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春光乍现】【第36~39章】【作者:不详】【已完结】

    时间:2018-03-13
      第36章 登门

      杨大明舒舒服服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一部名叫《苍狼》的战争片,看得正起劲时,房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真讨厌,又是那些该死的推销员,老是上门来推销治疗阳痿之类的壮阳药,或是一些诸如白衬衫,丝袜和内衣之类的地摊货……”杨大明自言自语道:“那些东西,别说是掏钱去买了,就算是白送给我,我也不要!”
      他知道,如果不把他们打发走,就别想轻轻松松地看电视剧了,于是,他走到房门口,一把将房门拉开。
      “你们走吧,无论你们推销什么东西,我都不需要!”杨大明心里这么想着,可张开嘴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天啊,站在门外的,并不是什么推销员,而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儿媳妇苏晴,在她的怀抱中,还有她两个月大的孩子。
      “爸爸,是不是看到我,你很吃惊?”苏晴俏皮地问。
      “啊,是你,真的是你?”杨大明久久地凝视着她,心底在微微地颤抖,好久没有和儿媳妇单独在一起了,她突然出现在杨大明的面前,令杨大明有些激动,杨大明喃喃地说:“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听到杨大明的话,儿媳妇当即眼圈发红,两眼泛着热泪,她不得不竭力忍着,不让它们流下来。
      “孩子,别哭,为什么要哭呢!”杨大明诧异地问。
      “没……没什么,”儿媳妇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说:“爸爸,有些事,我想跟你聊一聊,我可以进屋吗?”
      “当然,当然,请进来,让我们坐下来再好好聊一聊吧!”杨大明让她进屋后,激动地说:“你是我的儿媳的,我把你当成亲闺女一样,这里就是你的家,你以后想过来就过来吧……”
      尽管看见苏晴已经哭起来,泪水沿着她的脸颊直往下掉,连衬衫也被她的泪水打湿了,但却没有想到其它的原因,还在只顾自己啰嗦着。
      就在她的哭泣中,杨大明注意到,她那两个硕大的峰峦,也随着她身体的颤抖而不断地晃动起来。
      这对晃动着的玉峰吸引着杨大明的目光,也挠着杨大明的心窝。
      想起那天上午在儿媳妇家里这揉捏对胸部时的情景,杨大明就在刹那之间有种莫名兴奋的感觉,不得不把自己的两眼紧紧地闭起来,让自己的心冷静下来。
      许久,待他平静了自己的心境,不再胡思乱想的时候,才敢张开眼睛。
      “那个老女人,自己住在我家里不说,居然还带一个老男人到我家里,不知廉耻地在客厅沙发上干起了龌龊的事情……”苏晴一口气将自己撞见母亲和那个猥琐男在家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真的有点不可思议,你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吗?”听完儿媳妇的叙述后,杨大明感到有些震惊。
      “我也不知道,”她连连地摇着头,难过地把头俯了下去,说道:“我撞见他们后,我母亲一直低头不语,那个老男人却说是我的后爹……”
      苏晴不好意思向公公讲起与母亲鬼混的那个老男人曾在公交车上骚扰过她的事情,便俯下身去。
      儿媳妇的话,令杨大明多多少少明白了一些,那就是她的母亲耐不住寂寞,在这里找了一个男人。
      尽管苏晴的母亲已经是一个四十好几的半老徐娘,但她还是妖冶,性感,迷人,尤其是她那充满着诱惑力的身躯,最是惹人注目。
      “说白了,你根本不喜欢那个老男人,对不对?”杨大明看着她问。
      “爸爸,你猜对了!”苏晴一边抽泣着,一边回答道:“其实,我更不喜欢我母亲,你知道,这些年,我为什么一直没有在你们面前提起过她吗?”
