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都市淫乱美丽护士

    时间:2018-09-29
    第0001章 医仙重生

      2006年,江南东海市东方医院里,一个俊俏护士推着小型超声波碎石机走进病房。

      “82号,准备做手术。”

      病床上,一个一米七多、剑眉星目的少年抬起沉重的眼皮,茫然看向四周。

      就见雪白的病房里,一个卷发美女,粉色护士服,将酷似打桩机的机器放在他的丹田处。

      丹田里立即传来一阵痛楚,好像什么裂开似得。

      “住手,老夫修炼500才到金丹,你对老夫的金丹做什么?”少年脑袋昏沉急忙道。

      “啪!”护士拍了下少年。

      “毛都没长齐还老夫,修真小说看多了吧,不就是颗肾结石,年纪轻轻的还金丹,你怎么不分神,姐姐我昨晚还差点被合体呢,如果不是服用毓婷神丹,很可能跌落到元婴。”

      简简单单一句玩笑,却让莫凡脸色大变,心中翻山到河般惊骇。

      “这不是我16岁那年,刚转到东海市上学,突发结石时调侃护士姐姐的对白?”

      因为这段话,他还得到了护士姐姐的私密照,但是?

      “我不是在炼成九转神丹时被武帝暗算,魂飞魄散,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

      “我莫凡没有死,从500多岁回到16岁的时候?”

      “不可能。”

      他明明记得受武帝君莫邪之邀,炼制九转神丹,助君莫邪突破大乘境界。

      就在九转神丹就要丹成之时,君莫邪忽然对他出手,一拳击碎他的金丹。

      他虽然号称不死医仙,仙界一代医道奇才,一身医术几乎无人可及。

      但因为醉心医道,修为只有金丹期,在君莫邪手下连启动命符的机会都没有,便身死道消。

      那种碎丹灭魂的痛,即便现在想起仍让他肝肠寸断。

      他确定无比,他已经死了。

      而且在死之前,他还打出最后一道法绝,引爆炼制九转神丹的丹炉轮回之炉,丹炉和神丹毁于一旦。

      “对了,法力?”

      莫凡两手掐着一个法印,试图调动体内法力,脸色微微一沉。

      没有任何法力波动。

      现在的他连顺手拈来低级恢复法术青木诀,都无法施展。

      “难道说轮回之炉和九转神丹的爆炸,产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三魂六魄还没有归位呢?”护士见莫凡还在发愣,无奈的拿出手机点了下,递到莫凡眼前。

      “便宜你这个臭小子,赶紧看,看完就给姐起来,少装死,别以为姐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莫凡的目光落在手机上,眼前微微一亮,手机背景正是护士姐姐的一张私密照。

      惹火的身材,较好的面孔,欲遮还露的衣服,让人血脉喷张。

      私密照的一角显示着对莫凡来说更重要的信息,今天的时间:2006/08/20。

      “看样子真的回到16岁,重新变成一个没有任何法力的凡人。”

      断定如此,莫凡不仅没有任何沮丧,反倒长长松了口气。

      尽管被人暗算,从修士变成凡人,他却获得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种机会别说他是金丹境界,那怕他突破大乘晋升仙界,也不可能得到。

      但是现在,他真的回来了,回到了哪怕是成为医仙后都想回到的时间。

      前世他无暇修炼,将医道推上无人可及的地步,虽然被修炼界赐予不死医仙的称呼,最后却落得个被小人暗害的下场。

      这一世,就一步一步把实力提升上去。

      那些暗算他的人,他会一剑一剑的全部还回来,一个也不会放过。

      不仅如此,没有修仙前,那些曾经让他抱憾终身的事情。

      14岁那年,父母做生意遭亲戚背叛,锒铛入狱,家境一度贫苦无比,不仅受他人欺辱,还落下一身病根,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16岁,他从县城转到东海市上学,学校里表姐极力维护他,却被同学羞辱,他却无力反抗。

