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极品表妹的初夜给了我

    时间:2019-02-12
    第一章 偷情
      “东少,你怎么这么久才来看我啊?”
      “嘿嘿,还不是家里那母老虎管得严么,那小兔崽子呢?”
      “放心吧,黄昊那家伙今天值夜班不会来的……”
      “呵呵,太好了,来来来,小宝贝,给我亲一下,这些天可是憋死我了……”
      “嗯……东少,不是说好亲一下么,干嘛脱我衣服啊……”
      “哎呀,别乱摸……呀……别……别停啊……”
      ……
      听着房间内的那一声声不堪入耳的声音,黄昊心头腾地升起了一股怒火。
      今天是情人节,原本轮到他值夜班,谁知道到了医院之后,儿科的王医生体谅自己要过情人节,主动提出和自己换班。黄昊兴冲冲买了鲜花礼物来到女朋友张婷婷的家,本想给女朋友一个惊喜,谁知道却遇到了这事。
      “砰——”
      房门被黄昊一脚踹开,入眼的是两具交叠在一起的白花花的身体。
      “贱人,你对得起我?”黄昊暴喝一声,愤怒地将手上的鲜花往两人身上砸去。
      “哗——”
      一整束鲜花如同在半空散开,如同是下起了一场蓝色花雨。
      “黄昊,你……”
      张婷婷显然因为黄昊的突然出现而呆住了,竟然一时之间忘了躲避,任凭蓝色妖姬落在她雪白的身子上。
      这原本应该是极美的画面,此刻在黄昊的眼中却是那样的恶心。
      “卧槽,你不是说他值夜班去了么?”压在张婷婷身上的那个男人一咕噜爬了起来,怒视着黄昊:“小子,你给我滚出去!”
      “滚你吗比!”黄昊如同是一头愤怒的公牛,飞身一脚朝着刘东踹去。
      然而,刘东却是冷笑一声:“妈的,敢跟东少我动手,找死!”
      说着,刘东身子一闪,就躲过了黄昊的飞脚。而后抡起一拳,直接向黄昊的面门打去。
      黄昊没想到刘东动作这么敏捷,急忙一顿脚,身子一扭,险而又险地让过刘东的拳头。不过这么一来,他的身子也是不稳,趔趔趄趄地向着一旁倒去。
      “妈的,一个实习医生也敢跟老子动手,操!”刘东见到自己没打到黄昊,顿感没面子,发狠之下顺手抄起床头柜上的一个花瓶,猛地朝着黄昊的脑袋抡去。
      “咣啷当——”
      花瓶结结实实地砸在躲闪不及的黄昊脑袋上,碎成了许多块。
      黄昊顿时感到天旋地转,鲜血顺着他的鼻梁流了下来。他的双脚一软就跌坐在了地上。
      “呸——”刘东一只脚将黄昊踢倒在地,接着一口唾沫吐在黄昊的身上,居高临下地望着黄昊:“小子,毛都没长齐就想跟我斗?找死不是?”
      至始至终,床上的张婷婷看着刘东痛殴黄昊,没有说一句话,就如同是一个陌生人。
      黄昊的一颗心彻底凉了,他咽下口中的鲜血,双眼血红地瞪着刘东:“有种你打死我,不然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操,真以为我不敢是么?”刘东眼中满是凶光:“你他妈的真当自己是根葱了?我爸是H城公安副局长,老子就算打死你也不用负责人,还怕你的威胁?”
      说着,刘东再次抬起脚,对着黄昊又是一阵狂轰滥炸,很快,黄昊就奄奄一息,连开口的力气都没了。
      “东少!”
      身后,张婷婷突然开口叫道。
      刘东转过头,一脸玩味地望着张婷婷:“小骚蹄子,舍不得了?”
      “不是。”张婷婷目光在黄昊凄惨的脸上停留了片刻,冷漠地开口说道:“这种没钱没势的男人,我怎么会在乎?我的心中,东少这样有权有势的人才是我的最爱。我只是担心,他要是将我们的事情传出去,我倒是无所谓,可是东少你岂不是要名誉扫地么?”