      “不知道。”杨大明摇头说。
      “告诉你吧,我曾在离开我母亲之前,多次撞见她和我的前男友鬼混……”苏晴抽泣着将母亲与前男友之间发生的事情,以及她躲着母亲,只身来到这座城市的经过简单叙述了一遍。
      在她不断地讲述和啜泣中,她的喉咙在不断地颤动,她喉咙的每一下颤动,必定惹着她胸前那双饱满的不安抖动着。
      “孩子,别难过,”杨大明看了看她,故意将话题绕开,说道:“我想,你抱着孩子已经站累了,在你两腿发麻之前,最好是先找个地方坐下来。”
      “爸爸,你不介意我搬到你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吧?”儿媳妇可怜巴巴地看着杨大明,说道,“我想,你这里应该有多余的房间让我们住吧,我向你保证,孩子会很安静,不会打挠你休息的……”
      “好啊,只要你愿意,住多久都没有问题。”杨大明望着儿媳妇那张梨花带雨的脸,毫不犹豫地说。
      杨大明将抱着孩子的苏晴安排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之后,替苏晴倒了一杯水,一屁股坐到她身边。
      随后,苏晴就一直都在聊着自己孩子的事。
      杨大明用一副父亲的口吻说道:“说实话,自我儿子出国之后,我一直都惦挂着你,特别是有了小孙女之后,更是惦挂你们了,我不会介意你们跟我一起住。”
      杨大明知道,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让儿媳妇的心里能够平静下来。
      不久,苏晴抱在怀里的孩子醒过来了。
      小女孩一醒过来,就开始哭闹。
      “对不起,爸爸,该给她换尿片,喂奶了。”苏晴笑了笑,再也顾不上与公公聊天,竟自忙着为女儿换起尿布来了。
      看样子,她并不是一个好母亲,因为她在为女儿换尿布的时候,老是手忙脚乱的,好几次,还是杨大明在帮着她。
      苏晴热了一瓶牛奶,又忙着喂杨大明的小孙女了。
      “看来,你还不习惯照顾孩子嘛,为什么不用母乳喂奶,而是用奶瓶喂她呢?”杨大明带着惊奇的语气问道。
      “是的,”苏晴忧郁地说:“爸爸,我确实不是一个好母亲,到现在,我还不懂照顾女儿,我用奶瓶喂她的事,是医生教我的,我想,她不喜欢我的小豆豆吧,所以,每一次当我用奶喂她的时候,他老是不愿意,所以,医生就吩咐我用这个办法,不过,他说,过一段时间,小家伙会习惯的……”

      第37章 帮忙

      “哦,对不起,是我不明白事情的真相了,”杨大明道歉说:“既然是医生吩咐你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不过这样一来,对于你来说,不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吗?”
      “是的,有点麻烦,但我每天要喂他几次,已经习惯了,爸爸你用不着为我担心。”突然,她看了看公公,脸红起来了,说道:“爸爸,我要去卫生间一趟……”
      既然苏晴已经有了孩子,杨大明已经当上了爷爷,就不敢往其他地方想了,也许是苏晴想到她是杨大明的儿媳妇,再也不好意思在公公面前袒胸露乳的原因,许多工作只能跑去卫生间里完成。
      虽然家里多了两个人,而且还有一个只有两个月大的女婴,杨大明得作好充分的准备,用最良好的心态去迎接未来那乱成一团的生活。
      然而,事情并没有杨大明想像得那么糟。
      自从苏晴母女住进隔壁那间卧室后,整整一个星期来,小孙女杨盼盼在苏晴的耐心照顾下,一直是那么乖,那么的安静。
      由于年轻,还有能力工作,所以,她有很多时间在家里搞些清洁,为杨大明准备很美味的饭菜。
      多好,这才是一个家,要是儿媳妇愿意的话,杨大明宁愿她永远留在自己的身边,只是天下事,不如意者十有八九。
      正当杨大明设想如何把苏晴母子俩留在家里,不让她到外面奔波的时候,苏晴却是沮丧至极。
      有一天,已经是半夜了。
      杨大明突然听见有人哭的声音,他知道,那肯定是苏晴,于是,他轻轻地走出自己的卧室。
      杨大明听见哭声是从洗手间发出来的,便走过去,关心地问:
      “小晴,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爸爸,不用了,只一会儿,很快就会好的。”苏晴在里面对杨大明说道。
      虽然不放心,但杨大明知道,那是女人家的事,很多是男人无法管,也无法帮得上忙的,无奈,杨大明只好走回自己的睡房。
      然而,躺在床上,想起自己曾经偷看儿媳妇与儿子办那事,手淫时的画面,以及两次与儿媳亲热的场景,却久久不能入睡。
      睡在床上,杨大明仍然听见苏晴的哭声。
      终于,杨大明忍不住了,再次从床上爬起来,走到浴室门口,一阵踌躇之后,最后还是推开了门。
      天!杨大明看到了什么?
