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校花被我干得欲仙欲死

    时间:2019-03-15
    在我娘刚怀上我两个月的时候我爹就死了,生老病死本是常事,大家或许会感叹一声那你爹走的够早的,但是如果我说我爹的死是我们这二十年以来最大的悬案,这样大家想必就想听一下这个故事。
      准确的说,应该是二十三年前。
      那一年,我爹死了,早上第一个发现他的人现在已经不在了,他活着的时候村里人都叫他二傻子,据说二傻子年轻的时候不仅人模样周正还特别勤快,是个了不得的小伙儿。每天都是最早去地里干活的那个人,正因为他勤快,他才第一个发现我爹的人。
      我曾想像过二傻子那天早上的场景,背着锄头的他走出村口,看到柳树上挂着什么东西,他走近拿下来一看,一定当场收到了很大的惊吓。
      这个场景,想想就感觉让人头皮发麻。
      真正的经历者二傻子被吓傻也实属正常。
      我没有见过,但是这么多年以来这件事儿被我们这边的人津津乐道,我也是从外人的口中知道当时的情况非常残忍。
      只是人皮完整,但是肉身却不见了!
      后来我们村的村支书走了十几里路去县城的警察局报了警,出警的三个警察看到这幅场景都吓的直哆嗦,其中的一个女警察甚至当场就呕吐了起来。
      人命关天,所以这人命案自古以来就是大案,后来又来了不少警察把附近戒严,几个村子当过兵的预备队员都被召集起来寻找尸身和案发现场都没有找到任何的踪迹。而且在几里之内并没有找到任何的血迹,更没有找到被剥皮后留下的肉身。
      警察自然会盘问我的家人,但是没有丝毫的线索,我母亲说晚上父亲没有任何异常的上/床睡觉,她不知道他是在晚上的什么时候出的门。
      当年的警察们把目标锁定在了方圆几里的屠夫身上,把附近几个村子的屠户甚至是平日里会宰杀牲畜的人都给抓了起来盘问。
      但是他们的嫌疑一一排除,没有任何的作案动机,更没有时间,基本上每个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明,最后我们这边最有经验的一个屠夫对警察说了一番话:“看这个剥皮的手法,你说我平日里杀猪能不能做到,那定然是能,但是这是在我杀了半辈子的猪的前提下,才能剥的这么干净利索的,你说他得剥过多少才能如此?这可是比猪要复杂的多了。”
      这个案子警察费了非常大的功夫,在我们这里忙碌了一个多月时间,但是案情却没有丝毫的进展。
      在之后,理所当然的变成了一桩悬案。
      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喜欢逛天涯论坛,因为这就把心里一直以来的疑惑发到了网上,因为没有图片所有很多人不相信我说话的真实性,但是也有很多网友相信我跟我互动,其中不乏说仇杀情杀之类推测,直到有一天,有一个网友是一个电话号码的人给我留了一个言:这跟重庆的红衣男孩一样,是一种神秘的祭祀手段。
      这是我从未听说过的一个版本答案,但是看到的一瞬间我就被这个答案给吸引,我马上给这个网友回复并且发私信,但是他没有再一次的出现过,我翻看了他的账号,注册时间就给我回复当天,这一天也是他最后的登陆时间。
      而我按照他名字上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却是一个空号。
      我爹死后,对于从地里抛生活的农民家庭来说,我爹的死等于家里的顶梁柱塌了,这导致本身就不富裕的我家更加的清贫,在万般无奈之下我爷爷跟我娘把我大哥给过继了出去,那一年我大哥才三岁,过继的那一家人传说是一个相对富足的家庭,只是夫妻俩不能生育,而我大哥过继过去给我家换来了三斗精面和两包桂花糕。
      之后我娘便扛起了这个家庭的大旗,用一亩三分地照顾了刚出生的我还有我那身体一直不好的爷爷。
      而我大学毕业之后,响应国家的号召,回我们村子里当了一个村官。
      这是一个看似有前途实际上又前途非常渺茫的工作,这天,我正在村委会调解一个村民家的婆媳纠纷,忽然邻居王大嫂来叫我,她跑的气喘吁吁的看起来很慌张,我问道:“王大嫂,你怎么了?啥事儿这么着急?”