      刘东的脸色也是阴沉下来:“你说的没错,我爸刚好在晋升局长的关键时刻,要是这件事情闹大了,我爸肯定会遇到一些麻烦。”
      顿了顿,他低头望着地上已经无法动弹的黄昊,眼中厉芒一闪:“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这小子闹起来的!”
      说话间,刘东拿起放在床头的手包,取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
      第二章 传承
      半个小时之后,几个警察进入了房间。为首的警察四十来岁,身体发福,刚进门就快步走向刘东。
      “东少,有什么吩咐?”为首的警察对着刘东点头哈腰地说道,说话间,此人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被五花大绑地扔在地上的黄昊。
      “李强,来的挺快啊。”刘东笑呵呵地拍了拍此人的肩膀,老气横秋地说:“替东少收拾一个人。”
      “东少说话,上刀山下火海我李强万死不辞!”李强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
      刘东满意地望着李强,随后指了指黄昊,冷声说道:“这个人来这里偷东西被我当场抓住,你将他带走,具体怎么做,不需要我教你吧?”
      “得嘞,东少放心,小事情而已!”李强会心一笑:“兄弟们会招呼好的。”
      “恩,你们所里有个副所长快退休了吧,回头我会跟我爸提一提你的。”刘东望着李强,淡淡地说道。
      “东少放心吧。”李强兴奋地招呼着:“兄弟们,把他带走!”
      ……
      夜已深,派出所的审讯室内,黄昊半蹲在墙角,他的双手被反拷在墙上的一根钢管之上,蹲蹲不得,站站不起。这样的姿势,已经持续了足足两个小时。此时此刻,黄昊的脸色惨白,双腿不断发抖,显然已经到了极限,他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整个人如同是刚从水里捞上来一般。
      “小子,你就痛快一点交代你的作案过程,也省的继续受罪了。”李强大马金刀地坐在一条老板椅上,面色冷酷地开解道。
      “呸,刘东的走狗,警察中的败类!”黄昊苍白的脸上满是决然:“有种就弄死我!”
      “好啊,嘴巴挺硬啊。”李强冷笑连连:“我倒要看看你能挺多久!”
      说着,李强端起热气腾腾的茶杯,极为享受地抿了一口,而后双目微颌,睡起觉来。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李强似乎早已忘记了有黄昊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一声声的呼噜声连绵不绝,一看就知道睡得正舒服。
      黄昊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因为太累了,他的身体渐渐失去了知觉,意识也逐渐开始模糊起来。嘴角之处,有着一道血迹,那是黄昊为了保持清醒而一次次地咬破舌头造成的。这些血迹在黄昊的嘴角汇成一条血线,随后浸湿了他的胸口。
      黄昊的胸前,挂着一块杂质斑斑的椭圆形玉牌。这是黄昊在一个古玩地摊淘的,用店主的话说,这玉牌是从某个大人物的古墓里挖出来的。当然,店主的话自然不可信,但是黄昊对这玉牌却有着一股莫名的亲切,所以这些日子一直贴身带着。
      此刻,这块玉牌之上也是沾染了黄昊的鲜血。突然,低垂着脑袋的黄昊双目一凝,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只见他的鲜血正不断渗入玉牌之上。随着鲜血的渗入,玉牌之上竟然缓缓地浮现出了一个图案——一只眼睛!
      片刻之后,玉牌似乎饱和了,不再吸入黄昊的鲜血。而玉牌上的那一只眼睛,突然如同是活了一般,竟然对着黄昊眨了眨眼!
      黄昊心中巨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玉牌竟然钻入了他的胸口之内,只剩下一根原本吊着玉牌的红绳孤零零地挂在他的胸前。
      “靠,见鬼了!”一阵恐惧从黄昊的心头升起,不过下一刻,黄昊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中突然多出了无数信息。
      “医仙真解,这是什么东西,无上仙瞳又是什么……”
      “脑子好乱,头好痛!”