      苏晴上身俯在洗手盆上,两手用力地挤着自己的玉峰。
      杨大明知道,她是想把里面的乳汁挤出来,要不,对于一个哺育婴孩的儿媳妇来说,那滋味就算她不说,杨大明也清楚。
      看她的模样,事情很不顺心,无论她如何用力,只不过是零零落落的淌出一两滴白色的乳汁来。
      苏晴胀红着脸,痛苦在抽泣着,一边哭泣,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杨大明在外面看着,心里也在痛。
      “不行,我得帮她!”杨大明再也顾不上跟她是什么关系了,毅然走了进去。
      苏晴听见脚步声,转过头来,脸色刹地红起来。
      “看来,你遇到麻烦了。”杨大明强压制住自己的情绪说道。
      “打挠你的睡觉,真的对不起。”苏晴不好意思地说:“以前,我一直都用吸管把乳汁吸出来的,谁知道今天吸管却坏了,匆忙之间,一下子无法找得到,只好用手,但我无法把乳汁排出来,呜呜呜,我办不到……”
      “你以前有没有遇过现在这情况?”杨大明努力排除心里的杂念问。
      “没有,因为我一直都用吸管,吸管可以很容易就把里面的乳汁抽出来,”苏晴抱怨道:“哎,要是盼盼愿意吮奶的话,那就不会有这么一回事了。”
      虽然,儿媳妇的大胸部曾经让杨大明情不自禁,但杨大明现在当了爷爷,从来就不敢生起过乱伦的想法。
      要是平时,杨大明早就悄悄地离开了,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杨大明满脑子想的都是她那双大胸部,没有半点犹豫,连忙向着儿媳妇走过去,伸出手,一下子就摸在她那个圆鼓鼓的玉峰上。
      “我想,你之所以无法把奶水排出来,那只不过是,你不懂得其中的道理而己。”杨大明一边慢慢地在她的峰峦上用力,一边说:“我曾经从奶牛那里挤过奶,我想,那跟从人的胸部上挤出奶来的道理是一样的,你看……”
      丝……!
      一阵悦耳的响声传来,无数的乳汁就像是一根根细少的白线,喷洒出来……想不到,误打误撞,杨大明的办法也真灵验,令苏晴黛眉舒展。
      “爸爸,你真行,现在,我觉得舒服多了。”由于乳汁排空,苏晴她情不自禁地赞叹着。
      “哦,那就好了。”一时之间,杨大明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只是仓惶地放开自己的手。
      两人无言地站着,她那绯红的脸映在镜子上,可爱极了,真的诱人!
      杨大明不敢再看下去,连忙跟苏晴道个晚安,然后,轻轻地吻了她的脸,但心跳如雷地溜回自己的卧室。
      他躺在床上,幻想中与儿媳妇在一起亲热时的画面,又一次将手伸进裤兜里捣鼓起来,直到将体内的亿万子弟兵牺牲出去,这才进入了惬意的梦境。
      ……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他们都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昨天晚上所发生过的事,大家都没有多说些什么。
      不过,无论是杨大明还是苏晴,都觉得昨天晚上自己出格了,虽然杨大明并没有对苏晴说什么,但在他的心中,始终有着羞耻的感觉。
      呜呜……
      到了晚上,杨大明又听见她在浴室中哭泣。
      不过,从她的哭声中,杨大明知道,她尽量地在控制着自己。
      杨大明知道,她不希望让自己听得见,更不希望会发生昨天晚上的事,所以,杨大明也只好忧心冲冲地独自在自己的睡房中团团乱转。
      杨大明不敢再到浴室去,只能让她自己一个人独自承受着痛苦,只不过是儿媳妇的痛,一直痛在杨大明这个当公公的心上。
      第二天早上,苏晴坐在餐桌的对面,默默无言,杨大明看着她满眼的红丝,连忙关心地问:
      “昨天晚上睡得很晚吗?”
      “也算不上太晚,爸爸。”苏晴低着头说:“我在尽量减轻自己的痛苦,只是我做得还是不够熟练,我想,多练几回应该可以吧。”
      “对,多练几回吧。”杨大明把手紧紧地按在自己的胸前,想像着儿媳妇在挤奶时所受的痛苦。
      伦理观念却紧紧地束缚着他的心,令杨大明不得不考虑儿媳妇的反应,杨大明不希望她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坏男人,更不希望她把自己看成是一个邪恶的公公。
      话虽如此说,只是有些事情,说起来容易,真正要做起来,也太难了。
      尽管杨大明拼命想忘掉那片雪白,但它们却偏偏浮现在杨大明的脑海,只要独自一个人,杨大明就会想起它们。
      天啊,杨大明已是欲罢不能,无法自拔了!
      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杨大明不知道,也不敢去想。
      终于,夜幕降临了!
      像前两个晚上一样,儿媳妇又躲在浴室中,她又在痛苦地哭泣,虽然她的抽泣声若隐若无,但那若隐若无的哭泣声,却如锋利的小刀,她的每一声哭泣,就像小刀在杨大明的心里狠狠地剜一下。
      杨大明无法承受那种痛苦,终于再次从床上爬起来。
      然而,当杨大明走到浴室的门前时,有些犹豫了,踌躇着,一时间,欲进不进,他的心在蹰踟着,一下子无法作出坚决的决定。
      牙齿,已经咬了好几回!
      脚步,一次又一次地走到门边,再一次又一次地退回来!
      “不能进去,里面是自己的儿媳妇!”杨大明的理智在警告着他,“你的儿媳妇正在痛苦之中,你不帮她,谁会帮她!”亲情的关怀又在狠狠地谴责着杨大明的良心。
      终于,杨大明伸出手去。
      笃笃笃!
