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我女友的表姊太騷了

    时间:2018-11-07
    第一章 以身相许

      “楚男,你的任务就是回去当村支书,不要乱勾搭人家大姑娘小媳妇,勾搭小寡妇也不行,要是让我知道你祸害人家......”

      楚男悠哉悠哉在山里走着,没想到被他偷窥过洗澡的队长凤九给他打电话。

      切,上次自己在湖底练功,这娘们在一边洗澡,不就把她从胸到屁股看个遍么。

      女人啊,就是小心眼。

      “安了安了。”楚男打了个哈欠,挂断了电话,心想你管我呢,又不是我老婆。

      走到半路小树林,楚男看见一男一女,男的步步紧逼,女的步步后退,显然是这男的不想干好事。

      但抓贼抓脏,楚男觉得这时候出去还不到时机。

      ……

      “徐旺,你要干什么?”林晓雪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她身后便是一处灌木丛。

      “晓雪,我现在已经是村长了,你还不答应我么?”

      徐旺看着她发育鼓鼓的胸脯,还有那在运动裤里裹得紧紧的臀部,他的裤子早就撑了起来。

      林晓雪一脸的恐惧与苦涩。

      这徐旺本来就是个混混,打架斗殴去县城找小姐,啥事儿都干,这刚当上村长没两天,就敢一路跟踪她到田里。

      “我的好晓雪,你给我吧……”

      徐旺说着纵身往前一扑,看着眼前白嫩嫩如同城里女孩儿的林晓雪,徐旺的哈喇子都淌下来了。

      林晓雪慌乱道:“你看那边,有人!”

      “有人?”徐旺已经拿住了她的双手,呵呵笑了:“晓雪,别骗我了,你已经这么骗我好几次了,今天你跑不了了。”

      看着眼前的冰美人林晓雪,徐旺再也不想放弃机会,直接抓住她香肩,一下就把她扑倒在地。

      “啊……救……”林晓雪刚喊了一个救字,就被一只满是烟草味的大手堵住了鲜嫩嫩的红唇。

      两条大白腿已经被粗莽的汉子大腿压住,接着另外有一只大手在扯着她的粉红色的裤带。

      “不要……”林晓雪内心崩溃的低吟一声,手胡乱在脱着她裤子的大手上狠掐。

      徐旺被掐的疼痛,想扬起巴掌给她两嘴巴子,但看着她满是泪痕俊俏的脸蛋儿,手掌扬起来又没忍心落下。

      徐旺毕竟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了,手在前面不行,直接抓住她后腰腰带。

      往下用力一扯,林晓雪丰腴雪白的臀活脱脱的崩了出来,就像是两颗刚出锅的发面巨大馒头。

      徐旺整个人僵直了,看着她镂空的白色三角内,忍不住快速褪掉裤子,直挺挺的压了下去。

      “不要……”林晓雪感觉已经无力回天了,嗓子根发出沙哑的最后求饶:“徐旺哥……不要啊……不要这样……”

      “晓雪,你跟我好吧,我保证以后对你好,永远对你好。”

      徐旺急哄哄的在她脖子上拱了两下,感觉只要一挺,就能冲破最后关口。

      他的粗糙大手就要分开了林晓雪最后一丝的防线。

      林晓雪力弱游丝,感觉自己就要毁了,但自己绝不苟活,做鬼也不会放过这个坏人……

      林晓雪做着最后的希望,喉咙发出最后的一声弱弱低喊

      “天啊,谁……谁能救救我啊,救救我,小女子我愿意以身相许……”

      第二章 我来了

      “呷?就等着你这句话哪!”

      本来寂静的草丛中,倏地窜出一个黑影。

      “我来啦……”

      一声之后,对准徐旺那弓着的正要发力的大黑屁股,上去就踹了一脚。

      “哎呦……他妈谁啊?”

      徐旺被这一脚踹出多远,昏头转向的爬起来,提着裤子。

      “老子是楚男!”

      徐旺耳边不禁一炸,楚男?以前村里的混混,打架斗殴,被誉为祸害。

      后来去县里打架,也有点名堂,家里没办法,把他送到部队当兵去了,听说在部队养猪。

      这事儿整个村都知道,他家里人都抬不起头来,既然是养猪的,徐旺自然不屑他了。

      “我靠!我以为谁哪,楚男,你这是养了三年猪光荣复员了呗,滚蛋滚蛋,别打扰我跟你嫂子打野战!”