      巨大的信息量,让黄昊一下子晕了过去。
      ……
      第三章 美女房东没穿衣服
      “来人啊!”审讯室内,李强惊慌地大叫起来,顿时,另外几个警察都冲了进来。
      “完了,这下玩大了。”李强指着黄昊,脸上满是焦急:“这人快要不行了!”
      “不是吧!”几个警察也是急了,审讯室内出了人命,可不是一件小事啊,一个弄不好,他们这些人都要遭殃。他们一个个都朝着黄昊望去,只见此刻的黄昊此刻面如白纸,呼吸断断续续,好像随时都会停止一般。
      “妈的,晦气啊!”李强吩咐道:“不能让他死在这里,你们几个将他先放下来,小吴,去查查这人的身份,要是可以,让他们天亮之前就来接走!”
      几人手忙脚乱地将黄昊放下,掐人中的掐人中,喂水的喂水,总算让黄昊的情况稳定下来了,不过看起来,要是不及时治疗,黄昊依然会很危险。
      这个时候,姓吴的警察也急匆匆地回来了:“队长,查到了,这小子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在这里根本没有亲人。除了他单位里的同事以外,我只找到了他房东的联系方式。”
      “立刻联系他的房东,让他来领人!”李强想了想,开口说道。
      “可是东少可是说了……”那姓吴的警察刚要开口,就被李强一把打断:“将人弄成这样也算完成东少的任务了。这人要是在这里出事,我们几个都要吃官司!”
      “快去联系那个房东,让他天亮前来领人!还有,不要出现任何的手续,记住,这人从来没来过这里!”李强一脸严峻地说道。
      半小时后,一亮粉红色的mini来到了派出所门口。
      ……
      黄昊幽幽醒来,入目的是一片熟悉的墙壁。
      “咦,这不是我的房间么?”黄昊疑惑万分地从床上坐起来:“我不是在派出所么,难不成是在做梦?”
      “不对!”黄昊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摸自己胸口:“不是做梦!”
      只见自己的胸口只有一根光秃秃的红绳,那椭圆形的玉牌不见了!闭上眼睛,脑海中一股股信息不断浮现。
      “医仙真解……无上仙瞳……”
      “不是做梦,我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黄昊挠了挠脑袋:“我怎么回来的,被吊了那么久,为什么我现在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甚至连一点疲劳都感觉不到。”
      “而且,我身上的伤也不见了。”黄昊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发现脑袋上被刘东用花瓶砸开的伤口也不见了,浑身上下被痛殴后的酸痛也荡然无存。
      回想起昨天在派出所中那一块玉牌的异样,黄昊的心头猛然一震:“难不成,这一切改变都是因为那一块的玉牌?看来,我是捡到宝了!”
      再次闭上眼睛,黄昊干脆沉下心来感受脑海中多出来的信息。令人吃惊的是,这些信息似乎本来就属于黄昊一般,只是一个念头过去,无数的信息就烙印在了黄昊的脑海深处,再也忘不掉。
      “医仙传承,这块玉牌中原来蕴含着某一个叫做‘医仙“的绝世人物的传承。还有那无上仙瞳,更加了不得……”良久,黄昊终于睁开眼睛,双目之中精光爆闪。
      “你醒了?”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响起,随后,一道倩影闪了进来。
      “苏大美女,你怎么来了,这可还没到交房租的时候……”黄昊说着却突然愣住了。
      只见眼前的这个大美女竟然不着寸缕地站在黄昊面前,前凸后翘,身材姣好,白花花的一片。
      “苏大美女,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你这样我受不了。”黄昊说着,两行鼻血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第四章 要与美女房东同居?
      “你才没穿衣服,你全家都没穿衣服!”苏琪火爆脾气顿时上来了:“你说你,到底犯了什么事情,要我大半夜的去派出所去领你!”