      敲门声轻轻地响起。
      “小晴,请你原谅,我知道,我不应该问,但……听到你的哭声,我又不忍不问,”杨大明贴着卫生间的房门,低声说:“请让我……帮你……好……吗?”
      把话说完,杨大明如释重负,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候着儿媳妇的审判。
      “爸爸,我不介意,帮帮我吧,我办不到,我自己做不来。呜呜呜,太难受了……”
      儿媳妇急急地拉开了门。
      门一开,苏晴满怀希望希望地看着杨大明。
      想不到,今天,她连上半身的衣服也脱光了,一片雪白耸在杨大明的面前。
      隆……!
      杨大明的心当即如雷狂轰,心当即加速跳动,浑身一下子发起热来。
      “呼……”杨大明连忙用力地吸了一口气,勉强让自己即将要沸腾的血液平静下来之后,才安慰她说:“孩子,别担心,一切会好起来的。”
      杨大明的反应,苏晴也留意到了,她连忙把眼睑低了下来。
      “小晴,你现在把身子俯下去,让我站在你的背后……”杨大明轻声说道。
      苏晴无言地转过身,俯下身体。
      杨大明随后走到她的身后,两臂环抱着她。
      就在杨大明的手掌轻轻地接触着她的玉峰时,苏晴的身体微微一抖,然后再也没有什么反应了。
      一开始,杨大明两眼紧紧地闭拢着,他不敢看,只好强迫着自己闭上眼睛,然而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眼睛刚刚闭上才不到一分钟,它们便悄悄地张开了。
      虽然,杨大明看不到儿媳妇的脸,但越过她的粉肩,看到了那面镜子。
      镜子上,杨大明看到两只粗大的手,它们正紧紧地覆盖着那片雪白。
      儿媳妇满脸绯红,她好像不敢面对眼前的一切,两眼正紧紧地闭拢着,只是,从她的嘴上,杨大明看见她正带着惬意的笑容!
      那个不争气的玩意儿,就在她的微笑中跃动起来了,正顶在她软绵绵的肌肉上。
      杨大明知道,那是苏晴的丰臀……
      在不断地思想挣扎中,终于,杨大明再次帮苏晴解决了麻烦。
      “现在,我希望你能甜甜地睡一个安稳的觉。”杨大明匆匆地在苏晴的颈项上吻了一下,连忙放开她。
      拉开门,急急地冲回自己的房间,紧紧地把房门关上。
      杨大明不敢看儿媳妇的眼,更不敢让她看见,当时杨大明的裤裆之中,那东西顶得那么高。
      倒在床上,杨大明紧紧地闭上两眼,只在杨大明的脑海之中,那片雪白仍然不停地晃动。
      不知不觉中,杨大明的手慢慢地掠过他的小腹,拉开他的裤子的系带,闭着双眼,开始进行自己经常做的事情。
      ……
      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苏晴用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杨大明。
      “爸爸,谢谢你昨天晚上的帮忙。”苏晴轻轻地说道:“你不知道,当时,我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妙!”
      “说真的,你不责备我为老不尊就好。”杨大明轻笑一声,一边往外走,一边向她告别道:“再见。”
      这一天,是杨大明记忆之中最最漫长的一天。
      一整天来,杨大明不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也不清楚自己说了些什么,杨大明只记得昨天晚上的一片雪白。
      这些东西,反反复复,层层叠叠地交叉在杨大明的脑海中呈现着。
      就在那时候,杨大明觉得,什么东西在自己的心中苏醒了!
      “是什么?”杨大明努力地揣摩着,只不过是它太飘渺了,每当杨大明以然抓住它的时候,它却远远地飘走,令人觉得很难捉摸。
      晚饭,在安静中吃完了。
      整整一顿饭中,杨大明没有说什么,苏晴也没有说什么,大家只顾得低着头,匆匆忙忙地吃着。
      吃过饭后,他们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
      杨大明便走进自己的房间,打算睡觉了。
      雪白的身躯,不断地颤抖着的雪白,娇嫩,溜滑的美臀……“该死的,为什么我眼前满是那些景象?!”想到这里,杨大明再也无法入睡了。
      笃笃笃!
      房门响了几声,有人在敲门。
      接着,苏晴小心翼翼地把门拉开,探进头来,轻轻地问道:
      “爸爸,你睡着了没有?”
