她的后背能明显地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发抖,好像很紧张的样子,看她那样子好像颇为感同身受,好似那长舌舔的是她就在舔她的下体似的。寿儿把自己的身体紧紧地帖住她,双手轻轻扶住她的盈盈腰肢以给她依靠。

      可他这么一靠上罗羚的娇躯,满怀的温香软玉,嗅着她的体香及她下体散发的越发浓烈的诱人气味真个是令人心醉神迷。

      寿儿有些热血上涌,下腹一片火热难耐,一根粗大的棒儿肿胀的难受想要找个发泄的归宿。于是就用哪根火烫的棒儿顶在罗羚那肥美浑圆的肥臀上。寿儿发现那棒儿在那肥硕的软肉美臀上每摩擦一下都会带来一阵快意酣畅。磨着磨着那棒儿就顶进一处深深地沟壑里,肿胀欲炸的蘑菇头被两侧的温暖弹性软肉夹住,好一阵舒爽。再轻轻耸动两下更加飘飘然赛过活神仙。

      寿儿生怕被罗羚发现赶忙侧眼偷看她的表情,发现她的双颊彤红。眼神有些迷离地看着前方,也看不出她到底觉察到了寿儿下身的小动作没有。

      看罗羚没有反应寿儿就越发大胆起来,阳物沿着那条深壑上下耸动起来。虽然畅美,可总觉得被这么多层的衣物阻隔,那感觉不太真切,他再偷眼看了一眼罗羚,看她还是没反应,好似根本就没有觉察到他刚才的举动似的。

      “不可能觉察不到啊?明明刚才自己的动作连自己都感觉有些大了,她怎么会感觉不到呢?”寿儿有些不太明白。

      “莫非她是故意装作没发现?……”寿儿猜到一种可能,马上兴奋起来。

      不再犹豫,偷偷把自己的道袍下摆挽起掖在腰间束带上,再把手伸进长裤里解开肚皮上绑住阳物的绳子,把那被憋坏的肿胀棒儿释放出来。

      “你要做什么?”就在柳寿儿打算从裤裆开口处把自己的家伙掏出来时,脑中突然响起罗羚愤怒的传音。

      他惊然抬头一看罗羚竟然不知何时早已扭过头来盯着他了。

      “我……我。”寿儿被抓了个现行,可他就不明白了刚刚自己偷偷跟她暧昧,她明明不反对啊,难道是自己会错了意?

      “还说你对我没有歹意?这下还有话说嘛?”罗羚像是抓住了偷腥的小偷一般兴奋。

      “可是……可是你刚才……”寿儿唯唯诺诺着。

      “哼!知道什么叫欲擒故纵吗?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就想看看你的真面目,结果我略施手段,你就彻底暴露本性了吧?刚才还骗我说什么你的下面出了问题,一直都是那么硬挺着软不下去,我还差点信了你。”罗羚得意道。

      “我……”寿儿彻底服了这个女人了,跟她真是说不清楚了。他弯着腰不敢站直身体,因为绑阳具的绳子已经被从肚皮上解开了,他要是一起身,会顶起来个高高的帐篷。那样的话罗羚又指不定会怎样羞辱他呢。

      “哼,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儿。你有什么花花肠子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

      “还不快收拾好衣服,那头二级妖兽已经快完事了,下面就是你戴罪立功的时候了。”罗羚这下抓住了寿儿的小辫子,气势更盛了。

      寿儿边扭过身去又绑好了下身的阳具,边在心里腹诽:“估计她就是在打那头二级妖鼠的主意,她刚才故意引诱我好抓住我的把柄,等杀死那只二级风刃鼠后我就不好开口跟她分了。这羚姐可真是好算计啊。”

      “唉,不过这又能怪谁呢?谁让我没忍住冲动了呢。”寿儿自认倒霉了。

      “好,就是这个时候,寿儿准备冲过去吧。”

      寿儿好奇地扒头望去,他想看看罗羚所谓的“射”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见那只大个的二级妖鼠此时正下身不停颤抖着一哆嗦一哆嗦的,伴随着一股股粘稠的白浊液体沿着那两兽交合处缓缓流下来。最后一阵阵哆嗦后它就爬在那只母兽身上不动了。

      罗羚见寿儿还没行动,便推了他一把,催道:“快点,再晚它就缓过来了。”

