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淫途亦修仙】【第十七章】【作者:渚碧礁】

    时间:2018-02-11
    本帖最后由 春漿花月 于 2018-2-6 19:10 编辑

    【淫途亦修仙】【第十章】【作者:渚碧礁】

    【淫途亦修仙】【第十一章】【作者:渚碧礁】

    【淫途亦修仙】【第十二章】【作者:渚碧礁】

    【淫途亦修仙】【第十三章】【作者:渚碧礁】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渚碧礁

      第十七章
      
      翌日上午寿儿按照跟钟师兄的约定早早离开了灵兽谷向百草园方向奔去。他要去找苏妍 ,昨晚他转辗反侧想了一整晚,终于制定了一整套完美的计划,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去实施了。

      来到百草园谷口由于布置禁制没有百草园腰牌进不去,所以寿儿取出宗门传讯符用神念输入留言便放飞出去,很快小纸鹤扇动翅膀飞远了。杏吧首发

      等了好一阵子才远远看到西峰半山腰石阶梯上一道娇小人影飞驰而来。只几息的时间一位穿着浅青色道神宗内门道袍挽着两束羊角辫的可爱少女就已经来到了寿儿身前。

      “寿儿哥哥,你找我?你都好久没来找过我了。”苏妍开心地道。

      “是啊,诶?苏妍我还以为你在百草园里面培植灵草呢。你怎么从西峰下来了?”

      “我在洞府里修炼呢。冬天了百草园的灵草也不怎么生长了,所以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西峰洞府里修炼。”

      “哦,真羡慕你们内门弟子都有自己的洞府……”寿儿说着说着开始心猿意马了起来。因为就在苏妍飞身到他身前的那一刻他就闻到了一股怪怪的气味,初一闻到那味道寿儿就感觉全身莫名的兴奋,尤其是下身那阳物更是不安分起来,本就一直坚挺的它越发肿胀了起来。幸亏它一直被绳子绑在肚皮上,要不然可就糗大了。

      “这是什么味呢?好像在那里闻到过类似的气味,让我好好想想……”寿儿一边跟苏妍聊着天一边在脑海里迅速搜索着过往的记忆。

      “寿儿哥哥你还没去过我的洞府呢,要不要去参观参观?”苏妍眯着一双杏眼,嘴角上翘微笑邀请道。

      “好,正好去见识见识。看看能比我那间旧石屋高档多少。”

      “嗯,那跟我走吧。”见寿儿答应苏妍看上去很开心,扭身带路与寿儿并肩向西峰走去,不过这次她没有施展御风术飞驰而是缓缓地与寿儿走着。

      只是在她迈开步伐的那一刻寿儿就感觉那股让他莫名兴奋的气味就更浓了。头脑一被这味道刺激让他猛地想起什么。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姐姐和娘亲的下面就是这个味道。这是……这是女人下体阴户的味道。”

      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一段记忆了:记得当时寿儿也就四五岁,那年夏天他跟着比他大两岁的姐姐柳颜去他家后山上摘野果,疯玩了半天要下山时姐姐尿急就撩起裙子来在山坡上小解。寿儿听到姐姐下身水哗哗的声音就好奇地蹲下来观看。这一看不要紧,让他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姐姐下面没有小鸡鸡。

      于是他就开始嘲笑起姐姐来:“哈哈,姐姐你下面没有尿尿的小鸡鸡。是不是被大灰狼给叼跑了?”

      柳颜气急站起身子来就反驳道:“才不是呢。你懂什么?女的下面都没有小鸡鸡。咱娘亲下面也没有。”

      “你瞎说,娘亲下面才不会像你这样呢。”娘亲在寿儿的心目中是最完美的怎么可能会有身体上的缺陷?所以姐姐说出那种话来以后寿儿就不高兴了。

      “真的真的,我骗你做什么?不信你回去自己看。”柳颜急道。

      “我不信,娘亲下面要是有小鸡鸡你怎么说?”寿儿还是不信。

      “我骗你是小狗,这样行了吧?”

      “好,娘亲下面要是有小鸡鸡你就学狗叫。”寿儿坚持道。

      “行,不过要是娘亲下面也没有呢?”柳颜信心十足逼问寿儿。

      “要是也没有,我就学狗叫。”寿儿握紧小拳头道。

      “哈哈哈,好,你输定了。”柳颜得意道。

      “你……可是姐姐你没有小鸡鸡怎么尿尿啊?”

