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汉国异行录

    时间:2019-01-02
    汉国异行录
        第一章  穿越后当王爷
        身无分文的刘华来到了横店,报名当上了群演,心里有点小激动,想着如果有一天被剧组的领导赏识,说不定能当个配角之类,慢慢的发展起来。
        到了晚上,刘华肚子开始鸣叫了起来,看来他是饿的厉害了。话说是身无分文,其实还是有那么几十块钱的,他出门转了一圈,也不敢吃太贵的东西,凑合着吃了一顿5元的盒饭,将就了一下,便朝着宿舍走去。
        路过一个地摊的时候,刘华不禁多看了几眼,因为他发现那个摆摊的是一个瞎子,于是他走了过去,蹲了下来随意看着。
        “贵人来了,买点什么啊。”那瞎子冷不丁的说道。
        刘华一愣,伸了伸手摆了摆,说道:“您能瞧见?”
        “嘿嘿嘿,瞧不见,但是能听见。”
        “哦,你这东西都怎么卖的。”刘华问道。
        “不知您看上了哪个东西?”
        刘华随意拿起一块玉佩,问道:“这个多少钱。”
        那瞎子一笑,说道:“30文钱。”
        “啊?我哪里来的古币和你换。”刘华一面说着一面看着这块玉佩,两寸大小的圆形玉佩,周围突出了六块圆形的图案,这几个图案刘华都不认识。
        看了半天,刘华说道:“这东西还要古币来换,我是没有。”说完之后,刘华便要把玉佩放回去。
        那瞎子一伸手,说道:“贵人,您有多少便给我多少。”
        刘华一愣,在兜里一摸,掏出了两张十元,说:“这有二百元,够不够。”
        那瞎子大嘴一咧,说道:“够够够。”然后接过钱什么也没说。
        刘华拿过玉佩,就赶紧走人,生怕那瞎子摸到钱是十元的。
        等刘华走远之后,那瞎子自言自语的笑着说道:“贵人,汉国的衰败,就要全靠你了。”说完之后,那瞎子就不见了。
        再说刘华走了一会之后,觉得对不住那瞎子,准备回去把玉佩还给人家,给人家道歉,结果走回去了之后,发现那里是一棵树,根本就没有什么摆地摊的瞎子。
        刘华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便回到宿舍睡觉了。
        第二天刘华早早的就去当群演了,领了一个当仆役的角色。不仅没有台词,还不能露脸,就是远远的一个背景墙。
        戏拍到一半,突然就见演王爷的那主角,开始一阵哆嗦,紧接着就晕了过去。
        周围一帮人围了过来,发现这主角心脏病犯了,于是大家火急火燎的将这大腕送去了医院。
        到了中午,刘华吃过盒饭,开始犯困,于是他四处转悠。不过一会他就到了王爷寝宫的场景,看见一个巨大的床铺,他四下一瞅,发现一个人也没有,边偷偷睡了上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刘华发现有人在自己耳边,轻轻的叫着:“王爷,王爷,已经午时了。”
        刘华一睁眼,顿时愣住了,之间几个小侍女乖乖的跪在地上,叫着自己。他再一看自己,发现身上居然穿的是王爷的睡袍。
        ……怎么回事?那个大腕病重了,没人当王爷了,决定让我当了?
        刘华眼珠子到处瞄着,想看看摄像机在哪里?他瞅了半天,发现看不到摄像机,于是他轻轻的朝着地上跪着的一个侍女说道:“喂~你悄悄的告诉我,摄像机在哪里?”
        那侍女一脸懵逼,说道:“回禀王爷,蛇象鸡,不知膳房有这道菜吗?”