      “打野战哪有喊救命的,徐旺你少在我面前猖!”楚男撇撇嘴。

      “我靠楚男,你别以为你养几年猪你就牛逼了,我刚才是给你面子,现在你给脸不要,去你妈的……”

      徐旺长得人高马大的,一米八几身高了,楚男一米七五在他跟前显得弱小不少。

      徐旺一拳抡过去,拳头刚到楚男跟前,接着被他一个过肩摔扔了出去。

      “我糙……”徐旺这次被摔的更狠,脸都被地上的碎石头树枝划开了口子,流出了血泽。

      “行,楚男,没想到你这个养猪的还有两下子,你给我记住了!”

      徐旺说完一头朝着山下跑去。

      这时,林晓雪已经慌乱的穿好了衣服。

      看着楚男,她想起以前那个在学校的时候,总偷偷的在她后面盯着她屁股瞅的小混混。

      那时候很厌烦这货,后来知道他当兵去了,不过却在部队养猪,显然是没啥出息。

      现在看楚男,长得高了,也挺帅,不过……看着自己的眼神却色迷迷的,本来一张不错的脸,因为还是那色迷迷的样子,让人更加的讨厌。

      “楚男,多谢你了。”林晓雪客气的道了一声谢。

      “小雪,不用谢,我送你回家。”

      一路上,林晓雪也了解到,原来楚男真的在部队养了三年猪,没有参加一次训练。

      人也跟个小混混没啥两样,敞着怀,大大咧咧的,根本没有一点兵的样子,就是个小痞子。

      但不管咋说,也救了她,礼貌性的聊了几句,到了家门口,林晓雪要回家了。

      楚男嘿嘿笑着问:“晓雪,刚才你说的话算数不算数啊?”

      “啥?啥话?”林晓雪迟疑问,白嫩的大脖子一阵泛红。

      “就是……你刚才说,谁救你,你以身相许啊,正好我也没对象呢,咱俩处对象啊?”

      林晓雪一头黑线,就他这样子,比徐旺也强不到哪里去。

      “不好意思楚男,我刚才是说着玩的,过俩月就去城里念大学了,不会留在农村的,就这样吧,拜拜。”林晓雪说完就关了门。

      “小雪你别关门啊,咋说刚才我也救了你啊,我也是对你有恩对不对,你自己个说的以身相许啊……”

      林晓雪合上了房门,闭上眼,胸前一阵起伏,脑中只回荡两个字:“无赖……无赖……无赖……”

      今天怎么被两个无赖盯上了,倒霉啊。

      楚男在大道上嘀咕:小妞儿还真都是忘恩负义啊!

      “算了,还是回家看看老爹吧。”

      第三章 你个养猪的

      楚男到了家,还是那低矮的两间土房子,像是要倒了。

      刚到家门口,遇见邻居徐翠。

      徐翠见到他眼神略微的一点慌乱:“你……你怎么回来了?”

      “翠姐,我这不当了三年兵,复员回来了,你现在过得还好吗,赵武还是不是欺负你?”

      “欺负不欺负的不用你管,那是我丈夫,还有,你叫我翠婶儿。”

      徐翠年过三十,熟透了的年纪,相貌姣好,给人冷眼看上去像是二十五六岁的大姑娘。

      “你爸两年前就去你亲戚家住了,听说你在部队养猪……他就离开村子了。”

      “唉。”楚男叹了口气,在部队为了保密,所以给他安插了这个养猪的头衔,这个头衔还是凤九那娘们主张的,可恶啊。

      “没事,翠姐,我现在是村支书了,上级任命的,我作为咱们永乐村第一书记,一定会带领大家致富奔小康。”

      “啥?”徐翠半天才缓过神来,在农村,村支书可是土皇上了,权利比村长要大。

      这几天新上任的毛头小子村长徐旺露出勾搭她的意思,农村人本来老实,不想惹事,摸了她两把,她想忍耐,现在不知道该不该跟这个村支书说了。

      正犹豫着,不远处五个拎着木头棒子的小子快步走了过来。

      指着楚男骂道:“你个养猪的,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徐旺和他的几个本家兄弟。

      “砰砰……”楚男快速踹出两脚,两个小子还明白怎么回事,已经被踹了出去。

      楚男接着冲近另外三人近身,手起拳落,三个人都被放倒在地。

      接着片腿骑在徐旺身上,想了想把他的鞋脱下来,冲他的脸砰砰扇嘴巴子,边打边骂:

      “老子衣锦还乡,本来心情挺好的,你小子不说给我送礼随份子,还找我晦气,老子现在可是村支书,你是村长,你官还没我大,跟我得瑟个茄子,你个没眼力见的,揍死你个没眼力见的……”

      鞋底子只打了四五下,徐旺就受不了了,嗷嗷惨叫,脸肿起来多高,已经成了个猪头了。

      其他个徐家本家吓得爬起来拔腿就跑。

      徐翠忙去拉架:“别打了,别打了,你现在都是村支书了,村里的一把手,咋还能带头打架哪?”