      21岁,情敌林倾天为了迫使他和女朋友雪儿分手,害得他家破人亡,朋友跟着遭殃,雪儿也不得不跟他分手。

      ……

      这些一切的一切,他都不会让他们再发生。

      “爸爸、妈妈、小妹、表姐、胖子,还有雪儿,我回来了,这一世没有人可以侮辱你们,伤害你们。”莫凡捏着拳头暗道。

      眼中光芒炙热无比,如火炬一般熊熊燃烧。

      “靠,臭小子拿着姐的照片在胡思乱想什么?”护士姐姐见莫凡看的两眼发光,连忙夺回手机,不满道。

      这还只是她穿衣服的照片,如果看到她不穿的,这小帅哥还不兴奋的扑过来跟她合体。

      莫凡嘴角微翘,500多岁的心智轻松将兴奋之色隐去,嘴角弯出一抹久违的笑容。

      这个时候,老爸应该已经被人亲戚背叛,回到了老家永城。

      他刚被送进东海市上学,还没开学,一切都还不晚,还不晚。

      忽然,一个刺耳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诗雨,住院的是你那个刚从乡下来的表弟?”

      “张超,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从乡下来的?”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生气的道。

      “诗雨,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刚从县城转过来的,嘿嘿。”

      “我小时候也是乡下人,你要是不喜欢乡下人,就别跟过来,我自己进去。”

      “怎么会,你看我像这样的人吗?”

      一阵争论……

      第0002章 再遇伊人

      不过片刻,莫凡的病房门口,争论的男女走了进来。

      男的穿着一身名牌休闲装,手上还带着劳力士手表。

      长得高大帅气,无论站在那里,都很能吸引女孩眼球,只不过眼底总是浮现一抹张狂之色。

      女的身材高挑,面孔精致,一身雪色连衣裙,长发飘飘自然散在背后,淑女的打扮给人以亲切、舒适的感觉。

      两人跟莫凡年龄相仿,女的正是在东海市一直照顾他的表姐李诗雨,男的是表姐的男朋友张超。

      “表姐。”莫凡朝李诗雨喊道。

      李诗雨看到病床上的莫凡,疾步走了过来,眼中尽是担忧之色,关切的问道:

      “小凡,你醒了,好一些没有?”

      “只是结石,做完手术就不疼了。”莫凡看到李诗雨,笑道。

      眼底有些湿润,很快便又隐去。

      李诗雨是他重生以来见到的第一个亲人,也是对他非常照顾的一位亲人。

      他刚到东海市,李诗雨便想尽办法帮他熟悉环境,介绍朋友给他认识,照顾他生活、学习,可以说无微不至。

      尽管没有起到效果,反倒让他沦为他人笑柄,这些事情他都记在心底。

      或许这次相见对李诗雨来说,只是轮回的必然,对莫凡来说却恍如一梦。

      足足隔了500年之久的梦,醒来终于又相见。

      边上,张超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莫凡。

      个头不高,无论气质和相貌都是路人甲级别,谈不上出众,更跟帅气无关,最多算是清秀。

      身上衣服和放在床边的鞋子一看就是地摊货,恐怕全身上下加一起还不到他一条内裤的价钱。

      这样一个土里土气的普通小子竟然是李诗雨的表弟。

      这还算了,李诗雨身为校花之一,无论是相貌和身份都不是这个土包子能比的,竟然对这个土包子这么好,真是傻人有傻福。

      张超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和嫉妒。

      李诗雨见莫凡已经没有什么大碍,这才放下心,笑着介绍道:

      “对了,这是我男朋友,和我们一个学校,你们认识下,以后在学校好有个照应。”

      莫凡目光微寒,转到张超身上,看着他这位“姐夫”。

      张超家里是房地产商,家底非常殷实。

      追求表姐一半是看在表姐是校花,另一半是看在表姐的爸爸,也是他的姑父是建设局副局长,后者比前者的分量还要大一些。

      表姐大学毕业后最终嫁给张超,不过一点都不幸福,张家房地产越做越大,张超也很快原形毕露,很多次当着表姐和孩子的面带几个小三回家过夜。

      他姑父刚从建设局退休,张超便休了表姐,不仅财产被转移,连孩子的抚养权也没有给表姐。

      他和表姐最后几次见面,表姐都哭的一塌糊涂。

      不过,那时候穷困潦倒的他,也没有办法对付成为地产大亨的张超。

      “诗雨的表弟是吧,我叫张超,家里是做房地产的,以后在学校遇到什么麻烦,就提我张超的名字,多少会给我点面子。”张超大度的主动伸出手道。

      接着,又大方的道:

      “对了,生活上如果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找我,千万别客气,谁让我们是亲戚呢?”

