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哪些年玩过的良家系列1

    时间:2019-02-10
    初次发帖,水平有限,大家见谅。本来想以时间顺序来写写从大学开始到现在的女人,但是时间跨度太长,不太好写,另外按时间顺序来写,也很容易对号入座,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改为单独写每个人,时间顺序比较乱,尽可能最快最简要的交代清楚人物关系,床戏描写尽可能详细一点,我没写过类似的文章,可能不太好看,但是贵在真实,文中人物均为化名。如果有时间,我会努力把其他的都写出来

          (一)
    当我听到辛雨离婚的消息时,愣了一愣,感觉这是意料之中,却也是意料之外。认识辛雨是因为她的老公,当是我正在跟一个政府部门的项目,那时候公司还不大,很多资质都不具备,只能通过其他渠道挂靠一些有资质的公司,还好我家老爷子在本地也算有三分薄面,找找关系疏通疏通还是可以拿下不少项目,只是应酬却少不了。我跟辛雨的老公就是在一次宴请某市领导的酒桌上认识的。那天酒过三巡,包间有人敲门进来,左手提着酒瓶右手端着酒杯,微笑道“我就说x市长在这里吧,小微(大堂经理)还说不是,这不,我过来一看,真是你呀。我过来敬一下”。领导微微一笑,指着我说“来,小刚,我给你介绍一下,石书记的儿子,小石,你们都是年轻人,又都是企业家应该多亲近亲近。”我笑着站起来,“刚哥,小弟先敬你三杯”。从此以后便熟悉了,本来我们是个西部小城市,地方也不大,一来二去,自然就有了交集。小刚全名叫戢小刚,是我们这边一个专做监控和弱电公司的老总,戢小刚大眼高鼻,一看之下不像是个生意人,倒向个当兵的,因为大我两岁,我便叫他一声哥,他老婆辛雨自然就成了嫂子。第一次见到嫂子是认识的第一年过年,刚哥的公司刚好拿下一个大项目,请社会上各路朋友一起吃个团圆饭,说实话,辛雨长得不算漂亮,身材平平,第一次见的时候并没什么感觉,也跟路人一样,当时我也很惊讶,戢总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算有几个小钱的,老婆居然这么朴素。后来证明,世界上哪有不偷腥的猫,一来二去一熟络,我才发现,刚哥的女人多着呢,大部分都是陪酒小妹或者是舞小姐,往往今天晚上ktv带一个,明天晚上打麻将又带一个,一年下来,扳着手指一算,我连人家零头都赶不上。不过反正我也对那些陪酒小姐舞小姐没什么兴趣,我最喜欢的是良家妇女,可能不容易上手,但是这样不是更有成就感吗。
          后来由于偶尔有业务接触,加上刚哥比较喜欢喝酒,经常没事就call大家晚上喝一台,几年下来就特别熟了。偶尔也会让嫂子做饭去他家里吃一顿,,酒桌上嫂子经常会说,你看他这个当哥哥,忙得经常都不回家了,不知道哪有那么多忙的事情。大家都是江湖儿女,什么风浪没见过只能笑笑,说“是呀,男人嘛忙事业,有时候家都没时间回,你们看xx领导,跟大禹治水一样三过家门而不入,听说三四个月都没回家了,男人,忙啊!”,然后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想,是呀,你老公忙着每天晚上在其他女人床上耕地呢,你那块地只能荒着咯。
          熟悉了以后,偶尔朋友叫一起吃饭,刚哥来不了就安排嫂子来代表,喝过酒,嫂子有时就会问我们几个,你们说实话,你哥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我们都胡乱敷衍“哪能呢,哪能呢。你想多了”。就这样,拖了两年,终于还是离了。

    (二)
          其实辛雨离婚我不意外,我意外的是离得这么快。辛雨是个思想很传统的女人,不然刚哥在外面乱搞了这么多年,她一直都不吭声吐气,换做我老婆,估计早就闹翻了。辛雨为家庭这些年付出了不少,但最后还是散了,仔细想想,感觉很唏嘘,不过世界就是这样残酷的,我也早过了那青春热血清纯的年纪,世界可为谁停止过转动呢?看看表,下午还有个会,得捋捋思路,最近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了,公司业务到了不进则退的关键阶段,必须给员工一些压力了。
          正准备开会,电话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本来不想接,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
      一个女声  “小石吗?”
