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春色

    时间:2019-02-07
      龙阳篇之语

        《龙阳卷》武学的绝世宝典,玄妙莫测,它由何人所创,源于何处,没有人知道,仿若亘古便存于天地之间。就算是号称收藏天下武学典籍,有半部江湖之称的‘太史世家’也不清楚它的来历。武林气功大师紫气东来见到《龙阳卷》惊叹三声,道:“《龙阳卷》是武学中不可思议的存在,它是气功中不可能中的可能。”一夜白发生,从此不再言气。

        修练三十载《龙阳卷》的我对它也是不明所以。那是小时侯,自己入深山砍材,迷了路在一个古洞得到的。我也不知道自已为什么会来到那个山洞,只能解释说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吧!等长大时,自己再去那深山要找那山洞时,已经找不到了,它仿若消失于天地之间了。

        龙阳神功从未现之武林,数百年练成者只有我一人而已。

        龙阳神功妙用无穷,我得它益处甚多。但古时有一句话叫福兮祸所倚,龙阳神功给我带来幸福,但也带来了灾难。那灾难并不是武林劫难,而是天下女人的劫难

        第一章龙阳神功

        武林风起云涌,人才辈出,造就了无数传奇。而我龙啸天就是其中一个。英雄不问出身,我没有显赫的身家背景,只是一个江南一个贪穷山村野孩子。但自从我得到《龙阳卷》后,我的命运正悄悄地发生在变化。以一套‘龙阳神功’,三式‘霸王神枪’我纵横天下,出道时一招绝杀作恶多端残魔冷惊云;枪挑群凶云集的连云寨,力逼群邪退隐山林,辣手慈心,白道大侠之名如日中天,与白衣神剑论武于泰山之巅,一时传为佳话、、、、、、,无数英雄事迹,把我捧向武林中最高峰——天榜的十大高手之一。天榜是武林中最高的存在,是天下武者不可逾越的巅峰。

        传奇的龙啸天在十八年前又做出令一件令武林中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入獒江南名门,富甲天下的沈家。按道理说,武林中人视钱财如无物,以龙啸天的英雄不可能做出这种贪图荣华富贵的事情来。这件事情令江湖中人百思不得其解。

        ‘龙阳神功’确实妙不可言,数十年的修习,我每每都有所得。这不,我现在正感受到它的神奇妙用。‘龙阳神功’至阳至刚,用于床第之间更是勇猛难挡,就算是修习‘锁阴’术的爱妻沈玉也是无法抵挡的。在我一阵的冲刺之下,她的雪白娇躯,如大海浪潮中小舟摇摇晃晃,春情满脸,‘啊啊啊’声声浪叫,道:“夫君,我不行啊,我、、、我、、、来了。”随后吁了口气,紧绷绷的娇躯一软,躺在了大床上。可是我还不满足,独角龙王涨得难受,依然在沈玉的幽谷内振动着。沈玉感觉到我下面的杀气,道:“夫君,你今天怎么那么强啊,这都已经是第五次了。我实在是不行了。”说完求饶地看着我。我也想冷静下来啊,可是今天不知怎么了,就是停不下来,全身都是情欲之火。我想:“这都是龙阳神功害的我。”龙阳神功至刚至霸,以他驭御霸绝天下的‘霸王神枪’霸道天下,威不可挡。以他来洗髋筏筋,有脱胎换骨之效,比少林寺秘不可传的《易筋经》亦不逞多让。在‘龙阳神功’洗髓筏筋之下的我,全身有如铜皮铁骨,刀剑难伤。它洗髓筏筋,连我下体的独角龙王也洗到了,变得硕大无比,持久耐战。现在我也想停下来,不想为难爱妻,可是今天不知怎么,情欲中烧。自从‘黑暗之渊’回来后,一颗武心不再平静,变得急燥,而且心中被自已压制下来情欲之火,开始蔓延,剧烈燃烧。沈玉感受到我的异样,问道:“龙郎,你怎么了。”我强忍着,把龙王抽离,道:“没什么,夜深了,我们睡吧。”我的独角龙王火气没消,怒发冲冠,把被单顶起一个大帐篷。沈玉见此,道:“夫君,你别憋着,我帮你吸出来。”老实说,沈玉是个好妻子,温柔善良,没有千金大小姐蛮横,对我也很好,什么事都百依百顺的,就是有一点醋气特别重,多年来一直不让我纳个小妾,为她分担。她认为爱要完整,我的爱只能给她一个人,不能给别人。我听着心里暗喜,假惺惺地道:“不用了。”沈玉担心道:“你那样会伤身体的。”我只好听话的转过身来,把独脚龙王对准她的樱桃小口,小口一张就把的龙王艰难含在嘴里。初时口技有点生疏,但经过实战积累的经验,技术慢慢纯熟起来。我躺在床上,快乐地享受着。国为此时为我服务乃是二十年前美名传扬天下的大美女沈玉。她是沈家的千金小姐,娇生惯养,从来都只有别人服侍她,而今天她却服侍我。想此我有一种征服的快感。