      言外之意,就是老子有钱,没钱了可以找我,老子心情好就会给你点。

      “莫凡。”莫凡手都没抬下,淡淡的道。

      他分明记得,张超不仅没有照顾过他,还喜欢捉弄他,暗中还派人教训他,让他离表姐远点。

      既然是这样一个人面兽性的家伙,他为什么要给面子?

      张超的手尴尬的悬了片刻,随即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收回手。

      “诗雨,你这个表弟很怕生啊,这可不行,在大城市脸皮就要厚,不然怎么找女朋友。”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你没看他手上还扎着吊针。”李诗雨没好气的解释道。

      “是我没看清楚,反正咱们也算是介绍过,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很多,慢慢认识,”张超笑道,眼中露出一丝阴戾之色。

      一个乡下来的,竟然不买老子面子,有的是机会收拾他。

      “可以。”李云霄嘴角微翘,惜字如金。

      前世他没有办法对付张超,但是现在张超在他眼里不过是蝼蚁一只,他有上万种办法收拾他,哪怕是他现在没有一丝法力在身。

      张超神情微楞,嘴角弯出一抹冷笑。

      一个乡巴佬也敢这样跟他说话,等着瞧。

      “对了,诗雨,我们不是说好的要去定生日蛋糕,时间差不多到了。”张超故意看了下劳力士表,提醒道。

      “我知道了。”李诗雨应了一声,关切的问道:“小凡,你自己在这没问题吧?”

      “我没事,你去忙吧,表姐。”

      “恩,这是我给你买的手机,功能不多,打电话发短信还是可以的,卡已经帮你办好,里面存了我的手机号,有事情就打我电话。”李诗雨从包里拿出一个手机放到莫凡床头。

      “谢谢表姐。”莫凡感激的道。

      06年,手机还是个稀罕物,能带手机的非富即贵,他刚来表姐就给他买了手机,表姐对他的照顾可见一斑。

      “对了,三天后,我的生日宴会你能来吗,我很多朋友会去,都很漂亮,性格也好,我给你介绍几个认识?”

      生日宴会?

      莫凡忽然想起来了,表姐生日宴会上办的很隆重,请了许多有钱有势的同学。

      前世表姐想要给她介绍女朋友,以后也好有个照应。

      但是,就在生日宴会上,发生一些事情,导致他还未进入东海中学,就被许多人沦为笑话。

      “诗雨,表弟刚动完手术,还是好好休息的好,再有几天就要开学,有的是机会给他介绍女朋友。”张超假仁假义的道。

      这次生日宴会是他为李诗雨准备,到时候肯定很多人会给李诗雨敬酒,就李诗雨那点酒量,很容易就被灌醉。

      到时候他刚好将把李诗雨睡了,生米做成熟饭,免得夜长梦多,被其他人拿走第一次。

      有莫凡这个小子在,肯定会碍事。

      “护士姐姐,我表弟他?”李诗雨礼貌的问道。

      她替莫凡挑的几个女孩,有的不那么容易请到,所以这是个机会,不能错过,万一有一个看对眼。

      “她只是个护士,知道什么,我去问医生吧。”张超不屑的道。

      旁边一直在写病历的护士姐姐看了张超一眼,冷冷的道:

      “只是个结石手术,等下打完点滴就可以下床,观察下没什么事情,明天就可以出院。”

      第0003章 不一样的泡妞

      张超眉头一拧,冷了护士一眼。

      “多管闲事,小心小爷找几个人拉你玩制……服……诱……惑。”