      “呃,也对。”楚男站起来,把鞋底子扔了,心想:打架还是鞋底子这玩意儿实在。

      “徐旺,我告诉你,我是村支书,讲究的是素质,以后你也给我文明点,别给我整不文明的,不然我他妈打死你。”

      徐旺踉跄站起身,一天吃了两记暗亏,没想到这个养猪的货点子还挺硬。

      “楚男,你他妈还有素质,你给我等着,我去镇里告你去。”

      “呵,随便,老子又不是吓大的,既然我当这个村支书了,永乐村就不是你耍横的地方,对吧翠姐。”

      徐翠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徐旺怨毒的瞪了楚男一眼,捡了自己的鞋底子,捂着脸踉跄走远。

      “楚男,你是村支书了,得去村里报道啊!”

      “嗯,行。翠姐,以后你有啥事就跟我说,三年前咱俩就好过,你现在要是想离婚,我也要你。”

      “呀……”徐翠脸通红:“你快别瞎说了,赶紧去村里吧。”说完晃着水蛇腰的身子,害臊的钻进家门。

      第四章 买猪

      永乐村村部没人,空荡荡的。

      楚男叹了口气,心想自己好歹也是个村支书啊,就没几个手下让他管管?

      无聊之下翻箱倒柜的找乐子,打开一个抽屉的锁,发现一个笔记本,上面写着一个人的名字——曼娜。

      “呷?曼娜的本子怎么会在这?”

      曼娜是楚男以前的同班同学,长得最嫩草了,皮肤像是牛奶一样的奶白色,身上还有一股子特殊的香味儿。

      楚男在海外执行任务时候,也遇见不少女人,各国的,黑的,白的,棕色的,但从来没有一个像曼娜那样的……

      楚男好奇的打开,见是一行行秀美的小字,看了几页明白了,原来她现在当了妇女主任了。

      下面记着几个扶贫户。

      “林晓雪,父亲肺结核入院,家里困难,上级补助猪仔两头,一周内落实。”

      楚男呼出口气,心里有点同情起林晓雪来,已经考上大学了,现在暑假细皮嫩肉的一个人照顾庄稼,真不容易,那个可恶的徐旺,还欺负她。

      “唉……”

      合上笔记本,楚男有些不忍,想了想,按照笔记本上记录的手机号打了过去。

      响了几声,那边接听了,传来林晓雪柔柔的声音:“喂,你好,你是谁?”

      “哦,是林晓雪吗?”楚男捏着嗓子说。

      “哦,是我。”

      “我是新来的村支书,对于你家的事情也了解了,这样吧,你到村部来一趟,领扶贫款。”楚男说完挂了电话。

      林晓雪唉了一声,领扶贫款她脸皮薄,比较害臊,但想了想在医院的父亲,还有日夜照顾父亲的母亲,心里酸酸的,有泪在流。

      简单收拾了一下,朝村部走去。

      楚男抓耳挠腮的等了十来分钟,从窗户看到林晓雪来了。

      他嘿嘿一笑,故意藏在了门后。

      林晓雪有些忐忑,进了村部,发现没人。

      “支书,支书,你在吗?”她晃着两只小辫子,大眼睛中满是迟疑。

      “嘿嘿,小雪,我在,我在这,你终于来了。”楚男从门口闪了出来。

      “妈呀……”林晓雪吓了一跳,拔腿就跑。

      楚男已经先一步堵住门。

      “你……你要干啥?”

      林晓雪慌了,胸前两团不停起伏。

      楚男本来想跟她开个玩笑,但见林晓雪真害怕了,忙收了嬉皮笑脸的笑容。

      “小雪,你别误会,我真的是村支书,没骗你……”楚男解释了半天,林晓雪才相信。

      “晓雪,镇里要补助你家两头小猪仔,养大了也是钱,这两头猪虽然不多,但也是镇里的心意,能解决一下你家里的燃眉之急。”

      林晓雪叹了口气,想起父亲没病以前,家里挺富裕的,现在……却一蹶不振了。

      “对了,小雪今天是十号吧?”