      黄昊的脸色一变,双目之中隐隐闪过一股浓郁的煞气:“这次谢谢你了。”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随着黄昊的注意力转移,他眼中的苏琪竟然是穿着衣服的。
      看到黄昊的表情有些狰狞,苏琪微微有些诧异。在他印象之中,黄昊可是一个阳光男孩,为人极为和善。
      “他们虐待你了?”苏琪压低了声音:“昨天看到你的时候,你很狼狈……”
      “这些账,我迟早会一一算清楚的!”黄昊清冷地自语着。
      “喂,黄昊,你现在的样子好可怕啊。”苏琪望着黄昊的眼神满是担心,是什么让这个阳光大男孩有这样大的改变呢?
      “呵呵,不提了。”黄昊脸上的阴云突然消失,转而一副古怪的表情:“我说苏大美女,你能我先穿起衣服行么,那难不成你想看我换衣服?”
      提到衣服,苏琪这才发现黄昊此刻可是赤膊着上身的,当下脸色微红,嘴巴上却是不甘示弱:“切,没有半点肌肉,谁稀罕看。再说昨天晚上帮你脱衣服的时候哪里没看过。”说着,苏琪已经如同是一只受惊的小猫逃出了黄昊的房间。
      听到苏琪的话,黄昊急忙掀开被子,不由长出了一口气:“还好没脱裤子。”
      穿上衣服,黄昊走出房间,看见苏琪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她今天穿着一件鹅黄色的大衣,配合那张清纯可爱的脸庞,颇有一种清丽脱俗之感。不得不说,苏琪是不可多得的美女,黄昊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
      然而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随着黄昊集中精神,苏琪身上的衣服竟然渐渐变作透明,白花花的身体再次呈现在黄昊的眼中。
      “这……这是怎么回事……”黄昊惊呆了,随后他的脑中突然升起一股明悟。
      这是无上仙瞳的作用!
      “大流氓,眼神这么色!”苏琪被黄昊看得心慌不已,轻啐一声:“眼睛老实点,别乱看!”
      黄昊大囧,急忙分散注意力,终于让苏琪的衣服”又出现了。
      “黄昊,其实就算没有昨天的事情,今天我也要来找你的。”苏琪语气有些无奈,又有些愧疚:“你能不能搬出去啊。”
      “搬出去?”黄昊瞪大了眼睛:“为什么,当初不是签了一年合同么?这才不到半年怎么要我搬出去啊?”
      “因为……因为我要住进来。”苏琪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家里出了一些事情,我把市中心的别墅卖了,没地方住了。”
      顿了顿,苏琪可怜巴巴地望着黄昊:“黄昊,对不起啊,我也是没办法,大不了以前的房租我也给你全额退款好不好?而且,你不是有个女朋友张婷婷么,你去她那里住也行啊。”
      听到苏琪谈到张婷婷,黄昊的目光之中顿时闪过一股冷意,语气也有些发冷起来:“我与张婷婷没有任何关系!”
      “啊?分了?”苏琪眨了眨那双黑宝石般的眼睛,愧疚地说道:“对不起啊,我不知道。”
      “没事。”黄昊摇了摇头,语气有些落寞:“既然你要搬进来,那我现在就收拾东西搬出去,至于以前的房租就算了。”
      说着,黄昊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黄昊……”苏琪轻轻地叫了一声,似乎有些忐忑。
      黄昊转过头,望着苏琪略带犹豫的面庞。
      “要不……你也别搬走了。”苏琪红着脸,小声地说道:“这房子有两个房间,我一个人也住不过来……”
      “而且,我也遇到了一些麻烦,家里有个男人也安全点……”苏琪说着,小脸红扑扑地像个熟透的苹果,煞是可爱。
      “什么意思?”黄昊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女人变脸可真快,刚刚还要自己搬出去,转眼间又变卦了。
      “和我同居吧,黄昊!”苏琪鼓足了勇气说道。
      第五章 诱人犯罪
      “苏大美女,你没发烧吧?”黄昊转身走到苏琪的面前,忍不住摸了摸苏琪的额头,好一会儿才说道:“没发烧啊!”