      “谢谢姐姐。”李诗雨谢过护士姐姐,对莫凡命令道:“既然这样,等地方定好我打电话给你,一定要去,听到没有。”

      “我一定会去。”莫凡笑了笑道。

      既然前世他在表姐的生日会上被沦为笑柄,让表姐的生日宴会中途郁闷收场。

      这一世就还表姐一个充满惊喜、快乐和风光的生日宴会,他必须要去。

      “那我先去定蛋糕了,晚点再来看你,给你带好吃的炸鸡。”李诗雨捏了莫凡的鼻子笑道。

      “恩。”莫凡点了点头。

      “我们快走吧,那家店刚开业,人气非常旺,现在去不知道排到什么时候。”张超不耐烦的催促着。

      在这里先是遇到一个土包子,又遇到个傻护士,他受够了。

      “恩。”李诗雨应了一声,又叮嘱了莫凡几句,这才跟张超离开。

      “我们三天后见。”张超朝莫凡挥了挥手,眼中戏谑之色一闪而过。

      这个乡巴佬去了也好,刚好多点乐子,也让这个乡巴佬知道什么叫高攀不起。

      ……

      “你表姐人不错,但是他男朋友看样子不像什么好人,真是可惜了?”护士姐姐盯着病历本咬着笔头,遗憾的道。

      莫凡默然,并不是表姐不知道张超的为人,知道也没有办法。

      他的姑父李常青只是个副局长,权利有限,在副职上呆了好几年,一直想找机会上位。

      张超的父亲张天刚好是个拉拢的对象,年龄相仿,又是做地产生意,家业不大不小。

      刚好张天也急需找一个像李常青这样的靠山,两人一拍即合。

      李诗雨就成了两人联合的工具,被无情的推向张超。

      刚开始张超还表现的规规矩矩,对表姐百依百顺,但是被张超得到后,狐狸尾巴这才露了出来。

      尤其是婚后,张超不仅经常带小三回家,还用孩子逼迫表姐陪客户,这才导致表姐婚后的痛苦。

      如果有机会他一定要让表姐离开张超,不过现在的他还做不到,他必须需要实力。

      “美女姐姐,你有纸和笔吗?”莫凡想了下问道。

      “怎么,小帅哥,要给姐姐写情诗?”护士调侃道。

      莫凡看起来的没有张超那么帅,衣服也没有张超那么鲜亮,一双眸子却少有的清澈,给人以极有灵性的感觉,这点让她比较喜欢莫凡。

      “比情诗浪漫的多。”莫凡神秘的笑道。

      “哦?”护士姐姐眉头微挑,拿出一只笔和一个牛皮纸笔记本,“给你。”

      莫凡思考片刻,低头在笔记本上写了起来。

      不过片刻,他将笔记本上的两页纸撕下来,其中一张连同笔记本和笔递给护士。

      护士姐姐拿过那张纸扫了一眼,美眸微微一亮,有些出乎意料。

      “画成玫瑰花的药方,确实既浪漫又实用,不过你真的懂中医?”护士媚笑道。

      像莫凡这样大的孩子,除非是出身中医世家,否则能记20种中药名字已经不得了。

      莫凡给她的这个方子,除了画成一朵娇艳欲放的玫瑰形状,还密密麻麻写了36种中药的名字和剂量,其中一些中药她这个学过中医的人都不认得。

      “双眼充血,面色暗红、皮肤油腻,嘴唇暗紫,明显是肝火旺盛,这个方子可以治疗肝病,长期服用还可以调理身体,你可以去试试。”莫凡道。

      他法力已经全无,但是一身顶级医术还在,看出护士状况并不难,开一个调理肝脏的方子更是小菜一碟。

      其实他这个方子不仅能调理身体,长期服用,连肝癌都能治。

      而且,这个护士也只不是肝火旺盛那么简单,肝部已经有问题,这个方子治疗她的病足够。

      如果是寻常人,他肯定不会管,但是这个护士姐姐给他以很亲切的感觉,他不会见死不救。

      护士姐姐美眸眨了眨,惊异的盯着莫凡。

      她肝火旺盛她也知道,但是这个小帅哥怎么知道的,还写出这么复杂的方子?