        曾几何时,我还是一个一文不名的乡下穷小子,现在已贵为萧湘别院的主人,沈家未来的主人,名震下下白道大侠。人生真是妙不可言,谁也无法预料得到。龙阳神功啊龙阳神功,是你改变了我。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沈玉的努力下,我也来了,精华尽出,那些精华都流入了沈玉的口中。完事后,我把沈玉抱在我身体上,道:“玉儿,谢谢你了。”我知道若非她深爱着我,怕我难受,以她千金之躯是绝不会做那种事的。

        沈玉讨好道:“那你以后可要对我好一点哦。”我笑道:“你是我儿子的娘,我当然会你好了。不若我现在就再对你好一点。”心到意到,独解龙王从沉睡着醒来,怒顶着我的爱人。沈玉见此怕怕道:“你坏死了,我说的又不是这种爱。”虽已成婚多生,我与她的打情骂俏与当初相识时一股无异。

        我笑问道:“那是哪种爱。”沈玉道:“我现在先不回答你这个问题。你要先给给我说个明白。”我一脸迷糊,问道:“什么事要我说个明白?”沈玉听完后高兴道:“终于有问题把你这个天榜十大高手考倒了。”说不出得意。沈玉虽年过三旬,但由于保养得好,加上我龙阳神功滋润,依然保持着少女时代的身材,多了一份高贵少妇的风韵。此时拍手称快的样子依然如昔日见我打败江南一剑时为我高光的样子。也正是从那时侯我爱上了沈玉。

        我见此不由着迷,吻着爱妻,道:“玉,你真美。”她也热烈的回吻着我,良久后,叹道:“时间真快,转眼峰儿都已经十八岁了。”

        我道:“是啊,但不管是天长还是地久,我对你的爱永远都不会改变。”我向她望去时,爱妻竞睡着了。她实在是太累了。我怜惜地吻了她一下,搂着她光滑娇躯安然入睡。

        第二章金蛇剑君

        武林中高手多如牛毛,但真正被大家认可的,近百年来只有十个,那就是天榜的十大高手。他们是武林中神话一股的存在,是站在武道巅峰的最强者。每个武者来到武林,无外乎名与利,谁也不愿默默无闻。而成名有一条最佳的捷径,那便是挑战成名高手,名气越大越好。可是多年来,却没有人敢向天榜高手挑战。能被乾坤老人列为天榜的都是武学登峰造极,于武学有杰出成就的奇人。若没有把握,挑战他们,纯为自取其辱。可是今天却有人向我挑战。他便是近年来异军突起的金蛇剑君金守一。十大高手个个武功不凡,为什么金守一会挑战我呢?我想不外乎,是认为我是天榜中最弱者。在天榜十大高手我排名最后,也是最年轻的。我三十岁便已荣登,以此年纪就有成就的绝无仅有。有人质疑乾坤老人是否偏袒于我,当时那老家伙只是摇摇头,闻笑不语。而做为天榜撰写人的神笔书生道:“到是你们自知。”可是多年来,我一直沉迷于萧湘别院的温柔乡里,没拿什么成绩向武林人交代。武学一道,欲求至高者,天份苦修,缺一不可。在天榜十大中,我是最年轻的论苦修成就自然是最低的。沈玉把金蛇剑君为什么挑战我原由缓缓道来。做为沈家之女,她也有一颗精明善于分析的冷静头脑。

        我听后脸色一变,怒道:“老虎不发威,他还当我是病猫呢。金蛇之邀,我决定应战,叫天下人知道我枪王龙啸天的厉害。”说完时我全身散发着一股冲天霸气。

        沈玉颤抖的玉手紧拉着我,道:“龙郎,你别去了好不好。”我知她担心我,当下把她搂在怀里,抚慰道:“傻瓜,什么阵仗我没见过,你别担心我。”沈玉道:“可是金蛇剑君不同你以往的任何对手,他确实很厉害。”