      “嗯。”林晓雪点点头。

      “十号应该是咱们村里的集对不对?”楚男问了一句,因为三年前十号是永乐村的集,现在不知道是不是了。

      “对的。”

      “那这样,我现在是村支书,这个扶贫的事儿我来管,走,咱去集看看小猪仔去,给你家买两头,我这扶贫的工作也算完成了。”

      林晓雪还有些犹豫。

      楚男咳咳道:“林晓雪同志,请你不要多想,今天早上的事情,是本支书和你开个玩笑,本支书可不是坏人,不然怎么会从部队复员空降到咱村当支书?还是本质才貌人品都极佳,其实,比如我照顾孤寡老人,寄钱给希望小学,去山区支教,这些事都藏在心里不跟别人去说,我真是好人。”

      “你在部队当兵,怎么去山区支教?”林晓雪忍不住问了一句。

      “咳咳,咱走吧,这种好人好事我不想多说,做人嘛谦虚为本。”

      楚男险些说漏了嘴,忙催促林晓雪去赶集。

      ······

      农村的集散得早,十点多,就没有多少人了,楚男带着林晓雪走到一处小摊。

      “你这猪仔咋卖的?”

      “一千。”

      “有点贵。”楚男咧咧嘴,走到另一处问:“你这咋卖的?”

      “八百,不能再少了。”

      楚男点点头:“晓雪,你过来挑两个吧。”

      旁边的林晓雪低着头,咬着嘴唇:“楚书记,要不……先别买了。”

      “你傻啊,又不是花我的钱,是公家的钱,你不要,这钱也让镇上领导吃了,不要白不要。”楚男这么一说,林晓雪点点头。

      指着两只小猪说:“我想要两只小母猪,可以下崽,就这两只吧。”

      楚男呵呵笑了,抓起一只给林晓雪看:“你挑的这只是公猪,你看,他长了这玩意,母猪是不长那东西的,你看看……”

      楚男说着抓起一只小母猪尾巴,指着给她看。

      林晓雪满脸通红。

      围观的人都哈哈笑了,有认识林晓雪的,也有人认出楚男的,不禁有人小声嘀咕:

      “这小子不是去部队养猪了么,啥时候复员了,还勾搭到村花搞对象了,这林晓雪眼睛可够瘸的啊,咋找这个养猪的了……”

      林晓雪听见这么说,更有些脸红,不过转念又一想,这些人想必还不知道楚男现在是村书记吧,知道是村书记肯定要巴结了。

      楚男正准备买这两头小猪,忽的,看路边一个农户在卖一头老母猪,那老母猪病怏怏的。

      楚男过去问:“你这猪咋卖的?”

      “五千。”农户咳咳了一声:“实不相瞒,这猪病了,兽医院说看不好了,这猪肚子里还带着猪仔,不过给猪剖腹产也不便宜,我寻思五千块钱,谁能买就赔钱卖。”

      楚男点点头,而且剖腹产也不敢确保个个都活,这样卖的确合算。

      “行,这猪我买了。”人家本来也是赔钱卖的,楚男也不想讲价了。

      “楚书记……”林晓雪忙低声道:“这不行。”

      “小雪,以后你就叫我楚男吧,咱俩还是初中同学呢。”

      “嗯,楚书记,哦不,楚男,你看这头猪好像有病,再说了,补助的是两只猪仔加起来也就不到两千块钱,这头老母猪要五千……”

      楚男笑呵呵道:“晓雪你忘了,我在部队可是养猪的,这猪的病我能治好。”

      第五章 坏人

      “那……”林晓雪还想说什么,只见楚男在左手腕上一条挺细的小铁链捏了一捏,随后手掌一翻,竟然像变戏法似的多出了一沓钱。

      “另外三千块钱,就算我借给你的,等你下了猪仔,哦不,等你的母猪下了猪仔,一只一千块,如果有十只就一万块,你还赚好几千块钱呢……”

      楚男声音虽然低,但就像是林晓雪耳边回荡一样,听的真切。

      她还在盯着楚男那条小铁链,那小铁链有些锈迹斑斑的,像是在垃圾堆里捡来的,不知道楚男咋戴那个破玩意儿。

      给了钱,楚男撅了一根小柳树条,看了看这头猪,随后在它腰部捏了捏。

      其实楚男手上已经悄悄的捏了两根银针,在猪的背部,也便是肾上腺的地方刺入。

      这头猪晃晃悠悠的起来了,楚男晃着小柳树条喊道:“驾!”

      众人想笑,这猪又不是驴马,还能听你指挥咋的?

      不过神奇的是,这头猪像是听懂了人语,起身朝着楚男赶着的方向往前走。

      “左拐,左拐,嗯,右边,靠右边,那边有车,别给人撞上,你瞎啊,我让你往右边……”

      众人先是惊奇,随后啼笑皆非,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林晓雪也傻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后,屁颠屁颠的追了上去。

      “楚男,这猪咋这么听你说话?”

