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夫妻侦探社(淫妻)10

    时间:2018-02-14
    夫妻侦探社 第10节

    “我可以再补偿你……”

    “说说你吧。”我打断了她的话:“看你现在一脸的笑容,是找到自己的幸福了。”

    她笑着点点头。

    “他在奉达有股份吧?”我忽然问,小曼脸上的惊讶让我知道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不能说有股份吧。”她犹豫了一会儿终於决定说出实情,“其实我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只不过那时候他还没离婚。”她陷入了回忆之中:“回来,我们被发现了,我被迫回到了成都,然後就嫁给了刘胖子。其实刘胖子在准备进军河南市场之前,我就已经开始策划跟他离婚了,而那时候,因为河南本土百货业也刚好收到了他准备进军河南市场的消息。本来,一个万达已让本土百货商举步维艰,如果再进入一个百货航母,本土百货商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所以作为本土代表他忽然找到了我。”

    “我说为了离婚你怎麽搞出这麽大的阵仗。可刘胖子还是等於收购了奉达啊,没挡住他?”

    小曼狡黠的笑了:“奉达其实本来就是他的,只不过他不是法人而已。在这之前他已注册了另一家投资公司,然後以奉达的名义向公司借款2300万。”

    我恍然大悟:“欠钱的跟借钱的本来就是一家人,所以刘胖子本来只需要花5000万的钱,结果变成了7千万。”

    “你错了。”小曼又笑了笑,“如果只是让刘胖子多花2000多万,又怎麽能阻挡他进军河南的脚步呢。”

    “嗯?”我沉思了起来,几分钟後,我眼睛一亮:“离婚!”

    “果然是国内一流的私家侦探。”小曼笑了。

    “你跟刘胖子的离婚在这其中才是最关键的。刘胖子的事业正处於扩张的关键时期,你的离婚需要他拿出5000万的现金,几乎瞬间断了他的资金链。”

    “岂止是断了他的资金链。”小曼冷笑道,“别看他混得风生水起的,其实也是外强中乾,要他拿出5000万现金是不可能的。”“而作为公司母体的行业是他的老本,他不可能吐出来,所以唯一能够吐出来的就是刚刚投入大量资金在奉达百货的股份。”

    “没错,他本来想以奉达百货折价5000万。他想得美。”

    “恐怕这其中也是弄了好多回合吧。”

    “确实。”

    “结果呢?”

    “奉达公司折价3000万,并付给我2000万现金。”

    “什麽?!刘胖子光先期替奉达公司还款就还了2300万……”我忽然恍然大悟:“狠,你们够狠!7000万的前期投入生生被你们折成了3000万,打四折啊。等於你们不光拿到了4000万的现金,还白拿回了自己的百货公司。”

    小曼笑了,像只狐狸。她掏出一张支票,递给我:“这件事我真的很抱歉,把你们夫妻卷进来,还害得你们离婚,这100万作为额外补偿,希望你能收下。”

    我看着那张支票,思考了很久,还是接了过来:“你的歉意我收下了。我们的案子也到此为止。”我站起了身:“不管怎麽说,看到你能再次找到所爱的人,也是件让人高兴的事,祝你幸福,再见!啊,不,还是不要再见了。说永别太晦气,还是不见吧。不见!”说完我转身离开,留下眼中闪烁着莫名情愫的俞小曼痴痴的坐在那里。

    回到公司,一进门,我把支票放在了绮妮,不,前妻绮妮的桌上。

    “哪儿来得?”看清支票上的数字,绮妮一脸的惊讶。

    “小曼来了。”我语气尽量平淡着,眼睛却异常紧张的看着绮妮的表情。

    “哦。”绮妮的手一僵,顿了一下,还是把支票收了起来,“我明天会转到公司帐上。”我愣愣的看着她,心里阵阵的酸楚:什麽时候曾经那麽相爱的我们已到了除去公事,已无话可说的地步。

    我转过身离开,满脸的痛苦。

    一个下午就这样在我跟绮妮操作电脑的滑鼠点击声中渡过,眼看就要到点了。

    几次想张口说什麽的我终於还是鼓足了勇气,来到绮妮电脑桌前:“那个,今天是你的生日……”

    “那个,小孙约了我吃晚饭。”绮妮惊慌的打断了我的话,眼神漂离的不敢看我。

    她说的小孙叫孙荣浩,是她以前大学的学生,其实也只比她小3岁,3个月前无意中遇见,在得知她目前单身後,展开了锲而不舍的追求,而绮妮也似乎有些松动的迹象,这让我痛得仿佛要发狂。

    “那……玩得开心。”我浑身僵硬的走开,内心一直告诉自己:要坚持,要大胆,甚至要强硬,但脚步依然越走越远。

    几分钟後,绮妮的手机响了,听着她尽可能温柔的话语,我手中的笔握的越来越紧,直到“啪”的一声断掉。

    “我先走了。”看着她出门,我的心一片冰凉。走到阳台上,一辆复仇者联盟限量版奥迪R8停在楼下,一个高大的小夥子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帅气的半靠在车门上,看到绮妮走出,热情的迎上去将花递给绮妮,然後殷勤的替绮妮打开了车门。

    我心中郁闷的感觉淤积着一股气,需要一个途径去发泄。我知道,那其实是妒忌,一种属於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酸楚到死的妒忌。这真的很奇怪,甚至那个下午,就那样亲眼看到她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上都不曾有这种感觉,或许因为即便那样,她依然属於自己,而现在,她可能将要属於另一个比我更年轻、更帅气、更多金的男人。