      难道这小帅哥真的是金丹期的高手,一不小心被她碎了金丹?

      “按照这个方子喝下去,不会怀孕吧?”护士姐姐美目暗动,调笑道。

      “不会立刻怀孕,但是会让你的皮肤变得不再粗糙,气色也会红润许多的,到时候会不会美的怀孕,我就不知道了。”莫凡笑道,情场老手一般。

      如果换做上一世的他肯定会脸红,但是现在的他早已经不是那个小孩子。

      当年的小屁孩已死,活着的是一个500多岁的老怪物,分分钟就能把这个美女护士啃的一丝不挂的人。

      “真会撩,这方子真的能治病?”

      她最近确实感觉肝部不适,皮肤粗糙,眼睛胀痛,正准备找个中医调理下。

      这个小帅哥不像在说谎,但药也不是乱吃的,万一吃出来事情,比怀孕更可怕。

      “你可以找个老中医确认下,如果还不相信,你大可以当他是朵玫瑰花,是丢是留都凭你喜好。”

      这个方子并非修真界之物,而且华夏失传的一个方子,名叫九龙汤,是他重回地球偶然得到。

      当时汤剂已经残破不全,他推演修复许久才将其补齐。

      当然这只是他一厢情愿,别人信不信就不是他的事情。

      护士姐姐见莫凡满脸诚挚,妩媚一笑,大方的将药方塞进傲人胸口里面。

      “像你这样用药方泡妞的可不多,姐姐信你一回,药方姐姐我收下,说吧,想要姐姐替你做什么?”

      “我想出院。”莫凡道。

      结石已碎,他已经没有必要在医院呆着。

      与其在这里躺着,倒不如想想办法快速提升实力。

      只有变得更强,他才有机会改变这一切。

      就算空有医术,拳头不够硬,也可能会像上一世一样,被君莫邪击杀。

      况且,地球上灵气枯竭,早已经不适合修真,速度会比在修真界慢许多,他有的只是时间。

      “真拿你没办法,有事情记得给姐姐我打电话,记住了,姐姐我叫沐枫晚。”

      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她拿起莫凡手机输入自己的手机号拨了过去。

      “停车坐爱枫林晚,好名字。”莫凡笑道。

      前世他只知道有这么个前卫的护士,却不知道名字。

      这一世一开始,便开始不一样。

      很好。

      “唉,臭小子,另外一张药方你不会是拿来泡别的美女吧?”沐枫晚媚笑着问道。

      莫凡摇了摇头,转身离开病房。

      这张当然不是泡别人,他是要自己泡。

      第0004章 狗眼看人低

      地球灵气匮乏,想要快速提升修为只能依靠药物。

      尤其是修炼的第一个境界:淬体,借助药力能够事半功倍。

      只要淬炼身体成功,他的身体就能超出常人一大截,自保的能力肯定是有的。

      至于淬炼后面的境界练气、先天,金丹,元婴,化神,合道,渡劫,大乘。

      那是淬体以后的事情,现在急不得,一步一步唉。

      莫凡出了医院,很快在附近找到一家名叫延年堂的大型药店。

      虽然是下午,药店里依然有许多人在买药,看样子药材种类会比较全。

      刚到药店门口,一个身材枯瘦穿着西装的眼镜男笑脸迎了出来。

      “同学来买药?”