      “还没有睡着呢。”杨大明慌忙说。
      “爸爸,我想跟你谈一谈昨天晚上的事,可以吗?”苏晴走了过来,坐在杨大明的床沿上。
      “可以呀,我也知道,我那样做,是过份了,只是我不管那么多了,只要能令我的宝贝舒服一些,该做的,我就要做。”杨大明咽了一口口水,接着说道:“但是,如果你认为我不应该那么做的话,我会制止自己的。”
      “不,爸爸,我不是那个意思。”苏晴犹豫了一下。
      “从今以后,只要你能多注意一下,你自己就完全可以处理得来。”杨大明不敢看她的眼,连忙把头扭到一边去,说道:“其实,爸爸那样做是不对的。”
      “不,爸爸,求你别那么说。”苏晴的语气有些着急,说道:“爸爸,你要帮我,我喜欢爸爸你帮忙,我知道,你喜欢找大胸的女人,难道,在爸爸的心目中,我的那里还不够大吗?”
      “这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杨大明红着脸说:“小晴,你要知道,你是我的儿媳妇,我是你的公公,我们是不能那的。”
      “我想,是在说些违心的话吧,其实你是想的,对吗?”苏晴固执地说道:“难道你那么直挺挺的,就能安安静静地入睡吗?”
      “可是……”
      可是什么?杨大明想不出理由来,儿媳妇的话让杨大明那颗本来就不安分的心在骚动,它快要越过杨大明自己筑起来的防线了。
      这时候,一阵轻微的沙沙声传进杨大明的耳。
      那声音,太熟悉了,杨大明连忙把头转过来,当他的头转过来的时候,一双雪白已经离开杨大明不到10厘米了。
      虽然苏晴在公公的面前光着自己的身体,但她却没有半点羞涩。
      “苏晴,我想那么干,但是,我们不能那么干!”杨大明的语气变得很坚定。
      苏晴也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是枉然的,她再也不说半句话,只是向着杨大明俯下身来,她渐渐地压向杨大明的嘴边。
      “爸爸,你尝尝……”她在喃喃着说着,一边说,她的手一边用力地握着杨大明的身体。
      呀,乳汁,虽然孩提时候杨大明从妈妈的胸部中品尝过,但是,直到今天,那种滋味早已在杨大明印象中经荡然无存。
      想不到,阔别几十年之后,今天杨大明又再次有机会重新品尝起它来,原来它是如此的甘美,如此的清香,如此的令人情不自禁。
      杨大明陶醉了,飘然了。
      杨大明一口接一口,代替小孙女完成她始终不肯干的工作……苏晴转过头来,看着杨大明笑了笑,说:“爸爸,谢谢你,我好舒服,现在,轮到我来帮你了。”
      儿媳妇的话透着玄机。
      一开始,杨大明满头雾水,一下子无法反应过来,直到她把身体移动着,把头凑向那里时。
      杨大明才明白她的意思!
      那天晚上,苏晴喝了那杯投放有药物的咖啡,高飞强迫苏晴帮他吹了过后,就有了那方面的经验。
      今晚,她要在公公面前好好展示一番。
      ……
      “苏晴,你清楚你在干着什么吗?”杨大明急忙阻止道。
      苏晴听了杨大明的话,并没有作出什么回答,反是伸出手,一下子将嘴凑了上去。
      “苏晴,你……”
      那感觉,太美妙,美得让人无法一下子承受得住。
      杨大明不得不挺着腰,两腿分开,合拢,再分开,再合拢,仍然残留着令人无法忘怀的乳香的嘴巴,大大地张开,半晌合不起来。
      “苏晴……我……”
      杨大明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快意,只是胡乱地叫着。
      终于,杨大明再也控制不住了……
      ……
      那天上午,苏晴抱着女儿回家,无意间撞见母亲带着那个曾经在公交车上骚扰过她的猥琐男回家,并在客厅里鬼混时,苏晴一口气从家里跑了出去。
      苏文芳感到羞愧难当,无地自容,抬起手,狠狠地扇了刘国柱两个响亮的耳光,指着他的鼻子,厉声吼道:
      “你这个臭流氓,你跟我滚出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你他妈的居然敢打我?”刘国柱见这个素来在自己面前逆来顺受的女人居然敢动手,感到有些恼怒,但想起这里毕竟不是自己家里,暂时不敢还手,冷声说道:“你以为你女儿是什么好东西,还不是骚货一个,告诉你吧,曾经,我在一个公交车上就已经把她上了,还在我面前装什么处啊?”
      “你说什么?”苏文芳大惊,一脸诧异地问:“你在公交车上把我女儿上了?你再说一遍!”
      “是啊,那天早上,乘车的人非常多,把整个车厢挤得满满的,我就挤到了你女儿的身后,撩开她的裙子,把她干了,”刘国柱大言不惭地说:“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呢,没想到,她居然是你的女儿,真是天助我也,以后,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就更加幸福快乐了。哈哈……”
      “你他妈的还是人吗,你简直是畜生,你去死吧!”苏文芳脑海里立即出现一副刘国柱在公交车上轻薄女儿的画面,一下子气糊涂了,只见她脑袋一懵,抄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朝刘国柱的胸口捅了过去。
      刘国柱本能地用手一挡,水果刀深深插入了他的手背,顿时鲜血直冒。
      “啊,”刘国柱怒喝一声:“你他妈的疯了?!”