        刘华一想:难道导演用的是最新的针孔摄像头,360度无死角拍摄?作为一名演员,我必须要专业,不能NG,不能辜负导演的厚爱。
        想到这里,刘华装模作样的站了起来,双手一摆,“更衣。”
        众侍女拿着衣服,给刘华慢慢的换了起来。
        这个时候,刘华还在偷偷的找着摄像头。他眼睛四下乱看了一会,不由的被眼前的侍女所吸引了,这些侍女的宫装实在是有些暴露,领口开的那么的低,而且这些侍女居然都没有贴乳贴,给自己换衣服的时候也不避讳,任由自己乱看。
        从领口看了下去,这几名侍女的身材都不错,这么大的领口,刘华甚至都看到了眼前给自己穿腰带侍女的乳头。白白的乳房,在侍女服里面,随着侍女的动作肆意的晃动着。
        刘华的阴茎不禁翘了起来,他觉得有点尴尬,略微朝后收着腰,生怕被眼前这女群演发现了。
        眼前的侍女隔着刘华的裤子,都能看到他勃起的阳具。但是这侍女脸一红,居然假装没有看到。
        刘华看在眼里,心里乐呵,心想自己和这名女群演有戏,等会要对方电话号码,加个好友。
        衣服穿好之后,刘华这下不知道该干嘛了,他心想我也没看过剧本,这下怎么演。
        就在此时,一名女子身穿官服走了进来,说道:“臣李正雅,参见王爷。”
        “免礼。”刘华很正经的回答到。回答完之后,刘华不禁看着眼前的李正雅,好正派的一个女子,样貌不禁漂亮,而且一脸的正气,让他看了都觉得这名女子简直太正派了,比他在新闻联播里面看到的漂亮女主持人,长相还要正派。
        等等,怎么是个女的?刘华这才反应了过来。
        但是为了不露馅,他现在也不敢多说话,就这样看着李正雅。
        李正雅被刘华看着,她低着头,不敢直视刘华的脸,说道:“启禀王爷,张米元一案,疑点众多,诸多证据都是捏造而出,还请王爷三思。”
        刘华点点头,说:“嗯,好吧。”
        李正雅不禁眼睛一亮,说道:“那么张米元一族死罪可免?”
        “啊,可以啊。”
        李正雅跪了下来,说道:“不知张米元和他的家人,如何处置。”
        刘华有点大,心想:我又没看剧本,你让我说啥。于是刘华悄悄的低声说道:“提示,提示,提示。”
        李正雅听后,说道:“王爷以仁治理领地,下官替张米元叩谢王爷。”说完之后,李正雅磕了个头,然后站起来,说道:“就是不知道张米元的妻子,是否……哎,想必她会接受《提绳》吧。”
        提绳?这是个什么鬼,我让你提示我啊,你给我说什么提绳。算了,估计她看过剧本了,我这下不管了。
        李正雅出去了之后,几名侍女朝外面喊了一句:“抬轿。”说完之后,侍女把门帘掀起,看着刘华。
        刘华知道自己要出去,于是他跟着侍女走了出去,这一走出去,刘华有点傻了,周围都是极大的建筑,众多的宫殿林林立立,让刘华应接不暇。
        这这这……难道是最新的虚拟投影场景?刘华安慰自己着。
        这时候一个5米长的大轿子由二十几名轿夫抬了过来,刘华一脸懵逼,居然有这么多的轿夫。
        脑袋晕乎乎的刘华坐上了轿子,这时候,先前给刘华穿腰带的那名侍女也上了轿子。
        刘华坐在5米的大轿子里面,那名侍女就跪在刘华的面前。
        刘华纳闷的说道:“你跪在这里面干啥?”
        那侍女一听,吓得头磕在地上,动也不敢动,她心想:自己的爹爹费劲千辛万苦之力,才送自己在王爷身边,服侍王爷的,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好了,惹王爷生气了。
        刘华摸了摸下巴,说道;“你别抖了,站起来,我问问你。”
        那侍女脸仍是吓的煞白煞白,站了起来。
        “真没摄像头么?”
        “蛇象头?”侍女完全不理解。
        刘华问了个简单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回禀王爷,奴婢叫蕊出。”
        “哦,你今年多大了?”
        “19岁。”
        “啊,你这么小的年纪,就来横店了。”
        “横店?”蕊出脑子已经转不过来了,她在想,摄像机,摄像头,横店,都是些什么。
        就在这时,轿子停了下来,刘华下了轿子之后,不禁诧异了,他发现就这么一会的功夫,轿子跑了很远的距离。
        轿子停了之后,刘华一拉帘子一看,发现这里写着一个牌匾“免罪阁”,李正雅带着刘华走了进去。免罪阁里有着很多间房屋,李正雅领着刘华进入了其中一间房屋,这间房屋内就只有一个弧形的圆躺椅,躺椅旁边有两个架子。
        刘华见了,也不知道要干啥,心想有了躺椅就上去坐坐。他坐在那里之后,发现躺椅趟不下去,但是整个人很舒服的坐在躺椅上面。这时候李正雅走了过来,抱起了刘华的脚,将刘华的脚放在了两边的架子上。
        这下一放,刘华顿时觉得更舒服了,只是觉得这椅子怪怪的,上半身是半立起来的。
        就在此时,一名年约三十岁左右的贵妇,身穿旗袍走了进来,她一进来就跪下说道:“罪妇张氏,谢王爷恩典。”
        刘华点点头,说:“嗯,免礼。”
        这时候,李正雅突然跪在了刘华的双腿之间,一面褪去了刘华的裤子,一面说道:“张氏,王爷可是已经饶了你们全家,这提绳之惩罚我也不多说了,想必你也有所耳闻,自己快过来吧。”
        刘华当时就震惊了,冷在原地不动了,他心想:导演让我拍AV?还是我穿越了?