      莫凡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我叫杨伟,来我这里买药的同学都喜欢叫我伟哥,你想要点什么。”杨伟恭敬的笑道。

      “你这里都有什么?”莫凡问道。

      “我这里啊?”杨伟扫了一眼四周,贼兮兮凑到莫凡旁边。

      “这要看你要什么,进口伟#哥、西洋迷#情#药,保证正品,还有岛国套套,超薄超透超滑,如果这些你不满意,我还有宅男神器,质量包你满意,肯定爽的不要不要的。”

      药店附近就是一个学校,里面的学生年龄跟莫凡差不多,正是对异性好奇的时候。

      不少孩子都开始初尝禁果,这些药和成人用品都卖的非常火。

      不管是有钱的富二代还是普通学生,哪怕是没钱的穷学生,对这些成人用品也豪不吝啬。

      所以,就算莫凡穿着一般,他依然很热情。

      都是他的金主啊,这些成人用品的利润可比那些中药西药高多了。

      莫凡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么热情。

      “我要买一些中药和一套银针。”

      中药是用来炼制淬体液,至于银针是用来激发他的潜力。

      他掌握一门针术,名叫刺神针,专门激发身体潜力。

      他现在的身体刚16岁,还是个处#男,也不曾修炼,完全是白板一块,这个时候使用效果最好。

      不仅可以激发身体潜能,还能加快淬体的速度。

      刺神针加上淬体液,将身体淬炼到四层应该没有问题。

      如果使用含有灵气的玉针行针效果会更好,不过整个地球的灵气都稀薄的很,哪还有含有灵气的玉针,有的话也价格斐然,不是现在的他能买得起的。

      他身上一共就500块,银针加上10套炼制淬体液的中药至少要用去一半。

      “银针和中药?”杨伟脸色立刻耷拉下来,暗骂了句。

      “玛德,原来不是买成人用品的,白热情了。”

      不是来买成人用品的,肯定是附近的穷小子,家里大人生病卧床不起,只能靠小孩子出来自己买药熬药。

      这也就算了,买得起也行,还经常砍价,砍价也没关系,生意就是这样,不少还欠账。

      不卖给他吧,他哭的很可怜,让人看到还以为他没有同情心。

      卖给他吧,自己又肉疼,本来就不赚多少钱。

      他最讨厌出来骗同情心的少年。

      “买什么中药,方子给我看看。”杨伟冷声道。

      说话的语气跟刚才完全判若两人,简直冰火两重天。

      莫凡眼睛微眯,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却没有跟杨伟计较,将药方递了过去。

      在他眼里杨伟跟小丑没什么分别,他不死医仙还没到跟一个卑微的小丑计较的地步。

      杨伟接过药方,看也不看,指了指一旁的牌子。

      “看清楚了本店概不赊账,没问题的话就跟我来。”

      杨伟拿着药方径直向里面走去,莫凡跟在后面。

      中药和成人用品并不在一起,自成一个大厅。

      中药厅还保留着古式的风格,古式的柜台、门楼、药箱,好像走进古代药店似得。

      周围摆着各种中医医疗器械,针灸铜人、拔火罐、药罐、刮痧板等等。

      刚进去,一股浓浓的药香便扑鼻而来。

      “不是医院开的方子啊,要加100保证金。”杨伟走进柜台里面,厉声道。

      “100?”莫凡声音一寒,他总共就500块,扣除100剩下的他想第二次淬体都不够。

      “怎么,嫌贵,你这种没有医生签字的方子,去了别的药店也没有人敢给你开。”

      杨伟阴阳怪气的道,看莫凡的目光越发的鄙夷。

      “银针我要一套,中药我要十套,你算算多少钱。”莫凡道。

      杨伟微微一喜,100块是净赚的,银针加上十套草药,怎么也要赚他500块,去除药店的成本和一点费用,到他手里也有400,够晚上包个小姐。

      “那可不便宜,我算算啊。”杨伟拿出一个计算器在上面戳了片刻,抬起头露出一脸伪善的笑容。

      “一共是1200块,看你是挺孝顺的,应该是给家人买药吧,我给你成本价1000,怎么样?”

      莫凡面色微寒,他虽是重生归来,对当时物价还有所了解。

      当时东海市的平均房价也不过2000一平,他随便买些药竟然要半平方房子的钱。

      呵呵,他真是要笑了,还口口声声成本价。

      “300块,我考虑下。”莫凡冷声道。

      “300块,你怎么不去抢啊。”杨伟眼角一扬,厉声道。

      “我要是抢的话,就不会跟你说这么多废话。”

      “嘿嘿。”杨伟不屑的一笑,就凭这小身板也敢大言不惭.