    “呯!”我一拳重重的击打在墙上,传来的刺痛似乎让我心里绞痛的感觉好受了一点点,但一想到绮妮被人轻搂着腰走进餐厅,绮妮脸上闪烁着的恬静的笑容,刚刚平复的心痛又浮上来,让我想死。我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魔鬼。我走回了办公室,打开了设备室的暗锁,取出一个控制盒,接通电源。绮妮并不知道她带走的古奇包的内扣曾经被我换过,本来是为了在任务中保护她以防万一的,但一直没有启用,却在今天被我用上了。

    控制盒的显示幕上,一张电子地图上正清晰的显示着绮妮移动的位置,他们显然还在路上。我不慌不忙得化着妆,垫高了鼻梁,戴上了蓝色美瞳,并仔细的贴上了点点胡须,很快,一个蓝眼老外出现在化妆镜里,我满意的点点头。收拾好设备,戴上耳机出了门。

    半个小时後,我紧跟着绮妮他们,来到位於外滩三号四楼的Jean Georges,我甚至还能听见门口的法国招待跟他们打着招呼:“Bonsoir,messieurs et mesdames!(先生、女士,晚上好)”

    显然对方是提前订好了位置,临窗的小桌可以完整的看见浦东靓丽的东方明珠塔,而我只能坐进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不过这并不妨碍我的监听。

    这个晚上,我在嫉妒和痛苦中煎熬。整晚,孙荣浩一直在眉飞色舞的展现他口若悬河的口才跟幽默,绮妮就那样恬恬的、静静的微笑的看着他,偶尔接上几句话,但看得出,她显然对对方还是比较满意的,不然依她的性格,早就应该走了。对当事人来说,或许他们之间的话题永远可以延续,但对於角落里的我,那些苍白的毫无营造的话题简直是在谋杀我的生命。好不容易熬到晚上10点,他们终於起身了。

    “陪我走走,好吗?”孙荣浩忽然拉住绮妮的胳膊,声音有些怪,也有些低沉。

    绮妮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

    我默默了骂了一声娘,叫来服务员买单。

    走出餐厅,路上的游人明显少了许多。10月的外滩风已经有些大了,绮妮打了个哆嗦,男子立马脱下了身上的西装给她批上。两人就那麽默默的走着,中间,男子好几次试图去牵绮妮的手,都被她貌似碰巧的躲开了。耳机里清晰的听到,男子叹了口气。

    “我要走了。”终於,孙荣浩忍不住了,停下脚步,面对着绮妮说。

    “嗯?”绮妮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去哪儿?”

    “去美国。”

    “哦,恭喜你。”绮妮的声音有些淡淡的失落。

    “不是移民,是出差。4个月。”孙荣浩显然听出了绮妮声音的失落,显得有些开心。

    “哦。”

    “老师。”孙荣浩忽然很正式的,“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啊,这……”面对男子的表白,绮妮有些慌乱。

    “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我怕我这一离开,回来就物是人非了。”孙荣浩急切的。

    “我离过婚的。”

    “我不在乎!我也曾经有过女朋友啊。你也知道,其实早在大学里,你就是我的梦中情人了。”

    “让我考虑下好吗?”

    “要多久?我真的很害怕这一去,就……”

    “不知道。”

    “啊?!”孙荣浩夸张的。

    绮妮笑了笑:“等不起?”

    “不是。那能跟我一起过耶诞节吗?那天是我的生日。”绮妮笑着点点头。孙荣浩开心的跳了起来,在那里大喊大叫。

    多少年了,我已失去了这份率性和对爱的单纯?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可悲。我默默的解下了耳机,关闭监听器,转身离开,并没有注意到就在我转身的一刹那,绮妮眼神从我身上扫过,带着淡淡的忧伤。

    绮妮回到我们曾经的家已是晚上11点,我的房门早已关闭。听着她房门关闭的声音,我彻夜未眠……

    孙荣浩的离开暂时让我们的“家”安静了下来。离婚以後,我们分了房,但因为债务是共同的,我们仍然必须在一起工作,也很默契的没有谁提出要搬走。

    “你好。”这天上午我的网路电话接到一个来电。

    “你好,请问是小迪先生吗?”电话的声音那边是个年轻的女孩子。

    “是的,您是……?”

    “算是一个委托人吧,我想委托您查一件事。”

    “您说。”

    “我们可以面谈吗?”

    “这个……小姐,您知道我是很少跟委托人见面的。”

    “我也知道,之前经济人也告知我了,但是我希望能面谈说的更清楚一些。”

    “对不起,小姐,不见委托人不仅仅是因为职业修养的问题,还牵扯到我和我的员工安全问题。”“

    求求你了。“对方的声音脆脆柔柔的,很好听,让人难以拒绝。

    本个小时後,淮海路一家咖啡厅里,我跟绮妮见到了这位委托人,我一时竟有些走神,没想到委托人这麽年轻漂亮,看去跟林熙蕾又几分相像,不过二十六七,即使素颜也丝毫不比那些一流的大牌差,身材高挑的她随意的穿着一件牛仔裤和T恤,宽松的T恤下,突兀的撑起两道男人看见就怎麽也转不开眼球的傲人曲线。“不比老婆小呢。”我暗暗估算着尺寸,离婚快一年了吗,我的内心里依然把绮妮叫做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