        脑子里面一片晕的之后,张氏已经跪在了刘华的双腿之间。
        只见张氏一脸悲哀,看着刘华的龟头,呆呆的说不出话,她三十出头的年龄,一副养尊处优的面孔,贵妇人的气质油然而生。此时张氏想起自己即便对待夫君,也从没有做过如此下作的事情,她甚至没正眼看过夫君的阳具,此刻她却要被迫直勾勾的看着刘华的阳具,顿时满脸通红,羞愧难当。
        李正雅见张氏半天不动弹,她低声道:“想想你们张氏一家,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想到自己的孩子,夫君,家人,张氏不再犹豫,她用小嘴轻轻的含着刘华的龟头,小舌头一下一下的滑动着。
        刘华不禁开始呻吟了起来,管不了这么多了,先爽了再说吧,就算是AV,自己起码也是男一号啊。
        随着张氏舌头的滑动,刘华的阳具逐渐大了起来,慢慢的坚挺着翘起。
        张氏一脸哀羞,看着眼前的大鸡巴,无可奈何又慢慢品尝了起来。
        刘华的龟头被张氏的小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龟头上面似乎分泌了一点粘液,带着一股腥臭,张氏顿时觉得下不去嘴了。
        李正雅低声说道:“罪妇张氏,你若是不愿意,现在就出去。”
        张氏一听,急忙又是一口将刘华的龟头吞进了嘴里。
        过了片刻,李正雅掏出一个一寸左右的圆环绳子,似乎有点弹性,套在了刘华的龟头上面,说道:“现在开始提绳。”
        张氏听后,将刘华的龟头全部含在嘴里,用自己的嘴唇,一下一下的将绳子往后面顶了过去,这一下子,刘华爽的呻吟了起来。
        刘华终于明白这个处罚为什么叫《提绳》了,原来就是让这些罪妇,用嘴巴将带弹性的绳子用嘴唇提到根部,而这个躺椅为何如此奇怪了,他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张氏跪在地上,努力品尝自己鸡巴的那副表情,一脸的委屈不甘和屈辱,又要努力的吃着自己鸡巴。
        爽!刘华看着张氏的表情,鸡巴不禁又胀大了几分。
        这一下子,可苦了张氏。那个有弹性的绳子,她努力的用嘴唇推过了二分之一,就已经是极限了,再往下推,自己又如何能够做到。
        李正雅看着张氏,冷冷的说道:“张氏,那柱香已经烧了一半了,如果烧完了之后,绳子还没有道根底,那么就按照原先的判决,你们一族恐怕……”
        张氏一听,一脸焦急,含着刘华的鸡巴却不敢松口,生怕绳子退了回来。
        为了家人、孩子,族人!张氏双手抓住了躺椅的腿,用力将自己的头将向前拉了过去。她的嘴唇,在刘华的鸡巴上,一点一点的前进着,推动着那个绳子。
        此刻李正雅走到了张氏的背后,用脚轻轻踢着张氏的屁股,嘲讽的说道:“你这张氏,还说自己是大家闺秀,名门之后,此时却拼命的吸着王爷的龟头,你个骚货。”说完之后,她又一下一下的踢着张氏。
        张氏被骂了之后,脸上的表情更加委屈了,但是她想着为了自己的家人,根本不敢松口,也不敢还口,继续一下一下的吮吸着刘华的鸡巴。
        刘华也在一下一下的呻吟着,感受着张氏娇嫩的口腔。突然张氏开始哽噎了起来,刘华的龟头已经顶进张氏的喉咙里面去了。
        而刘华也爽的两个腿开始哆嗦了起来,自己的龟头在张氏的咽喉里,来回的挤压着,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爽快。
        张氏努力的忍耐着,一下又一下的往前推动者绳子,奈何自己只要一喘气,这绳子就朝外退了一些。