    “是的,你是?”
    “我是辛雨啊”
    “哟,嫂子,你看我这人,怎么连你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你换号码啦?”
    “是啊,你别叫我嫂子了,都过去了”
    “是是是,雨姐,不好意思,有什么事吗?”
    “没关系,你下午有事吗?我搬家呢,大件搬家公司都搬过去了,还有几大包东西,我搬不了你能不能开车帮我送送”
    “哦,没问题,你在哪里”
    “我在华x小区”
    “好的,你等我一会”
    挂完电话,我取消了下午的会议,驱车前往。
    在小区门口,我看到半年多没见的辛雨,当时一愣,原来的马尾长发剪成齐肩长,发尾卷了起来,脸上画着淡妆,穿了一件淡绿色的长裙,衬托出了她少妇丰腴的身材,却又掩盖住了她34岁的年龄。
    “哟,姐,半年不见,变漂亮了啊,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你嘴巴还是那么甜,我要不是实在找不到人了,我也不给你打电话呢。你说原来天天在家里做饭带孩子,离了婚才发现原来自己连个帮忙的朋友都没有,哎。”
    “姐,你别想那么多了,都过去了,我们先搬东西吧”
    装好东西,一路上闲扯了几句,把东西全送到辛雨新家。送完我挥挥手,表示还有事先走了。辛雨忙着收拾她的新家,也没留我,走时道了一句“等几天姐这里收拾好了,请你过来吃饭”。“好勒,到时候电话联系吧,提前一点说啊。我怕我到时候不在本地”。“知道了,大忙人。”
    从楼上下来,我心里一直痒痒。原来对辛雨一直没什么想法,一来是朋友妻,二来这么多年了,平实看见她只能打60分,确实不上了我的菜谱。没想到离婚半年,一打扮,能打个80分了,再加上这么熟,更是刺激,感觉心中开始了一股瘙痒~~~~错了,是骚痒~~~哈哈哈哈。

    (三)
    辛雨收拾好新房后,真的打电话给我,请我去吃了饭,可惜不是请的我一个人,还有其他几个,有男有女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本来我也是个挺好玩的人,加上人又大方,很快就和她的那些朋友打成一片。这样经常吃饭聚会都会有我的一份,几个月下来,两个人关系拉近了很多。
    国庆节的时候,老婆带着孩子回娘家了,我因为有个项目脱不开身,只好留在公司坐镇指挥。三天后,终于尘埃落定,回家洗完澡,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突然觉得应该找人庆祝一下,于是拨通了一个朋友的电话“小宋,在哪玩呢?”。小宋是个做小生意的小伙子,很年轻,平时我们哥几个挺关照他,他也经常和我们一起玩。
    “石哥啊,我在帮雨姐搬快递呢,她买了个大书柜,真沉。”
    在辛雨那?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哟,你在下苦力啊,哈哈哈,记得叫姐晚上请你吃饭犒劳你啊”
    “那是必须的呀,你晚上有安排吗?雨姐说要是你没事也过来一起吃啊”
    “行啊,老婆和孩子回娘家了,我正无聊呢,那我等会带两瓶好酒过来,一会见”
    挂断电话家里赶紧翻了一通,白酒一瓶红酒两瓶,出发!半路路过超市,买樱桃味蜜桃味啤酒若干,都是高度的,嘿嘿。
    到了辛雨家,小宋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翻着电视频道。我俩一起把酒搬进屋里,辛雨从出发出来,说怎么买这么多,我说你平时没事也可以自己喝两杯啊,再说了,小宋的酒量你不知道啊,能喝,晚上我们三人好好喝喝。辛雨没再说什么,叫大家准备吃饭。
    晚上大家聊了很多话,一瓶白酒和十几瓶啤酒就这样喝完了,辛雨喝得大醉被我俩扶进了房间,我让小宋去倒杯水进来,趁这个功夫打开了辛雨的包,把她家的钥匙入兜里。小宋倒水进来,我说,我俩也走吧,她就是醉了,也没吐。小宋答应着我俩就一前一后离开了。在楼下,我叫了个公司的下属过来,开着车送小宋和我回家。我回到家里到了杯水,喝了两口,看着下属把车停好,离开。迫不及待的坐电梯下了楼。
    “华x小区”我对出租车说。
    到了华x小区,上楼时,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十分厉害。到了门口,拿出钥匙,插入,一拧,咔的一声,门开了!