      寿儿取出那把极品法器赤红短剑,一个御风术就冲着那只大兽疾飞过去,果然它反应很迟钝,身边的两只母兽反而先于它觉察出来,转过身来,准备扑过来阻挡攻击柳寿儿,可如同其它的一级风刃鼠一样,它们一扑到寿儿身边就吓得哆哆嗦嗦趴伏在地了。寿儿也不理它们,人未到法术先至,一个火球术先结结实实在那巨兽身上爆开,把它从那只母兽身上炸开,等它一个纵身跳起来时寿儿已然近身了,当头就是一剑砍去。那妖兽刚想闪避,可猛然就感受到了扑过来这个人类身上居然散发出了令它全身战栗的高等级妖兽的气息,它一下子呆住,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可就在它一呆的电光火石间那柄赤红短剑已然如切豆腐一般划开它坚韧的厚厚皮毛一下子扎透了它的心脏。拔剑,鲜血喷射。巨兽挣扎着想要逃走,可是纵它肉身强悍可心脏受了重创只跑出十几步便轰然倒地,眼看就进气多出气少性命不保了。

      寿儿刚想过去再补它一剑,可一道绿色人影已经后发先至,在那倒地的大兽脖间喉管处就是一剑,然后取出一只新的大瓷罐,拔剑接兽血,动作熟练,步骤娴熟。

      “寿儿,你先去杀那三只小的,这只我来处理。”罗羚指挥道。

      “就知道会是这样。”寿儿依言扭头悻悻而去。这二级妖兽跟一级妖兽的价值相差十倍不止,寿儿再笨也是晓得的,罗羚就这么大大方方地霸占了寿儿杀死的二级妖兽,他心中颇有微辞。

      等寿儿收拾完其余三只小兽,罗羚还在欢快地围着那只二级妖鼠忙碌个不停。寿儿是第一次猎杀二级妖兽,也是好奇,就走过去观看她是如何处理的。

      见罗羚居然要去割下那只大妖鼠下身哪根红长阳物,寿儿顿觉裆下一紧,瑟瑟道:“羚姐,你……你这是做什么?”

      “嘻嘻,这东西可是大补哦!带回去给你姐夫好好补补。”罗羚喜滋滋道,讲真这女人虽然工于心计,可对夫君唐忠那可真是时刻惦记着,有什么好东西都不忘记给他带回去。

      看她下手狠辣,说割就割,寿儿就感觉她像是在割自己的下体一样,吓得他赶紧扭身不看。

      “寿儿,你胆子这么小,以后可怎么跟着姐去猎杀更高等级的妖兽啊!唉!”

      寿儿气得直想爆粗口,可话到嘴边又忍下了。心中暗忖:“羚姐一个小散修确实不易,我自己起码还有宗门的资源可以利用,她呢?只能靠自己。这修真界尔虞我诈,弱肉强食,她一个小散修,法力那么微末,若再没有点儿心机那就只有被欺负的份了。”

      罗羚收拾停当二级妖兽,把它收入自己的储物袋中,心满意足地拍拍手站起来,一脸的欣喜。却看见寿儿一直背转身也不理她。自知理亏的她跳到寿儿身前,试探道:“寿儿,怎么了?生姐姐气了?”

      “没有啊,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

      “那就好,可不许耍小孩子脾气。”

      “羚姐,我要回去了。那个兽皮符纸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做好?到时候我去坊市找你取。”寿儿平静道。

      “三天吧,我先给你做二百张。”

      “好,那三天后我去取。还有我上次给你的那八十七张中阶冰盾符那时也应该快卖完了吧?到时候咱们对对帐,算算清楚。”寿儿淡淡道。

      “好。”罗羚对寿儿的口气感到很不适应,他似乎对她疏远了,变得好像他们之间只是生意关系似得。

      “那我先走了。”说完寿儿头也不回就施展御风术向洞口外飞去。

      罗羚望着寿儿离去的背影呆呆地站在那里,寿儿的独自离去让她感觉心里突然空落落的,她能感觉的出寿儿对她的态度似乎有些冷淡了。她感觉这个弟弟可能将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开心地陪她一起猎杀妖兽了。回想起跟寿儿在一起的这段时光,每次都是让她快快乐乐的,又收获巨大。在这残酷的修真界她也就能欺负欺负寿儿。可如今寿儿看样子已经不想再给她这个机会了。她突然感觉自己将永远的失去跟寿儿的这份友谊,她内心一阵阵心痛。

      “我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罗羚暗自检讨,她不想失去寿儿这个弟弟。

      “要不把那只二级妖兽还给他算了,我可不想失去跟寿儿的情谊,失去他我以后还欺负谁啊?”罗羚反复思量后终于做出了决定。于是她边施展轻身术追赶寿儿,边喊:

      “寿儿,你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该死的寿儿,你倒是等我一下啊!”



          【未完待续】

           字数5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