        就这样,刘华不停的呻吟着,他感觉自己快受不了了,这时候,李正雅说道:“张氏,快将绳子顶道根部,坚持十下别动,香马上就要烧完了。”
        张氏一听,心里一发狠,双手使出全部的力量,嘴唇也紧紧的用力起来,将刘华的大肉棒吞了进去,她猛的一顶,嘴唇终于碰到了鸡巴的根部,这时候刘华的龟头全都塞进了她嗓子眼里面。
        “一,二,三,……”李正雅开始数了起来,张氏感觉快要窒息了,但是她不敢松口,咽喉一下一下的哽噎着,娇嫩的咽喉一下一下的刮着刘华的龟头。
        “啊~~~~”刘华一声怒吼,双腿用力的伸直起来,一阵激流而过,他用力的射着,一下,两下,三下……张氏的咽喉哽噎一下,他也射了一下。
        “七,八……”李正雅还在数着,而张氏的鼻子里面已经喷出了精液,即便如此,她仍是双手紧紧抓着椅子腿,用力的吞咽着。
        “九……”隔了一会,李正雅确定刘华射完精液之后,她才喊了“十”。
        这时候张氏一放松,她的嘴终于从刘华的鸡巴上离开了。随着一阵咳嗽,张氏咳出了一些精液。
        而刘华爽的已经昏昏沉沉,不知该怎么办了。
        等张氏喘了几口气之后,李正雅一脚踢在了张氏的屁股上,说道:“哪里有你歇息的时间。”
        张氏赶紧爬起来,继续跪在刘华的双腿间,轻轻的吸着刘华的下体,每一个有精液的地方她都吸了下去,不停的吸着,等到刘华的下面已经干净了,她又将地面上的精液一点点的吸进了嘴里。
        刘华看着这一幕,不知道说什么。
        张氏将吸进嘴里的精液攒的满满的,然后抬起头,张开嘴,看着刘华,她小舌头一下一下翻滚着,让嘴里的精液清清楚楚的呈现在刘华面前。
        眼前的这个贵妇,脸上的表情是这么的苦楚,不甘,然而她的动作又是这么的下流。
        刘华看着李正雅,说了句:“下来怎么办。”
        李正雅一愣,她说道:“照旧?”
        刘华也不知道是啥,点了点头。
        “你这骚货,王爷赏赐你的,快吃下去。”
        张氏的脸通红,她慢慢的把嘴闭上,然后将眼睛也换换的闭上,她想了很久,但就是没有吞下去的勇气。
        “你再不吞,前面那些可都是白做了啊。”李正雅说道。
        张氏听后,将头慢慢抬起只听见用力的一个吞咽。“咕唧”一声,一嘴的精液被张氏吞了下去。
        做完之后,张氏低着头跪着,等着刘华的发落。
        李正雅说道:“启禀王爷,如先前所说,饶了他们一家。”
        “好好好,人家都这么努力了,饶了他们一家。”刘华点点头,满意的说道。
        张氏听着刘华说她努力,不禁泪眼婆娑的磕头谢恩,退了出去。
        此刻贤者模式开启,刘华开始思考着这不正常的一切,他给李正雅说道:“我昨天有点头晕,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我现在问你一些事情,你把你知道的,都慢慢给我说来。”




    第二章    知晓身份
        李正雅说了很久,刘华一直在细细的消化着对方的话,到了最后,刘华被彻底震惊到了。
        原来这里是汉国,而刘华正是汉国诸多王爷中,实力最强的那个王爷。因为刘华和当今皇上是亲兄弟的缘故,刘华的领土也是最大的。汉国总人口有600多亿,而刘华领地内的人口,也有10多亿人,所以刘华在自己的领地内可以说就是一个皇帝。
        李正雅见刘华问了这么多,她不禁说道:“王爷这是怎么了,如此平常之事居然问了这么久。”
        刘华打了个哈哈,说道:“没啥,没事。咱们下一步要干嘛?”
        李正雅说道:“王爷忘了么,您还要去会见天云派的女仙子呢。”
        “天外天?女仙子?”