      这些学生真是的,学校怎么教的,没看到门口站着的几个高大威武的保安?

      “少跟我在这扯淡,草药是便宜,银针可是贵重金属,还要能人巧匠精心制作,300块就想买走这么多东西,你当我是开慈善堂的,没钱赶紧走,去其他家吧,我们这不卖。”

      杨伟从柜台里面走出来,将药方塞给莫凡,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那你好自为之吧。”莫凡在杨伟肩膀上拍了拍,手指在杨伟肩周穴上一点。

      杨伟顿时像触电了一般,整条胳膊麻木无比,麻木过后手臂明显没有平时那么有力。

      他异样的看了莫凡一眼,活动了下手臂,不耐烦的道:

      “小子,不买药赶紧走,我们的空调可不是白凉快的。”

      说完,他转身向柜台里走去,满脸疑惑:“难道是最近招#鸡招多了?”

      莫凡没有理会杨伟,扫了周围一眼,正准备离开,目光忽然落在一个针灸铜人上。

      “恩?”

      第0005章 九死神针

      这种东西他并不陌生,是人体经络腧穴模型,学习针灸时他也用过。

      使用时在铜人体表涂蜡,体内注入水银,令学习者取穴进针。

      取穴部位准确,则针进而水银出,如取穴有误,则针不能入。

      不过,如果只是个针灸铜人,还不足以让他止步,他的目光落在针灸铜人上面的几根针上。

      一共四根,每根都落在人体的一个死穴上。

      死穴顾名思义,致命穴,刺之必死,生死搏斗中,做为杀手使用。

      死穴一共36个,分为软麻、昏眩、轻和重四穴,各种死穴皆有九个穴位。

      这四根针竟然落在四个死穴上,别说刺中四个,刺中其中一个人必死无疑。

      这样一个针灸铜人摆在这里,是何用意?

      莫凡好奇的走过去,除了针灸铜人外,旁边还放了一个托盘,里面有五根金针。

      “呵呵,原来如此,怪不得看不出来。”只是思考片刻,莫凡淡笑道。

      这四根金针并不是人胡乱插上,而是一种残缺的针术,名为九死神针。

      以九针刺人九处极死之穴,致人以死地而后生,取九死一生之意。

      其中一根针刺入的深浅有问题,这才导致他乍一看没有看出来是九死神针。

      看样子这残破不全的针术是有人特意布置,以求有缘人补全。

      “算这个人运气好。”莫凡暗道。

      华夏针术博大精深,但失传太多,九死神针便是其中一种,布置针灸铜人的人有心补全,应该不是坏人,成全他也没什么不可,对他来讲不过是顺手拈来。

      他捏住针灸铜人鸠尾穴位置的金针,轻轻捻动,抽出一厘米左右,停了下来。

      接着,他拿起托盘的金针,手起针落,金针刺入人中穴、关元穴、气海穴、太阴穴。

      他正要拿起第九根金针,彻底补全九死神针,刺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住手,你知道这针灸铜人和金针多贵吗,是你可以乱刺的吗,弄坏了你赔得起吗?”

      杨伟见莫凡还不走,竟然在摆弄鹤大师布置的针灸铜人,勃然大怒的走了过来。

      莫凡面无表情,将最后一根金针放回托盘,转身便要离开。

      既然缘分不到,他也没办法。

      “等等。”杨伟拉住莫凡,数了数铜人和托盘里的金针,确认一根没少,这才放开莫凡。

      “小兔崽子,如果不是被我看到,金针还真被你偷走了,马上滚,否则老子让警察带你走。”