        我好奇问道:“哦,你知道些什么?”沈玉道:“因为他要挑战你,我悄悄地叫人查了一下金守一的底细。金守一,男三十八岁,来历不名,武功神秘。据太史世家的人讲,他所修的武功极似苗疆‘五毒教’失传以久的‘金蛇剑法’。出道至今已连败江湖中成名已久的高手一百零三个。其中包括赫赫有名岭南剑派掌门怪剑凌风,天南的三才剑客孟氏兄弟,江西的武学名宿铁掌震九洲铁千斤。”五毒教源于苗疆,乃武林中最为邪恶的教派,擅于驭兽使毒,作恶多端,早在一百年前为白道武林所为巢。五毒教的武功阴邪毒辣,诡异绝伦,五毒掌,金蛇剑便是其中最为出名的两种绝技。昔日群雄不知有多少人丧生于两种武学之下。自从五毒教灰飞烟灭后,金蛇剑,五毒掌便成为武林绝响。想不到金守一竞得到金蛇剑。怪剑凌风剑法别出蹊径,怪异绝化,自成一家,一身剑术修为可进武林前五十名。三才剑客孟氏兄弟,武功精深,多年来在三才剑阵中不知葬送多少邪魔歪道。铁掌震九洲铁千斤天生神力,精通少林绝学‘大力金刚掌’,一双铁掌纵横江湖,难遇敌手。想不到这些高手都败在金守一的剑下。我行走江湖多年,对上面那些人都极为熟悉,知道他们都是成就很深的武林高手,金守一可以打败他们,一身武学可想而知,我听后不惊反喜,道:“我霸王神枪已有多年没有动过了,现在终于可以再露它的绝世锋茫。”英雄孤单,无敌寂寞,绝世高手有了一个对手是件可喜的事。

        沈玉道:“龙郎,我是你的妻子,我不求你英雄天下,只要你陪伴在我身边就可以了。”龙我点头道:“玉,啸天答应你,啸天会天天陪伴在你的身边,不会离开你。”

        沈玉道:“那你别去应金蛇剑君之邀好吗?我真的好担心你。”我劝道:“勇者无惧,做为一个武者要有他的尊严。若我此次不敢应金守一之邀,它必将成为我的一个心障,我的武学修为再难寸进,再者,你也不希望你夫君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吧。”

        沈玉娇嗔道:“我知道我说不过你啦!”我知道她已答应我去了啦,道:“好夫人,谢谢你。”亲吻了他一下。就在我要进一步时,她阻止道:“别,别在这里,等一下会给下人们看到的。”我只得停了下来,不过还是把她抱了过来,手伸入上衣内来到丰满胸脯上,不安静的动作着。沈玉娇喘着,道:“你要去可以,不过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我问道:“什么条件。”

        沈玉道:“你要把那个金守一打得屁滚尿流,让她爹妈都不认得。”我原以为她又给我出什么难题了,一听是那个事,心喜道:“遵老婆大人命,我一定把他打得面目全非。”此时我的手已由胸上滑守小腹来到她的幽谷处。

        沈玉娇脸如火,喘着道:“你别动,别动,这还是大白天,你就、、、、、、。”话未说完已给我睹住嘴。我拦身把她抱起,住内室走去,哈哈笑道:“你怕,我们就到里面去。那就没人看见了。”

        沈玉娇嗔道:“你直是大色魔。”大色魔是她骂我最多的一句话了。命运的轮盘在转着,命运把每个人推向了各自的人生道路。也许是由于被沈玉骂多了,老天见我那么愿意当色魔,最后我真的成为一个大色魔。

        十大高手终于有出手了,那可是千载难逢的矿世机缘,不仅可以目睹他们的绝世风采,说不到可以从中顿悟武道至理,提升自已的修为。我与金守一要比武的消息开始传遍武林了,天下英雄纷纷来到我的萧湘别院。其中不乏我的好朋友,他们是来关心我的。

        第三章如今江湖

        沈玉真是交际能手,看着她在场中招呼着江湖群豪,周到热情,有大家风范。在场群雄都感受到我对他们的热情。这对于以后我行走江湖,有莫大的帮助。行走江湖,不保单靠武功,人缘关系同样重要。我看着她,心里有种自豪感,猛饮了手中之酒。