        “对呀……”李正雅又解释了半天,原来汉国皇室都是又一个天云派来暗中保护的,保护皇族不受其它修士的暗害。前几日一个名叫玉玲珑的女仙子,要来刘华的王府,采一株仙草。这株仙草名叫墨玉兰,整个汉国都极其罕见,茫茫天下虽有,却不知道要去哪里寻找,唯有刘华的王府里面,种植了几株而已,所以这玉玲珑便来王府讨要。
        谁知穿越之前的刘华,见了玉玲珑,一副猪哥样子,惹得玉玲珑离开了王府,奈何这墨玉兰实在罕见,玉玲珑没有办法,决定再来王府讨要。
        “走,去见见。”说完之后,刘华便和李正雅去会客厅了。
        玉玲珑似乎来到王府有一阵子了,见了刘华之后,一副没好气的说道:“见过王爷。”
        刘华一见玉玲珑,不禁漏出了一副猪哥样,这倒不是刘华故意的,而是玉玲珑乃是天云派的,天云派里面全是女修士,她们修行之后,身上自然有一种清尘脱俗的气质,让人见了不禁惊叹。其次玉玲珑本就极其貌美,身材又是十分窈窕,难怪刘华会漏出一副猪哥样。
        对于刘华的样子,玉玲珑显然已经有心里准备了,她说道:“王爷,墨玉兰对我们门派实在是重要至极,还请您割爱几株。”
        “好好好,给给给。”刘华情不自禁的说道。
        玉玲珑不禁一愣,她没想到刘华轻易的就答应了。而李正雅也愣了一下,然后她悄悄捏了一下刘华,然后说道:“墨玉兰如此珍贵,不知仙子您要多少?”
        刘华被李正雅一捏,顿时清醒过来,他急忙说道:“对对对,你需要多少。”
        玉玲珑说道:“三株便可。”
        “诶呦,王爷,咱们府上一共也就三株而已。”说完之后,李正雅又捏了一下刘华。
        刘华也不明白李正雅为何捏自己,他问李正雅道:“这该怎么办。”
        玉玲珑脸色一变,她一眼看出了李正雅似乎要刁难自己。
        之间李正雅说道:“这个么,一天只能采上一株,不能连续采,这样会坏了王府的风水。”
        刘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便顺势点点头。
        玉玲珑一听,觉得等上三天,每天一株,倒也无妨,便同意了。
        待玉玲珑去了客房之后,刘华问道:“为何要一天一株?”
        李正雅没好气的看了刘华一眼,说道:“王爷,您之气不是一直对玉玲珑仙子有觊觎之心么,此时她要在咱们这里住三天,您不就能多一点机会么?”
        刘华听了,愣了许久,问道:“我一直没问你,你这个官,主要是负责什么的?”
        李正雅一笑,平日一脸正气的样子顿时千娇百媚,说道:“我不就负责王爷的生活,生活。”
        刘华似乎有点懂了,顿时给这个女人贴了一个坏女人的标签。
        “对了,我有没有把你那个过?”刘华问道。
        “哪个?”
        “就是那个”
        李正雅似乎懂了,她说道:“哦~没有。王爷似乎一直对我这种极其正派的样子,没有感觉,所以……”
        刘华听了,也直视了李正雅很久,然后说道:“嗯,很正派,虽然漂亮,不过看着你,老觉得象对着电视,看新闻,没啥感觉。”
        李正雅听不懂刘华说什么,一脸茫然。
        王府的客房里,玉玲珑小心翼翼的研磨着一株墨玉兰,她神情极其凝重,似乎对墨玉兰看的极为珍贵。
        这时候,刘华走了进去。
        对于走进来的刘华,玉玲珑根本没有理会,她随手一挥,刘华就发现自己被阻挡在了一个无形的墙之外。
        刘华没好气的说道:“玉仙子,你即便再不乐意见我,这里总归是我的王府,我还给你墨玉兰了,你怎么能将我挡在外面。”
        玉玲珑只是说了一句:“废话真多。”便不再例会,继续研磨着墨玉兰,研磨好了之后,玉玲珑掏出一个狭窄的瓶子,将墨玉兰的汁液倒了进去。
        就在玉玲珑认真做事的时候,刘华继续看着玉玲珑,那纤细的腰肢,清尘脱俗的容貌,浑圆的臀部,他不禁欲火升了起来。
        接过玉玲珑看了刘华一眼,发现他胯部的帐篷高高翘起,不禁一挥手,直接将刘华挥出了客房。
        “你奶奶个腿的,早晚有一天我日了你。”刘华气愤的骂道。