      “嗯,因为我在部队是养猪的,所以天下的猪都听我的。”

      “瞎说,你告诉我实话行吗?”女孩儿总是好奇的,喜欢打听事儿。

      “可以。”楚男看了看面庞红润的林晓雪。

      林晓雪仰着俏脸,等着听讲。

      楚男咳咳道:“那个……早上的时候是谁说要以身相许了?只要说话算话,嘿嘿,一切都好说,都好说。”

      “滚!楚男你无赖。”林晓雪气咻咻的举起粉拳,在他肩膀捶打一下。

      不过显然不像早上那么恨他了。

      一路上,两人赶着猪,有说有笑的到了林晓雪家。

      不少村里人都探头探脑的出来瞅。

      “呀,这不是村花林晓雪么,她处对象了,啥时候处的,身边你那小子谁啊?”

      “不认识……好像有点眼熟啊,两人咋赶一头猪回家哪?”

      有的小声道:“别说了,那人是楚男,就是东头老楚家的那个混混,以前在县里瞎混,让他爸送部队去了,听说在部队养猪哪,他爸没脸村里呆了,就去亲戚家了,这小子今天还把徐村长和徐家的几个亲戚打了……”

      “呀,这小子行唉,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啊……”

      把猪赶到了林晓雪家,林晓雪端了碗水,楚男咕噜噜喝光擦擦嘴:“小雪,你家的水真好喝。”

      “瞎扯,都是一样的水,有啥好喝的?”

      “对了小雪,明天你去地里干活,我也跟着去。”

      林晓雪脸蛋通红道:“你跟着去干啥啊?”如果真让楚男跟着,那自己不是她对象,也成了他对象了。

      “咳咳,是这样的,村里有规定,村干部要帮扶人民群众,村委会经过研究和决定,由我,也就是本支书帮助你家,这也是永乐乡,永乐镇里的决定。”

      “瞎扯,村部都没人,还镇里决定呢。”

      “人呢?”楚男问。

      “听说去区里学习去了吧。”

      “哦,那更好,本支书一票通过帮扶你家了。”

      林晓雪唉了一声,不知道说啥好了。

      楚男又道:“小雪,你家还没有猪圈吧,我给你拾掇拾掇。”

      农村家里都是养过猪的,林晓雪家以前也养过,忙说:“这母猪带着崽子,就在外屋地里养吧。”

      “那行,我给拾掇拾掇。”楚男说着出去抱柴禾去了。

      农村房子一般一进门是个正厅,这正厅一般就是厨房了,也叫外屋地,父母住东边卧室,孩子长大住西边的,也就是东大西小的道理。

      老母猪放在外屋地,可见金贵了。

      楚男抱进来一捆苞米杆子,放在地上,这头猪自己就拱呀拱的絮窝去了。

      “楚男,这老母猪也是在坐月子,得找柔软的草的,我家后院有稻草,我去抱。”

      林晓雪说着抱了一捆稻草,又舀了苞米面,里面参合着食用盐,放在一盆温水里放在老母猪跟前。

      “哥啦啦啦……”林晓雪唤了一声,老母猪低头发出嗤嗤嗤的声音,欢快的吃了起来。

      “嘿嘿……”林晓雪看着老母猪吃食,欢快的笑了笑。

      “对了,楚男,你垫付的三千块钱我可能要过阵子还了,我现在……没钱。”

      “嗯,不用着急的,过几天我去看看你爸,他在哪家医院?”

      “这,不用,不用。”林晓雪连忙拒绝,这都已经够麻烦楚男的了。

      “呷?我这可是带着村部的意思,看望重病的村民,也是我新支书应该做的,你可以拒绝我,但不能拒绝党的关怀。”

      “你……”林晓雪语塞了。

      楚男说完拍拍手:“行了,你好好喂猪吧,我先回去了,对了,不要拒绝党的关怀,党无处不在。”

      林晓雪咬了咬嘴唇,楚男已经屁颠屁颠的跑远了。

      看着他出门的背影,林晓雪咬着贝齿有些羞涩的轻声道:“坏人……”

      不过说完,她倒是噗嗤一下轻声笑了。

      楚男回到家,这两间破土房,都要住塌下了。

      和泥修了修,又收拾收拾家里的卫生,到小卖店买点吃的喝的,四仰八叉的倒在炕上睡了。

      虽然是三伏天,但农村的炕不烧火也是不行的,不过楚男属于那种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

      半夜,传来轰隆隆的雷声,楚男梦见了林晓雪,她正招手朝自己来。

      “处男哥……”

      “哎……小雪。”

      “处男哥,人家都喜欢你好久了,上学的时候你不理人家,总是在人家后面偷着瞅,其实你知道吗?人家心里是有你的。”

      “小雪,我心里也有你,来,让我亲亲。”楚男一把搂住小雪白嫩的脖子。

      “不要了……那个……进屋里……”