        醉道人同样看着沈玉,叹道:“还是龙小子好福气,娶了个贤淑,漂亮又能干的夫人。”醉道人我之好友,生平好洒,任何洒只要他闻过,便知其源,其酒量如海,有‘千怀不醉’的美誉。

        旁边狗肉和尚打趣道:“你道人要是羡慕,就还俗也娶一个回家啊,让他天天给你烧洒来喝。”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了。狗肉和尚亦吾好友,平时行事浪荡不羁,好吃狗肉,空门奇人也,一身所学高不可测。

        醉道人讪讪道:“我是想,可是老道年过七旬一身邋遢,是没人要了,还是你和尚有机会,你腰膀肥腰,现在倒可以。”

        在旁的一个长相清秀,一脸落拓相的书生道:“若是和尚要的话,我酸儒倒可以帮和尚介绍一个,我倒认识江湖上不少尼姑啊。”平时酸儒老是受到狗肉和尚的挤兑,现下抓住机会就好好报一下往日之仇了。

        醉道人强忍着笑意道:“和尚,若酸儒兄介绍得还不满意,道士我认识很多道姑,也可以为和尚撮和一下。”

        我亦笑道:“和尚,若尼姑道姑都不满意的话,沈玉倒认识不少姑娘,改天让她给你说合说合。”

        狗肉和尚一听此言,拿在手上狗肉吃不下去了,丧着脸道:“人多就是力量大啊,你们人多一人一句我和尚都没话讲了。”要平日里话最叼的狗肉和尚认输,可不容易。我们三人都哈哈大笑。

        笑完后,酸儒道:“啸天兄,此次金守一之战你可有信心?”酸儒此话一出,狗肉和尚与醉道人都看着我。我可以感受到他们对我们关心。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金守一是江湖近几年来串升最快的剑客,其一身剑术修为连号称神剑白云飞都赞不绝口。

        我哈哈一笑道:“可能不出江湖几年,他们都把我的霸王枪忘了。”醉道人道:“好啊,我又看到当日东海之畔你怒斩群魔时意气风发的样子了。”语里对我冲满信心。

        狗肉和尚道:“你与金守一对阵时要小心他的毒。”他平日虽放荡不羁,但却是心思最细的一个。我道:“毒,这点我倒没有想到。”醉道人道:“据太史世家的人讲,金守一有可能是当年五毒教的遗孽。”

        酸儒埋首于儒家经典之中,对江湖的事较不了解,道:“既是五毒妖孽,江湖正道何不群起而攻,把他诛杀于羽翼未丰之时。”酸儒嫉恶如仇,一向主张除恶务尽。

        醉道人叹了口气,道:“现在的江湖跟以前的不一样了。自从老一辈退隐山林,新一代江湖人接掌门户后,他们都各自扩展自已的势力,表面上虽和和气气的,暗地里还不是明争暗斗。如今已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把侠义看得轻了。”

        狗肉和尚也叹了口气道:“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他们整日沉迷于势力争霸中,一点都不知道未来的危险。”我道:“他们不管,就让我来管好了,若是查出金守一真的是五毒遗孽的话,我绝不饶他。”

        儒道释三奇,敬佩地看着我。狗肉和尚道:“五毒教的毒可是厉害的很,昔日若非唐门出手,对付五毒教不知还要牺牲多少白道英雄。”道儒二人也关切看着我,我可以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关怀。这就是朋友。我们共同举怀,喝了一怀。

        突然在下面传来沈玉的惊呼,我担心看去。只见沈玉惊怒看着一位剑眉目,英俊挺拨的中年人。中年人生得一幅好相貌,可惜一双眼睛色色的,毫无光彩,双目浮仲,被酒色掏空的身子显得有些弱不惊风。他正是江湖有名的好色浪子南宫阳。南宫阳好色如命,平常调戏良家妇女,坏事干得不少。江湖中人对此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其胡为,因为南宫阳身后有强大的南宫家族。