      “你说什么?”莫凡眼中闪过一抹寒光,目光如寒冰利剑一般盯着杨伟。

      他不跟杨伟一般见识,但是不代表,他不能。

      就算他现在没有法力在身,只是个16岁的孩子,人体全身72处要害穴,36处死穴他清楚无比,随便一拳下去,便足够让杨伟后悔到下辈子。

      被莫凡这样一盯,杨伟只觉背脊一寒,好像有一把匕首抵在他的背脊。

      只要这个青年一个念头,他就会被穿心而死似得。

      这种感觉真实无比,让他两腿不禁发软。

      他一个大男人,吃过的盐比这小子吃过的米都多,竟然被吓到了,这让他脸上很没有面子。

      “我说你偷东西,怎么了,人不大,脾气不小,信不信我连你家长送到警察局,这么小就出来偷东西,肯定是家长唆使的。”杨伟壮着胆子道。

      一个小屁孩而已,能把他怎么样?

      “是吗?”莫凡冷声道,声音仿佛从九幽地狱传来一般。

      前一世父母被人羞辱,他因为怯懦没有去做什么,这一世,他绝不会允许一点侮辱他父母的存在。

      谁辱谁死。

      “那你去死吧!”

      没有任何法力,但是500多岁精神力却乍泄而出,如一道精神攻击刺入杨伟的大脑。

      杨伟只觉大脑乱嗡嗡一片,整个人好像堕入一片修罗地狱中,各种凄惨的死法涌现在他的眼前,恐怖无比。

      他正要崩溃之时,药店外一辆奔驰停了下来。

      在06年,能有辆私家车肯定非富即贵,能坐这样豪车的人必然是上流人物。

      奔驰车上下来一老一幼两人,老者八九十岁左右的样子,鹤发童颜,精神矍铄。

      身上穿着白色纹金的唐装,一看就给人德高望重的感觉。

      女的是个二十多岁的美女,栗色长发,一身银灰色OL装,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衣。

      修身的衣服将她该凸的地方的呼之欲出,该瘦的地方显得盈盈一握,该露的完全露了出来。
      绝美的面孔带着冷酷之色,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54,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给人以高不可攀的感觉。
      两人走进药店,看到针灸铜人旁的莫凡和杨伟,立刻走了过来。“怎么回事?”美女冷声问道。

      杨伟被莫凡这么盯一下,感觉马上就要崩溃,听到有人唤他这才回过神来。

      他长吸几口气,见是他的老板秦允儿,好像看到救星了一般。

      “老板,你可回来了,这个小屁孩是来买药的,我给了他成本价,他嫌我们药店的药贵,不买也就算了,还在这乱动鹤老布下的铜人,我说了他两句,他竟然扬言要杀了他。”

      秦允儿听着杨伟的话,蹙了下眉头,冷冷扫了莫凡一眼。

      如果只是捣乱,倒也没什么。

      这针灸铜人可是鹤老花了很大精力才确定的四针,对她和鹤老来说都有非凡的意义。

      这么珍贵的东西,竟然让一个小孩给弄乱。

      她扫了莫凡一眼,本就冷漠的目光多了几分怒意。

      “鹤老,你看怎么办,要不要报警?”秦允儿恭敬的问道。

      “不用,这些我都记在心里,乱了再摆就是了。”鹤延年和善的笑了笑。

      不以为然的扫了针灸铜人一眼,这一扫不当紧,整个仿佛入了魔一般,怔怔朝针灸铜人走了过去。

      “鹤老,怎么了?”半天,鹤延年才转过头,难以置信的问道:“你确定这几根针是这位他插上去的?”“没错,就是他,除了他没有别人动过。”杨伟拍着胸膛,百分百的确认道。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54,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秦允儿和鹤老对这个针灸铜人重视,他是知道的。据说铜人上的针术是给一个大人物治病用的,还处于研究阶段。如果出了事就算把他的小命要了也赔不起,一定要把关系撇干净,让这个小子去背锅。“鹤老,怎么了,是不是完全乱了?”秦允儿蹙眉,担忧的问道,看向莫凡的目光怒意又深几分。

      这铜人出了事,要了这个人命也不为过。

      “不,不,全对了,不仅全对,连老朽之前的错误也被这位小友给更正。”鹤老激动无比的道。


    [ 此貼被萌新瑟瑟发抖在2018-09-28 18:23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