      正准备对她进行反击时,苏文芳已经抽出水果刀,再次朝他身上刺了过来。
      刘国柱赶忙用另一只手捏住自己的手背,一边用手止住鲜血,一边惊慌失措地从苏晴家逃了出去。
      苏文芳追到房门口,见刘国柱已冲进楼道,便伸手将房门关闭,把身子靠在房门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碰!
      一声门响,苏文芳打了一个寒颤。
      “我女儿怎么会在公交车上遇见这个畜生呢?如果他经常来纠缠我们母女二人,伤害我的小外甥女怎么办?”苏文芳悲哀地想:“不行,我不能再让那个流氓进家门,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一定要保护好苏晴母女……”
      此时,她多么希望女儿回家,向她诉说自己的遭遇?
      然而,女儿离开家门后,她的手机一直是关闭的,苏文芳又找不到杨大明家,只有在家坐等。
      天黑了。
      女儿没有回家,她一直流着眼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苦等,一个晚上过去了,女儿还是没有回来。
      天亮了,
      她换身被刘国柱撕破的裙子后,跑去小区门口张望,始终不见女儿和外孙女的身影。
      然而,家丑不可外扬,她怕破坏自己和女儿的名声,不敢向看门的王老头打听,便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一天过去了,女儿没有回家。
      又是一天过去了,还是不见女儿抱着外孙女走进家门。
      第三天晚上,她突然听见一阵敲门声。
      她以为是女儿回来了,发疯似的朝房门口跑去。
      然而,当她打开房门时,眼前的情景让她大吃一惊。

      第38章 艺术品

      一道黑影闪身进屋,房门“碰”地一声被关上了。
      苏文芳随即被这道黑影笼盖住了,一个瘦长精壮的身影上顶着一张死灰色的脸,脸上挂着古怪湿寒的笑容。
      “啊?是你?”还没等苏文芳反应过来高声呼救的时候,她已经伴着那湿冷阴寒的压迫感和耳边隐约传来的滋滋的杂音。
      只觉两眼一黑,便晕了过去。
      当她悠悠醒转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人用麻绳牢牢捆住,扔在自己卧室里那张舒适温暖的大床上。
      柔和暧昧的床头小灯照不亮房间,只能依稀看到一个瘦长的男子翘着二郎腿,坐在床沿上,冷冷的盯着自己。
      那如毒蛇般阴冷湿寒的眼神一寸一寸的扫过她妖娆的身躯。
      虽然床还是和往日一样温暖舒适,可是她却压不住脊骨传来的冰寒刺骨的感觉,只能徒劳的扭动身体,希冀借此减轻心中的恐惧。
      “亲爱的,不要乱动,这样好方便摆造型。”男人如夜枭凄唳般阴沉地笑着。
      他俯下身来,脑袋凑近苏文芳的娇躯1寸左右,从粉嫩的脚尖慢慢的往上挪动,时不时的伸出舌头,在苏文芳关节处轻舔几下。
      “多么脆弱而又美丽的构造啊,我怎么舍得轻易打碎呢?”苏文芳的身体立时僵直起来,不敢再随意扭动,只是皮肤上的小疙瘩和止不住的颤抖出卖了她内心的厌恶和恐惧。
      “放松点,亲爱的。”男子皱了皱眉头,像抚摸一只害怕的小猫的背一样,伸出手轻柔的抚摸着苏文芳的玉背,“别紧张,身体太僵了,可就不像艺术品了,要知道我可是个有追求的艺术家,最讨厌的就是有人破坏艺术了。”
      虽然男子只是轻轻地抚摸在苏文芳的玉背上,但是潮湿的手不能给她带来一点安慰,反而让她的反应愈加剧烈,颤动愈加明显,脚弓甚至下意识的蜷曲起来。
      男子粗暴的捏住苏文芳的丰胸,用力的搓捏了数把,随后,顺手把苏文芳摆了个睡美人的造型。
      “亲爱的,放松点,乖乖做个睡美人吧!”男子直起身来,低头看了看苏文芳。
      苏文芳侧卧在床上,手足都被紧紧的缚着,青花瓷色的旗袍有些凌乱,襟口隐约露出雪白的深沟,象牙般修长动人的玉腿也从旗袍的开衩出探了出来。
      虽然嘴巴被胶纸封住,但微红的眼睛和脸颊上因为恐惧而漾起的晕红让人不由地产生一种把这股娇羞彻底碾碎的暴虐之气。
      男子笑着撕扯掉苏文芳的旗袍,雪腻嫩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
      在昏暗的灯光下,默默的散发着诱惑。
      他掏出一根没有用过的麻绳,用帮困螃蟹的手法紧紧的缚住苏文芳。
      苏文芳娇嫩的肌肤承受不住生麻绳麻痒刺痛的刺激,禁不住的扭动起来,可是愈挣扎,绳子缚得越紧。
      在更激烈的刺激之下,苏文芳的动作也愈加激烈。
      虽然如同饮鸩止渴,苏文芳还是不由自主的抽搐着挣扎,那对高耸着的胸部愈加挺立,顶峰那两粒鲜红可口的小豆豆也愈加娇艳。
      那可怜兮兮的俏脸上,两道泪痕无言的倾诉着主人受到的痛苦和折磨。
      男子恼怒的握住苏文芳的玉臂,低吼道:“亲爱的,为什么不乖呢?为什么要挣扎呢?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亵渎艺术?我一定要惩罚你!”