      “你才发烧了!”苏琪第一次被亲人以外的男人做了这么亲昵的动作,顿时红了脸,气鼓鼓地叫道:“你爱住不住!”
      “住啊,和美女同居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黄昊露出一个邪邪的笑容:“只要你放心的话……”
      “哼,有什么不放心的!”苏琪扬了扬小拳头,故作霸气地说道:“本姑娘可是跆拳道黑带,你要是敢打我的注意,哼哼……”
      说着,苏琪似乎是为了警告黄昊一般,“嘿”地一声做了个跆拳道的踢腿动作。
      然而她却忽略了一点,今天她穿的是一双高跟鞋。这么一抬腿,另一只脚顿时失去了重心,整个人“呀”的一声就往后面倒去。
      黄昊见状,急忙一探手,一把抓住苏琪抬起的那只玉腿,用力拉住。另一只手快速地环过苏琪的柳腰,也顾不得触手的位置,用力一托。
      “啊,黄昊,你这个流氓,摸哪里呢!”苏琪尖叫起来。
      黄昊一愣,讪讪地干笑着,心中却是暗暗嘀咕:“恩,又软又弹,手感不错……”
      “喂,大流氓,还摸!”苏琪身子有些发软,声音有些发喘。
      “呃……对不起!”黄昊这才发觉自己的不妥,连忙松手。
      “哎呀——”这一松手,苏琪顿时失去了平衡,惊叫一声倒在地上,裙角有些被掀起。
      “我的天……”黄昊眼前一亮,鼻血狂喷。
      苏琪快要哭了.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25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虽然不知道黄昊究竟看到了什么,但是从他鼻尖的鼻血看来,苏琪便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喂,你这大色狼还要看到什么时候!”苏琪娇怒地大叫一声:“还不扶我起来,我脚扭了……”
      “哦,好。”黄昊也是反应过来,急忙伸出手来,将苏琪拉了起来。
      这无上仙瞳的透视功能当真是引人犯罪啊,要不是黄昊还有几分定力,指不定会做些什么令人脸红的事情。
      被黄昊扶起后,苏琪便是一把甩开了黄昊的手,然后一跳一跳地来到沙发旁,一声不吭地往上一坐,低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喂,苏大美女,怎么了?”黄昊轻轻走到苏琪跟前,略带愧疚地问道。
      苏琪依旧低着头一动不动,只是肩头轻微地抖动着。
      黄昊犹豫了一下,轻轻地蹲了下来,正好可以看到苏琪低垂的面庞。只见此刻的苏琪两眼红红的,眼角之下还有一行清泪正在滴落。
      “怎么哭了?”黄昊一愣,心中微微有些心疼。苏琪这种清纯可爱的美女极为能够激起别人的保护欲,见到她哭了,黄昊心中也不是滋味。
      从身边的茶几上抽了两张纸巾,慢慢地举在苏琪面前:“擦擦吧,你这一哭可不漂亮了。”
      “要你管!”苏琪一把夺过纸巾,泪眼朦胧地娇声骂道:“大流氓,大色狼,就知道欺负我一个女孩子!”
      说着,苏琪使劲地擦了擦眼泪,甚至还极为不雅地擤了一下鼻涕。
      黄昊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眼前的这个少女。不知道为什么,与苏琪待在一起,黄昊发现自己的心态极为平和、轻松。
      好一会儿,苏琪才清理好了。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25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少女狠狠地瞪了黄昊一眼,露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大色狼,你等着瞧!”说道这里,苏琪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嘴角一勾,一脸玩味地望着黄昊:“大色狼,帮我一个忙!”
      “什么?”黄昊心中“咯噔”一下,心中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不过出于自己刚刚的失礼之处,黄昊也只能够硬着头皮说道:“说吧,要我做什么?”
      苏琪从沙发上一站而起,脸上哪里还有刚刚的楚楚可怜之样,只剩下小恶魔一般的邪恶笑容:“和我去一趟学校,替我把东西搬过来!”


    [ 此貼被半俗不雅在2019-02-11 18:23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