    我关好门,激动的来到卧室,“雨姐,雨姐“我叫了两声,没反应。我又轻轻的拍了拍脸,还是没反应。
    辛雨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的裙子,我看她没反应,上手将裙子的两个肩带左右往下一拉,裙子上身就褪到了腰上,黑色的胸罩包着不算大也不算小的胸部。既然没反应,嘿嘿,我就不客气了。当下手伸到背后,一捏,把胸罩脱了下来,然后一只手抓住一只奶子把玩起来。玩一会,见她依然没什么反应,我把她的腰托住,把裙子从身上脱了下来,居然内裤也是黑色的。脱完内裤,我发现辛雨的阴唇都不大,轻轻分开,里面就是红色的小豆豆,我用手指按住,开始搓揉起来。揉了一会,辛雨开始呻吟,下面也开始流水了。我一边更快的揉着她的阴蒂,另一只手伸出两根手指插入她的阴道中开始抠挖。随着抠挖力度的加大,她下面的水居然越来越多,把我的手也打湿了。嘿嘿,看来小洞很饥渴嘛,估计是很久没有男人来开垦了。抠了一会,我用一只手把她的两条腿盘起来,疯狂的加快速度揉捏她的阴蒂,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让她呜呜呜的叫了起来,浑身都蹦紧了。大概几十秒过后,人就放松了,我估计着她应该已经被弄出来了次高潮。你爽了,老子还没爽了。带好套子,直捣黄龙,真爽,估计是最近两三年都没怎么用过,她的洞很紧,但又不像年轻女孩那种生涩。没什么性经验的年轻女孩一插进去,是很紧,但是,她阴道里很放松不会主动来夹住你。辛雨不一样,一插进去感觉很顺滑,接着就感觉周围的肉主动过来把鸡吧包住,感觉饥渴的阴道在本能的主动的欢迎突然闯入的异物,这大概就是所谓少妇的吸入感吧,真爽。我扶助辛雨的腰,开始抽插,大概插了几十下,小声的呻吟又从她嘴里传了出来,这就像是最好的鼓舞一样,我开始越插越快,越插越用力。“嗯~~~嗯~~~~~啊~~~~啊啊啊~~~~~~”她发出含糊不清的叫床声。我都差点以为她已经醒了,停了一下,发现她只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并没有动作迎合我。我把她翻过身去,肚子上垫上两个枕头,这样她的屁股就翘起来了,然后用我最喜欢的后入式再一次插入。背后插入时,我感觉龟头进入到一个正面没有到过的地方,好像又一个小槽刚好卡住我的龟头,我先慢慢的抽动了一会,发觉这个位置能很好的刺激到我,果断开始快速的抽插。辛雨嘴里又蹦出含糊不清的叫床声“啊~~~嗯~~啊  啊啊~~嗯~~”插了没几分钟,快感越来越强烈,我更猛烈的撞击着辛雨的阴道,在她更猛烈的叫床声中,把子弹全部都射了出去。
              完事以后,我把战场打扫干净,给她盖上薄被,悄悄的离开了。我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没想第二天中午接到一个电话...........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