      “你刚才不是看到了吗?就蹲下那么尿呗!”

      “我刚才没看清,我再好好看看。”寿儿说着就撩起姐姐的小裙子,刚好柳颜刚刚光顾着跟他反驳了也还没有提起小亵裤来。就这样寿儿就趴在姐姐下面小肉缝上仔细研究起来。还把小鼻子凑过去在肉缝上下闻了闻,那味道有点儿特殊,所以寿儿到现在还有印象。

      姐弟俩下山回家后寿儿还没忘记打赌的事,于是偷偷拉着娘亲周箐到他的房间里问娘亲下面有没有小鸡鸡。周箐被他问得苦笑不得,涨红着俏脸告诉他没有。寿儿还是不信,认为是姐姐串通了娘亲好让他输。于是他死缠着娘亲要亲眼验证一下,这种事周箐怎么可能会答应,不过本来就十分溺爱寿儿,又被他缠的没脾气于是答应只让他隔着亵裤摸一下验证。

      于是寿儿就把小手伸进娘亲的裙子里隔着亵裤摸索了好一阵子。直到他的手指在鼓鼓的肉包下方抠到一条湿答答的裂缝时娘亲一声惊呼伸手就把他的小手推开,然后涨红着俏脸扭身跑出他的房间。寿儿搞不懂娘亲为何走的那么慌张,不过真相他总算是搞清楚了:娘亲和姐姐的下面的确都跟他长得不一样。娘亲走后寿儿就闻到了潮湿的手指上传来的气味。他伸手在小鼻子前深深地闻了闻,娘亲下身的这气味要比姐姐的浓烈的多。虽然那味道酸酸的涩涩的很怪,可寿儿却不讨厌那味道,反而举起小手来闻了一次又一次……

      “喂,这位师弟你好像不是内门的吧?外门弟子可是不能随意出入内门的。”正在寿儿回想着往事时突然被一声男低音打断。抬头一看原来是已经到了西峰山腰内门大门处,有一名二十多岁的男执事在此把守山门。

      “哦,这位师兄,他是跟我上山取东西的。这是我的内门身份令牌。”苏妍赶忙亮出腰牌。

      “是苏妍师妹啊,刚刚就看到你风风火火的下山去了,原来是为了接这小子啊,那你们进去吧。不过那位师弟你要过来登记一下身份令牌。”说完他又盯着寿儿,寿儿走过去递出自己的腰牌让那人登记上,然后他就被放行了。

      “谢谢师兄了。”两人躬身一礼便踏入了门内。

      “喂,这位师弟,外门弟子是不允许在内门过夜的,你取了东西最好尽快出来。” 苏妍、寿儿两人刚踏入内门还没走几步,那位男执事就又喊了一句。

      “哦,知道了,谢谢这位师兄提醒。”寿儿连忙回身应道,不过他这一回头却是看到了那位男执事别有意味的眼神。显然是误会他跟苏妍之间的关系了。

      两人继续攀行只是寿儿看到苏妍的小脸绯红,显然刚刚那人的提醒让她想到了什么。而且寿儿明显闻到苏妍下身那股气味一下子比之前浓烈了许多。如果说刚见面时苏妍下身的气味跟当年姐姐的那个味道有些相似,那么现在这股味道浓烈程度就快要接近当年娘亲下身的味道了。

      “奇怪,之前我经常跟苏妍见面也没有闻到过这种味道啊?怎么回事?难道是……欲体所引起的嗅觉变化?”寿儿暗自思忖。

      “难道练成欲体后就可以远距离闻到异性下体的气味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为何昨天跟钟师兄在一起的那位唐师妹我没有闻到这种气味呢?”寿儿反复思索着。

      的确昨天那位唐师妹他也是近距离观察过的,为何没有闻到她下身的气味?