      楚男兴奋的抱起小雪来,进屋脱掉她裤子,压了上去,翻云覆雨间,听见有人敲窗户。

      小雪害羞得呀的一声捂住脸跑了。

      “小雪,小雪……”楚男也反应过来,原来是一场梦,不过下面湿哒哒的。

      正要换四角裤,听见有人敲窗户:“楚男哥,楚男哥……”

      “呀,还真是小雪。”楚男一咕噜爬起来,心想好久不训练了,唉,都退化了,明天还得练。

      不过先换了四角裤。

      打开门,小雪的小雨伞有些撑不住的样子。

      她脸上身上也迸溅了不少雨水,这一下湿了不少,胸前也体现出肉肉轮廓。

      第六章 接生

      楚男盯着瞅着,小雪焦急道:“楚男哥不好了,我家的老母猪要下崽子了,那样子吭吭吭的,还叫唤……呀,你干啥啊……”

      发现楚男盯着她的胸部猛看,小雪忙手挡住了。

      “呃,我马上去,对了,你家有酒精啥的么?”

      “有的。”林晓雪父亲重病,酒精这东西家里是不缺的。

      楚男没有伞,林晓雪就一把小花伞,大雨磅礴的,两人打着一把伞,还被风吹的飘飘悠悠的。

      楚男直接把小雪搂进怀里,小雪挣扎一下,不过赶紧楚男怀里暖和和的。

      而且楚男不抽烟,没有那种烟男味道,仔细发现,还有一股细细的香水味儿。

      林晓雪激动害羞的心像是要跳出胸腔一样了。

      好在两家离着不算远,没多久到了,楚男有点遗憾抱着的时间有点短。

      “楚男哥,我爸有干爽的衣服,我给你找一件换上吧。”

      “不用,小雪你先换衣服吧,换完了烧一锅热水。”

      林晓雪一低头,脸更红了,自己家老母猪下猪仔太着急了,夏天也热,她就没戴胸罩,这雨水一拍,两颗小樱桃体现了出来,肯定都被楚男看到了。

      忙羞红的脸跑进屋,换了衣服出来烧水。

      她见楚男正在按摩老母猪的肚子。

      “小雪,剪刀有吗?”

      “楚男哥,有,要剪刀干啥啊?”林晓雪问。

      “嗯,这老母猪是第一次生产,经验不足,还带着病,体内虚弱,所以,搞不好要剖腹产,我得试试侧切。”

      “啥叫侧切?”林晓雪不懂问。

      “侧切就是切猪13,这样猪13大了,生猪仔容易,人在生产困难的时候也侧切的。”

      林晓雪闻言无语了,脸更红了。

      “楚男哥,你懂得真多。”

      “小雪,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三人行必有我师,水开了,给我拿来。”

      小雪扑哧笑了,这家伙,还一套一套的。

      伺候把水端过去,水又勾兑了温水。

      小雪脸红的看楚男把老母猪生产的地方消毒后,在酒精的麻醉下,楚男咔嚓一剪子就落下去了。

      老母猪嗷的叫唤了一声,小雪两手合十做着祈祷,都有点不敢看了。

      当她听见嘎的一声叫唤,睁开眼的时候,已经看见一只闭着眼的小猪仔被楚男掏出来了。

      这小猪仔全身都是黏糊糊的,看着就恶心。

      不过楚男不嫌脏的快速给小猪仔清理,之后放在稻草上。

      小雪忙去把旧衣服找出来垫在稻草上,把小猪仔放在那。

      她再看向楚男,此时的他,聚精会神的继续给老母猪接生,一丝不苟,丝毫不乱。

      小雪看着楚男这幅极为认真的样子,心房怦然移动,像是一瞬间打开了少女的粉嫩花蕾,她觉得楚男在认真的时候特别帅。

      过了五六分钟,又是一声‘嘎’的叫唤,楚男又拎出了一只小猪仔,快速清理着,他手法极为熟练,剪脐带,随后用线扎住。

      就这样陆续掏出好几只以后,楚男的速度才降了下来。

      ……

      到了半夜一点钟,已经生了七只小猪了。

      林晓雪打着哈欠说:“楚男哥,已经差不多了吧,要不你去睡一会儿,我看着吧。”

      “呵呵,还差着远了,你去睡吧,你又没养过猪,你哪懂得这些啊。”

      “楚男哥,你在部队……真的只养猪吗?”林晓雪眨着大眼睛问。

      “嗯,还有别的。”

      “还有啥?开枪吗?是不是也穿军装?有照片吗?”林晓雪追问。

      “额,其实我除了养猪,还养鸡。”

      “咳咳……”林晓雪一阵泄气,这家伙,骗骗自己也行啊。

      夜深,林晓雪上下眼皮直打架,最后被楚男劝了回去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她迷迷糊糊听到一股小猪的嘎嘎的叫声。