        我急步来到南宫阳那一桌,把沈玉护在身后,道:“南宫兄远来,小弟有件远迎,勿见怪。”对这种金玉其餐败絮其中的人,若非为了沈玉的沈家我才懒得与他招呼。

        南宫阳抱拳道:“我听说龙兄要决战金蛇剑君,特来祝龙兄旗开得胜的。“话是对我说,可是他的一双色眼却盯我我身后的沈玉看,好像要把她生吃活剥似的。老实说沈玉确实迷人。沈玉年轻时就是艳名满天下的美人,虽有生养,身材毫无走样,保养得极好,三十多岁年龄犹如二十来岁来,一股高贵少妇的气质对南宫阳有致命的诱惑力。

        我心中暗怒,表面上却道:“哦南宫兄远来祝贺,龙某感激不尽,请坐下喝酒。”说完带着龙阳神功右手轻拍他的肩膀,南宫阳在我神功之下,他只得乖乖做了下去。虽还想看美少妇一下,可是却无可奈何。他恼怒看着我道:“你、、、、、、”

        我道:“南宫兄远来,龙啸天已是招呼不周,怎好再让南宫兄站着说话呢?”此言一出在南宫阳身后传来一娇笑。我闻笑前望,在南宫阳下首正坐着一位眉如远山,眼若秋水的美丽少妇。少妇端庄贤淑,风姿绰约,有着与沈玉比肩的艳丽。看到美少妇发笑,南宫阳恼怒地看着他。少妇迎向他的眼,打了个寒颤,不敢说话。

        南宫阳瞪完少妇后,道:“龙兄今天来的客人那么多,你去招呼其它江湖朋友吧,有尊夫人招待我就行。”他在我面明竞敢如此,我心中已经大怒,道:“请南宫兄自重。”

        可是登徒子好像听不出我话里的意思,依然道:“龙兄真是好福气,尊夫人真是美丽。有尊夫人招呼我就够了,龙兄要忙就去忙吧,不用招呼我了。”

        我怒道:“南宫兄,这里是萧湘别院,不是南宫世家。”愣头青终于听懂了一点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道:“敬人者人亦敬之。辱人者人亦辱之。”正因为我与南宫阳的恩怨,使日后的江湖格局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江湖争霸已开始上演。

        第四章剑枪之决

        对于南宫阳,江湖中人看到他身后强大的南宫世家都要给他几分面子,对于他的胡作非为一股都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从无一人敢当面指明责他。如今这个龙啸天竞敢如此说他,简直是是对他的耻辱,是对南宫世家的耻辱。十大高手有什么了不起的,等我当上家主之后,我就灭了你。他眼中杀机一散,看着我道:“龙啸天你的话我记住了,我倒要看看今后谁才是辱人者。”说完哼了一声,领着南宫家的人走了。人说虎父无犬子,以南宫旺的绝世之姿,怎会有那种儿子。众人不由为飞天神龙叹了一口气。讨厌的人走后,众人开怀畅饮。

        两天后,五月十八,正是我与金守一决战之日。金守一长发垂于脸颊两边,令人看不清的他真面目,身材削瘦,全身散发一股阴冷的强者气息。我面对他不由深深地吸了口气,心想;“如此气息他定是强者无疑。”他一双如电有眼睛盯着我,道:“你就是龙啸天。”一脸不相信。我成名于二十年前,今年也刚好三十八岁。可是以我如今长相来看,白面无须,英俊飘逸,晶莹的肌肤于朝阳下闪闪生辉,仿如威猛的天神。他同样也是三十八岁,可是如今快成了一个老头子。如此巨差令他怎能相信。

        我微微一笑道:“我正是龙啸天。”他依然不相信道:“不,这不可能,十年前你打败我大哥时你也是这样子,十年之后你还是那样子,一点都没有衰老。”

        我奇道:“你是?”他道:“我大哥就是十年前败于你枪下的江南一剑金守成。是你夺去他的一切,让他饮恨而亡的。我今天来正是为我大哥报仇的。”是我提起了他内心的仇恨的,如今他对于我不衰老没再深研。

        当时的我意气风发,乖挑连云寨完胜之气,南下江南挑战有江南第一名剑之称的金守成。与他一战,我胜了,再向世人证明了我霸王神枪的可怕。金守成败了,失去了江南第一名剑的称号。他羞愧难当,自刎于我之身前。

        往事沥沥在目,我道:“对于令兄之死,我很难过。”虽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对于金守成的死我真的很内疚。金守一毫不领情道:“你不用假惺惺了,今天我要打败你,用你的鲜血来祭大哥的亡魂,洗刷我们金家的耻辱。”金家江南的剑道名家,以一套‘飞云幻剑’威镇江湖。