      忽地寿儿似是想到了什么一拍脑门:“对了,昨天我是穿着隐身斗篷靠近她的,那隐身斗篷上是刻画了隐息法阵的,也就是说我的气息她们闻不到,同样的她的气息我也闻不到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寿儿哥哥你怎么了?”苏妍显然是看到了寿儿突然拍脑门的举动诧杏吧首发异道。

      “没什么没什么,咳咳!咦?这内门山上的灵气好浓郁啊,我怎么感觉这浓度比我们山下翻倍了啊。” 寿儿惊讶道。

      “嘻嘻,你刚知道啊?内门是布了个大的聚灵阵,会吸收外界的灵气入阵供内门弟子修炼用度。”苏妍解释道。

      “唉,内门的弟子本来资质就好,再有这么高浓度的灵气供修炼用,这可让我们外门弟子怎么赶得上啊?”寿儿感叹。

      “所以说寿儿哥哥你更要加倍努力争取早日晋升内门啊。”

      “嗯,争取吧。苏妍你的洞府还有多远?”

      苏妍向山道左边不远处一长排洞府中的一座洞府一指道:“呶,就是那里。”

      “哦,苏妍啊,那个男弟子和女弟子的洞府都是在一起的吗?”寿儿有些担心道。他当然是担心苏嫣了,如果苏嫣邻居都是男修那可不妙啊,他此次来西峰还有一个主要目的就是想知道苏嫣的洞府到底在那里。

      “当然不是啦,你看男弟子们的洞府都在山路右手这边的山坡上,而我们女弟子则住在山路左手山坡上。”苏妍解释道。

      “哦,那……那你姐姐的洞府离你远吗?”这是寿儿最关心的问题。

      “也不是太远,你看她住在那里,她住的比我高点儿。”苏妍指着她的洞府上方三十多丈高处一排洞府中的一个道。

      “哦,原来在那里啊。”寿儿牢牢记住了那个洞府位置,打算找机会穿隐身斗篷去苏嫣洞府里好好看看这位自己倾慕已久的师姐。

      很快两人就到了苏妍的洞府前,这一排洞府安安静静的看不到一个人影。

      “咦?苏妍,难道这一排洞府就住着你一个女修?”寿儿疑惑道。

      “不是啊,几乎住满了,只是大家都在闭门苦修罢了。”

      “哦,原来如此。资质更好、灵气更浓郁、还更努力修行,这差距可怎么追得上啊?只会越来越大。”寿儿感叹到,他其实内心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追赶上苏嫣的修为,那样她就不会轻视自己了。可是当他看到内门弟子不仅修炼资源比他丰富而且还特别努力,这一下心里就彻底茫然了。

      “寿儿哥哥别丧气啊,你要是愿意我可以每天白天都接你来我的洞府修炼啊,只是……只是晚上就不行了。门规不允许留宿的。”苏妍说道,只是说到最后声音就细若蚊蝇了。

      “唉,不行啊,我白天忙得要死,一大群灵兽等着我去喂养呢,那有时间啊。我就全靠晚上修炼呢。”

      “哦,是吗?”苏妍脸上闪过一丝失落之色,不过很快用腰牌打开洞府禁制笑道:“寿儿哥哥快进来吧,你还是第一个进我洞府的男人呢。”

      寿儿注意到了苏妍用腰牌打开洞府禁制的动作,一边跟着苏妍进入她的洞府一边急切地问道:“你们内门弟子的洞府都有禁制吗?”

      “是啊,而且每个洞府的禁制法阵都各不相同只有自己的腰牌才能打开。”

      “啊?……”寿儿有些失望,他的完美偷窥计划看来是无法实施了。

      苏妍那里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她领着寿儿进了自己的洞府就一脸期盼地望着寿儿的眼睛问道:“寿儿哥哥你看我的洞府怎样?”

      “不错不错。”寿儿现在那里还有心情参观苏妍的洞府啊。他本来打算问清楚苏嫣的洞府位置以后晚上就穿上隐身斗篷偷偷潜入进去好好近距离欣赏一下朝思暮想的苏嫣的。可如今才知道内门弟子的洞府都设有禁制没有苏嫣的腰牌根本就溜不进去。白害的他昨晚辗转反侧琢磨了一夜连觉都没睡好,这一下可就白折腾了。

      “寿儿哥哥你来找我有别的事吧?”苏妍又不是傻瓜,当她看到寿儿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心里就有些失望了。

      “嘿嘿,还是苏妍聪明。其实我是想约你一起去接宗门猎杀妖兽的任务的……”

      “哦,我明白了。寿儿哥哥我陪你去。放心吧我不会拒绝你的。看你一脸的犹豫,我还以为你……”本来有些失望的苏妍立刻就开心了起来。

      “好啊,不过那个……那个……能叫上你姐姐吗?”寿儿一看苏妍兴奋的样子,实在有些不想这个时候提她姐姐,可是他此次来就是为此嘛,不提的话只跟苏妍去猎杀妖兽,那他这次不是白来了吗?