      接着便“嘎”的一声,一刀把苏文芳的肩膀卸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剧痛让苏文芳忍不住抻直了玉颈,痛苦的闷哼被结结实实的挡在肚里,只有喉间不断发出高亢的嘶鸣。
      稍一扭动,撕心裂肺的痛苦让她不再敢动弹,麻绳的麻痒和肩膀的锐痛不断侵袭着她的思维。
      在痛苦的折磨下,苏文芳恍惚中感觉下身一阵温热,春水汩汩地从那一汪酥软的泉眼中流出。
      男子见此勃然大怒,仿如暴怒的凶兽般,一手粗暴掐住女人的脖子,一手伸进女人身体最娇嫩的地方狠狠的抠弄。
      “女人!你这样的女人!果然是天生淫荡的!为什么你们总是这样淫荡。为什么要躲着我?为什么?为什么?”
      男子凑近苏文芳,恶狠狠盯着她,瞳孔中的神光暴戾疯狂却没有焦点,掐住女人脖子的手力度下意识地不断增大。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为什么你们这样的女人不管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时间总是不顾一切的发情?为什么发起情来便忘了现实的婊子?”
      男子双手死死的掐住苏文芳的脖子,敷在苏文芳的躯体上,不断地耸动起来。“你这淫荡的女人,通通都是假的,什么真心实意都是假的,只有这天鹅颈般的脖子,只有艺术品般的躯体是真的,是真的,可是,你这样的女人怎么配拥有这些艺术品呢……”
      渐渐地,男子的节奏舒缓来下来,双手摩梭着女人的玉颈,嘴巴撕咬着苏文芳高耸处的小豆豆,却没发现她已经渐渐的没有了呼吸。
      良久,男子迷醉的呢喃。
      “就是这样渐渐冷却的温度,悄悄消散的香味,这躯体是多么的迷人的艺术品,只属于我的艺术品。”男子双手捧着苏文芳那张写满惊恐与痛苦的俏脸,脸颊慢慢地磨蹭着,呢喃着,“这是属于我的艺术品,我要把她带走啊。为什么艺术品总是这么容易凋谢呢?”
      男子就这样捧着脸,抽插着把苏文芳拖进了浴室。
      男子摸出一张刀片,小心翼翼地剥离苏文芳脸部的皮肤。
      慢慢的一刀一刀割裂着,陶醉地一口一口舔着那切口。
      那眼神是如斯的坚定,那双手是如斯灵巧,那动作是如斯轻柔,仿若那就是他最珍爱的瑰宝。
      当整张皮完全从脸上揭下来的时候,男子身体打了个寒颤,一股热流浇灌进了苏文芳冰凉的泉眼中。
      他单手托着皮,一边用脸摩梭着,一边清洗着苏文芳身体。
      他深情地呢喃:“真想把她们跟你一起带走啊,可惜没时间了,你永远是属于我的,真是完美的艺术品呐。”
      男子把苏文芳侧放在床上,乌黑的长发遮住了脸,仿佛苏文芳只是安详甜美的在床上小憩。
      粉红色薄薄的丝被勾勒着苏文芳妖娆的曲线,暧昧的灯光打在苏文芳仿如不小心露在被子外的身体上,是那样的艳丽。
      在她的背上隐约能看见几个血字:“你知道的,我在等你的!”
      “真美啊,真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男子磨蹭着苏文芳滑嫩的脸皮,低声叨咕着,然后跳出窗外,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第39章 美好的情感

      从那天起,苏晴每天都盼望着夜晚来临,可杨大明似乎觉得很难为情,闭口不和她谈挤奶的事情。
      然而,苏晴一直无法忘怀公公替自己挤奶时的情景。
      终于,苏晴忍不住了。
      这天晚天,苏晴将孩子抱进屋睡觉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地进入公公的卧室。
      杨大明早已进入梦乡。
      苏晴轻轻地抓起公公的手,探入自己的睡袍内。
      杨大明依然是熟睡不醒。
      苏晴只好把他所盖的薄被单拉开,伸进他的内衣。
      杨大明终于从梦中醒来,吃惊地看着苏晴,本能地想翻身跳开,可他随即发现自己的一只手放在她的那片潮湿的沼泽地里。
      于是,他一言不发地抱住苏晴的腰,让她晴坐在他身上。
      苏晴明白公公的意思,便开始进行圆圈式的旋转,以他那温热的身体为中心,不断地旋转腰部。
      ……
      铃铃铃!