        我知道我与他的一战不可避免,当下道:“那你就放马过来吧,让我看一下金家继‘飞云幻剑’后又有了什么绝学。但在战前,我有一点要说。“话落我拍了两下手掌,四个家丁抬着霸王神枪来到我面前。九十多斤的霸王枪在手上轻如鸿毛。我拿着霸王枪道:“我要说的是我兵器。霸王神枪长八尺三寸,重九九斤,枪身由玄铁打铸,尖由西域金刚经八大名师打造而成,锐不可挡,你要注意了。”我本一番好意的劝告在金守一听来却是我在炫耀我的兵器一样,认为我在耍派头。他毫不领情道:“少罗嗦,让我见识一下天榜十大高手的实力吧。”话落左手一柄金光闪闪吐着红信的蛇形怪剑朝我攻了过来。蛇形剑直直刺向我我胸前膻中穴,又快又急。膻中穴人之要穴,中者不死即残。我微微一笑,右手移动,霸王枪已挡在我胸前,正要碰到他攻来的金蛇剑时,枪前的金蛇剑突又消失了踪影。突然,在背后,我感到强烈杀机,此时我看到金守一的眼里的笑意。可是他高兴还是太早了点,天榜的高手岂是易与之人,我修习霸王神枪多年,枪我合一,六识展开,我清晰无误地判断出金蛇剑攻来方位。意到枪到,准确无误碰在金蛇剑。不,不对,金守一眼里笑意越来越浓,果不其然金蛇剑在被枪荡开后,又产生了变化刺向我左腰。那一处正是我空门所在,也是霸王枪所不能及的地方。剑快速无比,已临身体。此时金守一笑到最浓之时。场外所有人都屏息地看着,沈玉的一颗心提在喉咙上,紧张得喘不过气来。每一次我与人比武时就是她最紧张之时。她对我之情,很浓很浓。就在最关健时刻,我右手的枪突然交到左手,枪向后一摆,准确无误地咂在金守一的金蛇剑。在我的‘龙阳神功’之下,他连人带剑足足后退了三大步。我看着他想:“他真是高手,竞可安然无恙接得下我七层的龙阳神功。”金守一退后,金蛇剑摆开架势,气势陡增,冷然道:“想不到你的左手也练成了霸王神枪,不过这也并非什么了不起的绝技。”话落人已攻了过来,手中的金蛇剑沿着一种若蛇向前爬行蠕动的怪异轨迹攻了过来,那蠕动的蛇形剑,加上那吞吐不定的红信,有若一条欲把我吞筮的毒蛇。我想:“这也许就是五毒教的‘金蛇剑法’吧!的确诡异。”一柄剑在他手上活灵活现,极尽诡变之能。而我亦不逞多让,一柄九十八斤的霸王枪,在我手上有若一支绣发针一样,随心所欲的变化,任他金蛇剑如何诡异,都被我悉数破去,为什么我不攻呢,因为我还想多看一下名闻武林数百年‘金蛇剑’的玄妙。我平素爱武。场外的人都痴迷于我与金守一决战中,感:“高手就是高手,此番没有白来。”但有一些没有眼光的人认为人徒有虚名竞被金蛇剑君打得无还手之力。哈哈,这就是眼力的差别!在战场中,我六识展开,金守一金蛇剑所攻来的方位,被我准确无误的掌握,霸王枪随我之意,总能破金蛇剑任何变化,危机已除,我就专心沉迷于金蛇剑精妙的招式中。我的对手见此,他眼里又闪过一丝笑意。‘金蛇剑法’不愧为江湖一流的剑法,招式绵绵不绝,变化层出不穷,越看我越着迷于其中。在我专神之际,金守一又施展了一招,那一招跟他上场攻我第一招变化一样。我的破法也一样,可是就在我把把霸王神枪由右手交到左手时,刺向我左肩的‘金蛇剑’突然从剑尖红信中飞出一只金光闪闪锥形小针。此时我的枪刚到左手,来不及挡开小圆锥。小圆锥的速度快如闪电,直直射向我的肩膀,可是就在要到我身本三尺范围处,我身体突然发出一道金黄色气墙。小圆锥在碰到我黄色气墙后就被震毁了,简直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金守一看此,脸色惊变,道:“不,这绝不可能,金蛇锥专破一切内家护体罡气。你怎么可以抵挡。”我想了一下,这一切都是金守一安排的。他知道我喜欢武功,所以就以金蛇剑招式变化来引诱我专注于武功中,应变之心不能集中,而且事先故意以那招剑法来攻我,让我知悉那剑法的种种变化,误导我他的最后一剑也是跟第一剑的变化一样,其实那剑法最后一式的变化是金蛇剑中的‘金蛇锥’,‘金蛇锥’才是最后的杀招……想此我怒道:“你直卑鄙。”由武功而而观其人,他是不正之人。他最后竞使施出五毒教独门暗器蕴含五毒的‘金蛇锥’。