      她忙起身去看,见一窝小猪正在吃奶。

      “嗯,这是第十二个,没了。”楚男呵呵笑了笑。

      “楚男哥,你……一夜没睡啊?”林晓雪看了看现在六点钟了。

      “没事,我回去睡一觉,你在这守着吧,下午的时候我过来给小猪打疫苗。”

      “楚男哥,你等等,我做饭,吃了饭你再走。”

      “不了,不了,你还是给老母猪做点好吃的吧,她现在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

      林晓雪点点头,眼圈有些泛红,感动说:

      “楚男哥,昨天早上,还有以前,都是我误会你了,你真是好人,我真的不知道咋谢你才好。”

      “小雪,其实有句话说的好。”

      “啥话?”小雪抬头眨动大眼睛问。

      楚男挠挠头说:“正所谓大恩不言谢,你可以考虑以身相许嫁给我,我不会拒绝……”

      “滚蛋……”林晓雪红了脸,又捶打楚男肩膀,她的粉拳根本没啥力道。

      “嗯嗯,小雪,把门插好,有坏人就给我打电话,本支书一定会保证本村子民们和妇女们的安全。”楚男说完闪了。

      “德行。”林晓雪吐了吐舌头,但想起徐旺那件事,差点就被……

      忙把门插了,随后翻出二十个笨鸡蛋,打在一只盆里,递给老母猪喝。

      老母猪边喝边咂嘴,那享受的样子,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边喝还边感激的看着林晓雪。

      楚男回到家,没有去睡觉,而是洗了把脸,坐在炕头上打坐。

      两个小时后,睁开眼之时,两眼倍儿亮,精神百倍。

      其实昨天他可以不守着母猪的,可以直接剖腹产,但不管是人,还是猪,剖腹产都不好。

      要给小猪打疫苗得去乡里,乡里有防疫站,也有兽药店。

      楚男看了看,家里还留下一辆破二八自行车,这玩意儿一骑,除了车铃铛不响,车身上下哪都响。

      楚男对付骑,一骑,车链子嘎吱嘎吱的响,跟怨妇哭丧似的。

      二八大杠,老当力壮,速度还是很快的,虎虎生风,十分钟左右,便到了乡里。

      第七章 学一学

      找到兽药店,进了屋,要小猪的疫苗,还有老母猪的一些营养药。

      一个售货员去找,而另一个在记账,那个记账的梳着大辫子,穿着一个白大褂,长得挺好看的。

      她对面,柜台上趴着一个四十来岁的胖子,白衬衫,头发往后面背着,手腕上戴着手表。

      “小芳,你们这工作也挺忙的啊。”矮胖子笑了笑,一手还习惯性的往上提了提裤腰带。

      “哎呀,高乡长,那是呗,哪有你们乡政府的官清闲啊?”那叫小芳的女孩儿显然不好逗。

      “嘿嘿……”高乡长笑道:“小芳,听说你们兽医店,还给母猪配种?”

      女孩儿瞟了一眼道:“高乡长,我们店里的种猪可厉害呢,一回能配六七头母猪,你要是能联系到,帮着联系联系。”

      高乡长咂咂嘴道:“唉,那有啥厉害的,还不是换不同的母猪有新鲜感,要是可以跟不同的人,我也可以跟六七个配。”

      “哼。”小芳轻哼一声,不再理他了。

      楚男拿好了药,给了钱,路过高乡长的时候,一根银针悄悄的刺入他腰间的一处隐藏穴位。

      高乡长还没有感觉出来,楚男心里冷笑,小子,让你当干部不好好当,大白天的往这里跑骚,这一下让你半个月不举,看病花冤枉钱去吧。

      带着疫苗,到了林晓雪家,见院子里站着不少人,楚男到了,这些乡亲都喜咯咯的上前打招呼。

      “楚男啊,我是你二伯,还认识我吗,你当兵的时候我还送过你哪……”

      “楚男,我是你三大爷,你一小我就说你小子有出息,现在当支书了,还带了技术回村,以后咱村的发展就指望你了!”

      一个妇女说:“楚男,我是你老舅母,现在有对象没有啊,老舅母给你介绍一个啊,那家姑娘长得可漂亮了……”

      这个妇女说完,他男人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后给她使了个眼色看向林晓雪。

      众人也心领神会,人家楚男这么照顾小雪,心意已经很明显了,众人都嘿嘿嘿笑了。

      在农村,村支书土皇上,赶紧的巴结。

      楚男无语了,自己也是后到永乐村的,哪有这么多的亲戚啊?