      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杨大明拿起自己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发现上面显示了儿子杨彬的名字和手机号码。
      “啊?我儿子怎么会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难道……”杨大明的心为之一震,急忙将坐在自己身上的儿媳的推开。
      苏晴在高潮即将来临的时候,公公突然停下来,不满地问:
      “爸,你怎么啦?”
      “是彬彬来的电话。”杨大明歉疚地说。
      “啊?”苏晴跳下床来,惊声问道:“他是不是发现我们住在一起了?”
      “不清楚。”杨大明茫然摇头。
      “那你接电话问问。”苏晴慌忙说。
      杨大明点了点头,随即按下接听键。
      “爸,你知道苏晴去哪里了吗?”手机里传来了杨彬急切的声音。
      事已至此,杨大明只能如实回答说:“她与她妈合不来……就和小孙女搬到我这里来了,怎……怎么啦?”
      杨彬慌忙说:“你让她赶快回家吧,刚才警察打电话给我说,她的母亲在我家被人杀害了。”
      “啊?怎么会这样?”杨大明怕儿子怀疑自己与儿媳妇有染,顿了一下,说道:“你别急,我现在就去隔壁房间里叫醒她。”
      说完,随即将儿子的电话挂断了。
      ……
      近几天,春锦花园里弥散着一股恶心的腐臭味。
      许多居民都前去找看门的王大爷,让他查明原因。
      王大爷便挨家挨户的走访,最终查到这种气体是从苏晴家散发出来的。
      他知道,苏晴的丈夫出国了,苏晴的母亲找上门口和她一起居住,然而,最近几天,苏晴母女始终没有出现过,而她的公公杨大明也没有来小区。
      王老头贴着房门嗅了一阵子,感到里面臭气熏天,笃笃笃!
      王老头用手敲了敲房门,里面始终没有人应声,便贴着房门深吸了几口气,顿觉臭气熏天。
      “不好,出事了!”
      玩老头心一紧,急忙打电话报警。
      警察问询赶来,将房门打开时,却发现卫生间的浴盆里躺着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经过王老头辨认,好像是苏晴的母亲。
      警察按照苏晴留在小区里的电话拨打出去,却发现是关机的,于是打电话到了杨彬所在的公司。
      远在国外的杨彬接到电话后,立即打电话给父亲杨大明。
      杨大明在与儿子通完电话,得知苏晴母亲遇难的消息后,急忙与苏晴一起下床,赶回春锦花园小区。
      经过苏晴提供的情况,警方进行立案侦查,很快锁定了凶手。
      原来,苏文芳是被刘国柱残忍杀害的,并将那个变态狂缉拿归案。
      与此同时,强奸苏晴那几名犯罪嫌疑人也落入法网。
      由于苏晴知道母亲的品行,母女之间的感情不是太深,在处理完母亲的后事不久,便从悲愤中解脱出来。
      苏晴认为,她应该为自己而活,她和公公的关系,可能仍会维持这样的状态下去,但有时难免担心。
      “假如公公衰老得不能动弹时该怎么办呢?”一想到此,苏晴就烦恼,不过,她还是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好好地享受目前美好的日子吧!
      她不理会别人如何评价,怎样指责,因为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只要快乐就好,何必在乎别人的闲言闲语呢?
      然而,杨大明则认为,亲家母的死与自己脱不了干系。
      如果儿媳妇没有搬到自己家,她的母亲就不会被刘国柱那个变态狂残忍地杀害并分尸,良心受到了极大的谴责与不安。
      因此,他一直在理智与情感,道德与伦理之间挣扎,活在悔恨与自责之中。
      终因忧郁成疾,苏晴带他去医院检查。
      医生偷偷告诉苏晴说,你公公得了肺癌,已经是癌症晚期。
      听到这个惊天霹雳的消息后,苏晴暗自抹眼泪,一直不敢告诉公公。
      这真是一个无言的结局——
      苏晴暗下决心,一定要陪公公度过他生命的最后一天,让公公带着人世间最美好的情感,快快乐乐的离开人世……(全文完)


    备注:文章的第一章,在杏吧微信公众号“杏吧大婊姐”的群发历史消息里(时间:2018年2月20日 文章名称:为什么男人总是先欢后爱?)
    大家扫描下面二维码点击关注即可阅读

    字数统计1,0746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