        金守一不在乎道:“兵不厌诈,为了败你我可以不择手段。”

        我愤怒至极,哈哈一笑,长发飞扬,道:“好,今天就让我见识一下我霸王神枪的厉害。”此时我已有杀他之心。若不杀他,将来江湖中不知有多少人会死于他剑下。这次我先出手。霸王神枪终于再现其锐不可挡万的丈光茫。在‘龙阳神功’驾驭之下,霸王神枪在我手上霸道天下,有千军万马之威势。我也不容金守一有反抗的机会,三招之后,一枪贯穿他的身体。此战我再向世人展现我霸王神枪的威力。剑败无数高手的金蛇剑君竞抵不住我霸王神枪的三招。天榜十大高手果真名不虚传。

        当天,萧湘另院宴开数宴,请与会的江湖群豪。众人开怀畅饮,向我道贺打败金守一。我亦高兴,来者不继。今天不知怎么了,住日豪饮的我,竞几怀不到就烂醉如泥。

        第五章郎情妾意

        我醉了,下人把我抬回房间。沈玉坐在床头,拿着一条热毛巾为我擦拭着,叹道:“不能喝,就别喝那么多吗?”听到此言,我顿时睁开眼,笑道:“谁说我醉了,你老公可是海量之人,千怀不醉。”

        沈玉惊奇道:“那你?”我道:“跟他们喝不知要喝到什么时侯。”说完一双色眼在沈玉身上扫视着,肌肤雪白娇嫩,丰乳肥臀,气质妩媚高贵,她比以前更漂亮了,见此我色心大起,垂涎道:“夫人,那南宫阳真是挺有眼光,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说完挨进她道:“为了让我保存体力应战金守一,我们已经三天没有在一起了。”自从我修习‘龙阳神功‘后,我的性欲日益精进,每夜无女不欢。我知道沈玉爱我,为了不让她伤心,多年来我从不在外沾花惹草,把心中情欲以我的强大意志力压制住。

        沈玉羞红着脸道:“你

        、、、、、、。”她腼腆如当初。我道:“如此良辰美景,正是我们办事之时。”说完我就把她抱在怀里,嘴吸吻在爱妻,一双手在她美丽身体上寻访一切美丽。我与她相处多年,对她身上的敏感处了如执掌,她如何挡得我我的挑逗。一会儿之后,就双手抱紧着我,热烈地回应着。她的衣衫在我的努力之下,离体而去。如今我们袒成相见,她的一切都是我的啊。高贵的少妇在我征讨之下,成了最淫荡的女人,尽情欢叫着,双手紧抓着我,在我的背后抓起道道血红的指痕。打败金守一,我心情兴奋,独脚龙王斗志昂扬,沈玉已泄了四次,我却还不满足。正要提枪再战时,沈玉连忙摇手道:“夫君,妾身不行了。”我吸了一口气,想要使它冷静下半,可是不管我如何努力,它却总不安静。沈玉见此过意不去,道:“我叫霜儿陪你吧。”霜儿是她的侍女,有如花似玉的绝色容貌。

        我为难道:“这?不,我不想你难过。”沈玉道:“天,我爱你,见到你那样我更难受,日子久了我也看开了,只要你以后心里有我,你有多少女人我不计较了。”不知怎么,以前醋意很重的沈玉,今天却突然开明起来。日后我才知道,她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因为她很爱我,另一方面是龙阳神功慢慢改变了她。

        我一听,也就不假惺惺了,喜道;玉,谢谢你。“痛吻了一下我的好夫人。沈玉点着头,依偎在我怀里,道:“有了霜儿,你以后可要多怜惜人家。”我道:“玉,霜儿虽我们家的丫头,但其终身之事我想还是由她自已做主好了。”那小丫头长得娇艳如花,登门求亲的名门侠少不知有多少,只是她眼高于顶,一个也没睢上眼。