        上了轿子,刘华说道:“回卧房,再拿瓶跌打油。”
        轿子轻轻的晃着,刘华气愤的想着玉玲珑,觉得这女修士太猛了,随手一下就把自己打飞了。不过转念一想到玉玲珑的身材和样貌,刘华不禁又心痒了起来。
        于是他看着眼前跪在轿子内的侍女蕊出,说道:“蕊出,转过去跪着。”
        蕊出也不迟疑,转了身子继续跪着。
        刘华嘿嘿一笑,也紧紧的贴着蕊出双腿分开跪了下来。
        蕊出小声惊呼了一下,顿时脸红的说不出话来。原来刘华此时勃起的阳具,隔着裤子顶在了蕊出的臀部了。
        蕊出动也不敢动,她心里既期盼又害怕,来到王府的每一个女人,都期盼这刘华的宠幸,但是她未经人事,又有些害怕这种事情,此时来的太突然了。
        刘华双手捏着蕊出的细腰,将自己的鸡巴又朝里面顶了顶,如此一来,虽然隔着裤子,他的大龟头也顶进蕊出的臀沟里面了。
        感受着屁股后面热热的,蕊出仍是一动也不动,但是她不动,轿子却仍在晃动,紧紧晃动了几下,蕊出便觉得下面有一点酸麻。
        于是她情不自禁的抬了下屁股,她这一抬,刘华顺势顶得更里面了,那薄薄的一层布料,使得蕊出能感觉出刘华鸡巴的形状。
        刘华的手顺着腰向上攀去,蕊出下意识的抓住刘华的手。
        刘华哼了一声,蕊出不敢阻挡,直接放下了手。
        两只手,从蕊出腋下饶了过去,朝着一对乳房捏了过去。手感真好,小姑娘的胸部,弹性十足,刘华一边捏着,一边用鸡巴隔着裤子顶着蕊出的屁股。
        没过过久,刘华将手撤回。
        蕊出顿时松了一口气,心想终于停下来了。
        谁知刘华双手抓住蕊出的裤子,用力一拉,便拉了下来,蕊出想要提裤子,刘华朝着蕊出的屁股一巴掌,说道“继续蹲着”。
        蕊出被打了一巴掌,雪白的屁股上出了一个红手印,她也不敢拉扯裤子了。
        刘华用自己的鸡巴,来回划弄着蕊出的洞穴口,嘴里说到:“你看你下面的水,都淋到我鸡巴上了。”
        听着刘华说如此的话,蕊出心里又羞又臊,却无可奈何。
        刘华继续用鸡巴来回磨蹭着,而蕊出也被来回摩擦的动了情欲,她心想:姐姐们不是说很痛么,我怎么觉得一点也不疼。
        就在蕊出放松的时候,刘华双手突然卡主蕊出的细腰,猛的向上一挺,顿时刘华的鸡巴进入了一个狭窄的腔道。
        “啊~~~”蕊出斯叫了出来,随着这一阵剧痛,蕊出急忙说道:“快拔出来,痛死我了,痛死了。”
        刘华捅进去了之后,也不再动,任由轿子晃动着,随着轿子的晃动,他的鸡巴也在晃动。其次蕊出下面疼痛,便不住的收缩,一下一下的卡着刘华的鸡巴。
        就这样,刘华几乎不用动,在轿子的晃动下,还有蕊出疼痛的收缩下,他只管享受。
        就这样过了一会,蕊出不再喊叫了,刘华开始将鸡巴缓缓抽出。
        蕊出轻声说道:“嗯,对,快拔出去。完了吧。”
        就在龟头即将离开洞穴的时候,刘华又一使劲,整个鸡巴的一大半又捅了进去。
        “啊啊啊~~~“蕊出双手抓着轿子里面的木框,喊叫着。
        而刘华开始继续撞击着,一下比一下的用力。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蕊出开始含着:“不行了,不行了,要死了。”
        刘华也开始加速,他一边怒吼,一边加速,到了最后一使劲,整个鸡巴都捅了进去。顿时觉得龟头似乎被一个东西卡主了,那东西一下一下的咬着自己的龟头,酥麻的感觉爽便全身。
        这时候蕊出白眼翻开,说道:“捅进肚子了,我要死了……”
        一声怒吼,刘华用手卡着蕊出的腰,下面紧紧的顶住开始射精,一下,两下,三下……蕊出也随着刘华的射精而叫着。
        过了片刻,刘华将鸡巴从蕊出的阴部拔出。“噗嗤”一声,蕊出的阴部开始朝外冒着精液,还混合着她的处女之血。
        刘华没有管蕊出的情况,他顺势躺在轿子里,觉得穿越到这里太爽了,居然能够如此享用女性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