      “不用不用,寿儿哥哥你不知道,我现在可厉害了。上次我在坊市买的那柄青木杖……”苏妍显然是会错了意。

      “可是蒙邬山脉深处二级三级妖兽很多的,就咱俩我怕不太安全啊。”寿儿想找个合理的借口让苏妍拉上她姐姐。

      “嘻嘻,寿儿哥哥这你不用担心,上次我跟姐姐她们找到一个猎杀低阶妖兽的宝地。那里都是二级妖兽铁甲角羊一点儿危险都没有……”

      寿儿此时彻底崩溃了,看着苏妍兴冲冲的样子他总不能给人家当头泼冷水吧?总不能当着苏妍这位单纯妹妹的面直接说我只想找你姐吧?那样肯定会伤了苏妍的自尊心的。

      最后寿儿跟苏妍约定好等过几天钟师兄忙完了他再来找她,不然这几天只能上午出来显然时间是不够的,这点儿时间连那个猎杀妖兽宝地赶都赶不到,更遑论猎杀妖兽了。

      寿儿从苏妍洞府离开时又特意看了一眼苏嫣的洞府,然后无奈地摇摇头向山下走去。

      眼看走到西峰大门口时他又想起了小淫猴。

      “小淫猴会不会在这西峰呢?”于是手掐控灵术法决感应小淫猴的神魂,可惜依旧是模模糊糊,似有似无。

      “这家伙到底跑那里去了?都跑这么多天了,难道就一点儿都不想我吗?”寿儿不满地嘟囔道。

      当寿儿又回到灵兽谷口时一看天上太阳时间还早,他可不想打扰钟师兄和那位唐师妹的好事,于是他就站在谷口琢磨再去那里游荡一阵子,这时他猛然想起了罗羚。

      “哎呀!坏了坏了,罗羚姐肯定要生气了。”寿儿这才想起来他闭关前跟罗羚姐约好在风刃鼠洞穴口见面的,约好了他用新炼制好的初级中阶冰盾符箓交换符纸、丹砂的,还有他很关心上次交给罗羚姐的那四十九张初级中阶冰盾符到底卖的怎样?赚了多少灵石?

      不再犹豫寿儿飞快地运转御风术风驰电骋般的向坊市奔去。快到坊市时又躲进小树林伪装了一下,脱掉道神宗道袍换上便装,又用布条捂住一只眼睛,这才进了坊市。

      在散修摆摊区寿儿老远就看到了一身浅绿衣裙的罗羚,她正在自己的摊位前跟一位男修讨价还价。寿儿就站在远处等着,等那位男修买了符纸离开后他才缓步走近罗羚,然后密语传音道:“羚姐,是我。寿儿。”

      就看那罗羚猛然抬头一脸欣喜地四处扫视,寻找寿儿的身影。当看到远处的寿儿后她就俏脸一寒佯怒道:“好你个寿儿敢耍老娘?那天下午我在风刃鼠洞穴口等了你半天,到天黑了才回家。你到底怎么回事?”

      “那个……那个……羚姐,这里说话不方便,还到老地方说吧。”说完寿儿扭头就向平时她们谈事的偏僻小巷走去。

      罗羚连忙收起自己的摊位,嘴上却依然不依不饶:“好,你等着看老娘一会儿怎么收拾你的。”

      寿儿站在窄巷最里面的尽头拐角处远远地看着罗羚向这里走来。就看见她胸前那一对傲乳波涛汹涌,随着她的走近乳波连连。寿儿一拐就转到墙后拐角处这样坊市街道上的人就看不到了这里。

      罗羚一到就一粉拳打在寿儿胸膛上然后怒目而视道:“寿儿,说说吧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几天到底死到那里去了?”