        沈玉一听道:“你怕她不喜欢你啊?”我诚实地点了点头。沈玉道:“放心好了,此事我有跟她提过,她的心早就向着你了。也不知你有什么好,那平日里眼高于顶的小丫头竞暗恋于你。”我一听喜道:“真的?”沈玉道:“嗯,霜儿虽是我买进府里的丫头,但多年来我从来没有把当丫头看待,你可要对人家好点。”老实说,我也早看上了那丫头。之所以迟迟没有动手,一来是怕沈玉不高兴,二来是怕她不喜欢我这个大他十多岁中年人。我得到她自会好好爱护她,当下道:“放心,我会好好疼惜她的。”

        沈玉站起身来,道:“我去把霜儿叫进来,消消你的火。”沈玉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妻子。知道我的火气已涨至最高点。

        一会儿之后,从门外走进一个羞红着脸,长发披于肩后,五官标致,美丽温婉,身材高挑玲珑的少女。我看见她兴奋的从床上跑了下来,高兴道:“霜儿,你来了。”她看一见我,赤身裸体的样子,指着我道:“老爷你、、、、、、。”我道:“老爷是太高兴了,你也别样大惊小怪了,你以前为我洗澡时又不是没看我过身体。只是我还没看过你的身体而儿。”我的目的是打消她的紧张心情。

        霜儿一听,噗地一笑,道:“夫人说得不错。”我好奇问道:“夫人说了什么?”霜儿道:“夫人说‘你见了我肯定连衣服都不穿就跑下床来。’”我道:“知我者真是夫人也。”

        原本紧绷着神经放松了好多。我赤身裸体来到他身前,看着她问道:“霜儿,你真的愿意服侍我?”霜儿低下头,道:“霜儿可以服侍你,是霜儿的福份。”

        我一听高兴道:“好,太好了!我终于得到你。”说完兴奋地抱着高挑的美丽少女。霜儿听后道:“爷你?”我道:“其实爷早就喜欢你了,又怕你不喜欢我,所以就没敢告诉你。”霜儿高兴道:“原来爷也有害怕的事啊。”我一听道:“小丫头还敢打趣你家爷啊。”说完一双魔手伸进少女衣服内,品尝着少女的美好。霜儿享受吁了一口气道:“其实霜儿也早就爱上爷了。”

        我一听不相信问道:“真的?”霜儿点头问道:“嗯,早在爷在街上为我打跑那个欺辱我的恶少时,人家就开始喜欢上你了。”我道:“哦,原来你早就喜欢上我了,那为什么不讲啊?”霜儿道:“夫人待霜儿恩重如山,霜儿知夫人爱爷很深,霜儿怎能夺夫人所爱?”

        我道:“但你终究还是落入我的怀中,这也许就是我们有缘吧。”霜儿嗯了一声点头,此刻对她来说是最美好的,她终于跟她喜爱的老爷在一起了。

        我道:“霜儿,春宵一刻值千金,我要占有你了。”一双手透过嫩滑的平原,来到幽谷,透过丛林进入桃花圣地。霜儿嗯了一声呻吟道:“爷,来吧,占有霜儿吧。”我一听哪还客气,把美少女抱在怀里走到床边,边吻着她边替她解开身上所有衣物。霜儿美丽的身体终于为我展现。霜儿身体雪白胜雪,双乳高挺于胸前,两点嫣红娇艳夺目,小腹平坦,臀部浑圆紧绷,双腿纤长白细。一切是那么的美。我俯下身去,吻了一下这个为我献出宝贞洁的少女,道:“霜儿,你太美了。”霜儿道:“爷,我怕!“我道:“你怕什么?”霜儿惊怯道:“爷,你那个太大,我所我会受不了。”此刻我独脚龙王涨至最大,对初经人事的少女显得有些惊心动魄了。

        我莞尔一笑道:“小傻瓜,你们女人那儿可是最神奇的东西了。男人越大,等一下就会越开心了。”霜儿疑道:“真的吗?”我点头道:“嗯。”话落我已展开行动,一双巧嘴吻在美少女身上的每一寸地方,无所不到,最后来到桃源之地。一双灵舌无处不到挑逗着美少女。把少女体内情欲之火完引发出来。在少女玉液流出之时我占有了这个让我喜欢已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