      都是街坊辈分,楚男一一点头,面子上过得去就好。

      “小雪,你勤看着小猪,这母猪没啥经验,翻身的时候容易压死小猪的,我来给打疫苗。”

      楚男过去先给母猪打疫苗,随后又给小猪打。

      小猪叽叽嘎嘎的叫唤,林晓雪不禁有些心疼。

      打完了疫苗,楚男又掏出一把小钳子,抓住小猪,捏开小嘴的嘴,嘎嘎的把小猪的牙齿用钳子掐碎了。

      小嘴更是疼的死去活来。

      “楚男,你干啥?”林晓雪急了,其他村民也都大眼瞪小眼。

      楚男道:“你们不懂,小嘴的牙齿必须掐碎,如果不掐碎,母猪哺乳就会被咬疼,甚至要出血,这样一来,尤其是没有经验的母猪,就会拒绝哺乳,甚至吃了自己的崽子。”

      村民这才恍然大悟,那妇女又道:“对对,我家母猪前几年就吃猪仔,后来气得我卖了,就是这个原因啊?”

      “应该是的,所以把小猪牙齿打掉,反正小猪也要褪牙,以后会长出新的来。”

      那妇女又垂足顿胸:“哎呀,楚男,你早复员就好了,唉,赔死我了……”

      “没事,我现在是村支书了,大家以后有啥农业方面的事情就问我,我不懂的就去请教别人,一定不让大家在这方面吃亏。”

      “好!”众人一阵鼓掌。

      林晓雪一下觉得楚男这个养猪的兵,有点高大起来。

      不一会功夫,楚男的养猪技术就传遍了整个村,大家都说楚男还是个楚兽医。

      刚给小猪打完牙,楚男正想再说说母猪母乳的知识,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大嗓门喊。

      “处男书记,你快点来啊,我家老母猪要生了!”

      众人一阵哄笑,有人说楚书记成了男妇科兽医了。

      “大婶,你别急,我这就去看看。”

      大嗓门有点不乐意了:“人家我才二十八,叫我姐,叫啥婶儿啊,都把我给叫老了。”

      楚男打量了她一眼,大嗓门名叫赵红霞,还真是,胸前鼓鼓,腰细臀肥的,长得还真不错,就是嘴有多大,不过这样的是深喉。

      楚男是这方面的老司机了。

      “小雪,你照顾母猪吧,我去红霞姐那看看。”

      旁边的村民也要跟着去,说学学知识。

      林晓雪犹豫一下说:“我,我也想去,学,学一学。”

      “你学这个干啥?以后还真想养一辈子猪啊?”楚男笑了笑。

      林晓雪咬了咬嘴唇:“咋?养猪也是靠双手赚钱,不偷不抢,没啥丢人的,我去找个本子。”

      楚男耸耸肩,看了一眼还在哺乳的母猪,手在她脑后轻轻拍拍,其实一根银针已经悄然落了下去,这母猪慢慢的睡了。
      这样就能避免压死吃奶小猪的惨剧了。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影小说] 回复数字41,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到了赵红霞家,情况不容乐观,这母猪难产,楚男冲林晓雪说:“你负责记录。”

      “记录?”林晓雪愣了愣。

      “是的,这种剖腹产必须有记录的,没有记录万一母猪死了,就会摊上责任。”

      林晓雪哦的点点头,她不知怎么的,相信楚男不会让这头母猪死掉。

      当然,楚男也是给林晓雪普及知识,这丫头现在对兽医感觉好玩,如果以后真选择这行,这道理必须要懂得。

      手术很顺利,楚男给母猪接生了九只猪仔。

      赵红霞感动的稀里哗啦的,非要楚男留下吃饭。

      已经到了中午饭时了,要是硬走,是瞧不起人了。

      赵红霞的男人也极为热情,杀鸡宰鸭,热上好酒,又找来东西邻居作陪,陪着楚男喝酒。

      村官,也要打好群众基础,这样以后的工作才好进行。

      当过兵的一般酒量都可以,一斤多白酒下肚,楚男微微有点醉意,不过对面几个男人已经被喝趴下了,赵红霞男人还行,不过又来了半斤,他也趴下了。赵红霞这时也忙活完了,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影小说] 回复数字41,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擦擦手过来说:“来,楚男支书,我赔你喝。”赵红霞先给自己满了一整杯白酒,又给楚男倒上,接着她撞了一下杯,一饮而尽。这白酒烈性的狠,一杯就二两多,过了一会儿,赵红霞不禁面色也显得酡红,说话也有点飘了。

      “小支书,你叫楚男,是不是真的处男啊,一般楚男的皮都是没开的,要不……嫂子帮你裹一裹,把皮弄开,这样你以后结婚也省事了。”

      楚男看着她的性感大嘴,一下心动了。


    [ 此貼被轻抚你菊花在2018-11-06 18:23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