      寿儿连忙解释道:“对不起啊,羚姐,那天正好赶上我突破瓶颈,所以我就闭关了。”

      “什么?你突破了?真的假的?那你现在凝气几层了?”罗羚惊讶道。

      “七层。”

      “天啊,寿儿真看不出啊,你现在已经凝气七层了?跟我家灵儿相同修为了。你还比她小,快点儿摘了你脸上那烂布条让羚姐好好看看你。”

      寿儿依言摘掉了那布条,同时寿儿也确定了一件事:他的嗅觉的确不一样了,就在刚刚罗羚走近他的时候他就已经闻到羚姐下体飘出来的味道了。 那股味道跟娘亲的有点类似,应该是成熟女人才有的,跟苏妍、姐姐下体的气味明显不同。

      “嘻嘻,寿儿果然气质不同了。对了,我上次给你的二百多张兽皮符纸你又做出来多少中阶符箓?”罗羚边说着边靠近过来。

      “八十七张。”

      “哦?这么多吗?太好了。那我们就能赚不少灵石了,快拿给我。一会儿我去摆摊卖掉。”罗羚伸出玉手同时娇躯一下子就靠在了寿儿的身上。

      “唉,这羚姐每次索要东西的时候都会来这套。东西一拿到手立刻就跑走了。”寿儿被罗羚那温香软玉的身子顶住,浑身开始兴奋起来尤其是下身的阳物一下子更粗大憋胀了。

      “哎哟,膈死我了,寿儿你怎么在肚皮上藏根法器啊?”寿儿刚刚把手伸进怀里去储物戒指里掏那中阶符箓,罗羚就惊呼出声。

      “没有啊!”寿儿被她说懵了。自己的法器都在储物戒指里,怎么可能会放到肚皮上呢?

      “还说没有?那这是什么?”罗羚伸手就隔着寿儿的衣服抓住了他小腹上那根硬梆梆的粗大“法器”。

      命根被一只温暖的小手抓住,还不停地摸索着试图摸出这到底是何“法器”来,寿儿的阳物第一次被成熟女人这么上下摸索,那种奇妙的舒畅感妙不可言,不可言传只可意会!寿儿舒服的几乎要呻吟出声了。

      “吖!该死的。你……”当羚姐的玉手探到到那“法器”顶端弹性十足的大头时她的手指只捏了一下就明白那是什么东西了,于是惊呼出口,俏脸腾地一下子变得通红。

      “羚姐,我都跟你说不是法器了,你非得摸,这可不能怪我吧?”寿儿一脸的无辜。

      罗羚也不说话只是一把抢过柳寿儿手中的中阶符箓红着脸扭头就向巷子口跑去。快到巷口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头也不回就道:“对了,你身上现在没有符纸了吧?”

      “没了,你给我的那二百多张我都制成中阶符箓了。”寿儿连忙道。

      “那要不咱们现在就去风刃鼠洞穴再杀两只风刃鼠吧。不然就没有妖兽皮制作的符纸给你炼制符箓了。”

      “现在太晚了,我下午还有事,明天早上吧。”寿儿下午还得接替钟师兄去灵兽谷喂养灵兽,离不开身。

      “那好,明早还是在风刃鼠洞穴口,这次你要是再爽约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不会的,不会的,明早保准比你到的早。”寿儿拍胸脯道。

      “还有……就是……寿儿,咱们只是生意上合作而已,希望你不要对我动什么歪心思。我是成了家有丈夫的人了。”罗羚一本正经道。

      “羚姐,你一定是误会了,我没有对你动歪心思啊!”寿儿急忙辩解道。

      罗羚猛地扭过头来目光斜睨了一眼他下身哪根阳物然后盯着他的眼睛道:“还说没有?你下面哪根东西都硬的比铁棍还硬了。还狡辩!”

      “我……这……”寿儿真是百口莫辩,都是那欲体害的啊。

      罗羚看寿儿一脑门苦恼表情,心情好像一下子就好了起来,她狡黠地笑道:“不过呢话又说回来,说真的,你这小家伙年纪不大本钱倒是不小啊!哈哈哈!”

      说着她边跑远边意味深长地笑,巷尾留下她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6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