      “叶子,你赶紧回去吧,你大哥回来了!”王大嫂道。
      “我大哥?”我愣了一下。
      “就是你刚出生就送出去的大哥!”王大嫂道。
      那一家人一看我是有正事,就让我先回去忙正事儿,毕竟是村里人的婆媳关系,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调解好的,我回到家之后,发现我家附近已经围了不少人。
      我妈眼泪汪汪的在院子里站着。
      我爷爷吧嗒吧嗒的抽着烟。
      在他们两个面前,有一个身材高大理着板寸头的男子站着。
      他们三个似乎很尴尬的沉默着,我走了过去,其实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人就是我大哥,因为我们俩眉宇之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只不过我的长相更偏向于我母亲,而大哥则像我爸的多点。虽然关于我爸的相貌我也只是从家里的黑白照上看过,那黑白照,还是从我爸的身份证上放大来的。
      “怎么回事儿?”我问道。
      “叶子,你过来。”我爷爷把我叫到了一边。
      我看了看那个男子,他也看了看我,他的五官很立体,看起来很有男人味,看到我看他,他对我笑了笑。我自然也是尴尬的报了一笑。
      “当年把你送出去,是家里的确穷,我们收了人家的东西,他们也把你养大,人活着得讲规矩,你回来支会人家了没有?”我爷爷抽着旱烟问道。
      “家里没人了。”那男子说道。
      “什么?”爷爷惊道。
      “我爸在我六岁的时候在矿井下面砸死了,我妈之后就改嫁了,我是跟着爷爷长大的,去年,爷爷得了癌症死了,临死前他告诉的我我的身世,让我回来。”男子说道。
      我妈听完眼泪就扑簌扑簌的往下掉,我也感觉挺不是滋味的,他虽然是三言两语,但是我却能感觉到,我这个被过继出去,我从小以为是出去享福了的大哥过的并不好。
      我爷爷听完,抽了一会儿烟,左邻右舍都在叫:“老叶头,孩子吃了那么多苦,现在回来了,你就认了吧。”
      我爷爷却一直都在想,过了许久,他叹气道:“回来吧,不过我不能对不起我的老伙计,你过去了,就是给他们老陈家续香火的,这姓不能改,你还是姓陈。”
      这男子点了点头,道:“行。”
      之后我知道,我这个大哥,有一个很是霸气的名字,仲谋,孙仲谋。
      因为家里小,所以大哥就跟我住一个屋,相处了一天下来,我对我这个大哥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他话很少,很冷静,说话也非常的简洁,最重要的是他很干净,似乎是一个很有规矩的人,他没有跟我睡一张床,是在地上打的地铺,他的每一个东西摆放的都是整整齐齐,这跟他的人一样。
      我妈这两天都是做一桌子菜,对于我大哥的回来,我能感觉到我妈的高兴,但是对于我妈的关心,我大哥脸上的表情一直跟他来的时候一样淡定。这让我妈很尴尬,我还安慰她说这是因为一猛的接触,慢慢的就好了。
      大哥在我家住了三天。之后就收拾好东西,我以为他要走了,我妈也是吓了一跳赶紧从厨房出来,他对我们说道:“我出去住。”
      “去哪,这里又没有宾馆。”我问道。
      “去隔壁三里屯,我在那边买了一个房子。”他说道。
      三里屯是我们隔壁的村子,又没有楼房,他说的买房子,估计是买了人家农村的宅子,我说道:“住一起多好,你既然回来了,想办法在村子里买个宅基地,自己盖。”
      “我住那边,好做事。”他说道。
      他说话简洁,但是非常坚决,我跟我妈说了半天他也不为所动,这时候我爷爷叼着旱烟走了出来道:“孩子想去就让他去吧,反正也不远。”
      我帮他提着行礼去隔壁村的三里屯,到了那里之后我才发现他竟然买的是一个二层小楼,这是三里屯比较好的房子了,我不禁有点惊诧,二层小楼加院子,自家修的话也要二十万左右,他能这么快买下来,估计花了不少钱,不过我也没多问,毕竟我跟这个大哥还不熟悉,总不能说大哥,你这么有钱之类的话吧?
      房子里已经被原来的人家收拾的很干净,大哥的行李又很少,我收拾完床铺之后就要打开他一直提着的那个黑色的箱子,我以为里面是他的衣服,想帮他挂起来。
      我手刚碰到那个箱子,他忽然叫了一声:“别动!”
      我吓了一跳,手就停在箱子边上,他看着我,眼神冰冷的走了过来,从我手里拿过箱子,道:“这里面是一些私人的东西。”
      本身他那句冰冷的话让我很尴尬,不过好歹这一次给了解释,人谁还没点私人用品?我就笑道:“好的,那你自己弄。”
      搞好了这个,我发现跟他单独相处是件很尴尬的事情,我就说我要走,他也就是点了点头,一句再坐会的客套话都没有。
      我刚到村委会,村长陈青山就神秘兮兮的告诉我道:“你这个大哥有钱啊,买陈大能的房子,那家伙要了三十万,他眼都没眨就给了!”
      我笑了笑也没说啥,这个价钱虽然偏高,但是不高人家也不会卖,我对于大哥有钱没钱倒不是很在意,绝对不会因为他有钱就巴结没钱就嫌弃,不过心里多少有点感动。
      一个有钱的大哥,来认我们这个当年把他送出去的家人,问题是我们的日子还很清贫,这已经非常难得。
      大哥在搬过去的第二天,就在他家的门口竖起了一张旗子。
      一根竹竿撑起的杏黄旗。
      上面写了三个红色的大字:捞尸人。
      这个做法很古派,也有一种古代大侠扛旗做事的气派。
      他说他去做好事,原来他要做的事,竟然是捞尸。
      不过一个捞尸人竖旗子,一下子就成了笑话。
      第二章 捞尸人
      贯穿我们整个洛神乡的河叫洛水河,是黄河的支流,知道他做的事情是捞尸之后我才理解大哥说的去三里屯好做事是什么意思。因为三里屯有十二道鬼窟,也就是洛水河流经三里屯的那座山上有十二道孔洞,相传是大禹治水的时候为了泄洪打穿的,十二道鬼窟以前叫洛水十二眼,十二道鬼窟的说法,也就是近些年传下来的。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只要进这孔洞的人,就没有能出来的,只进不出才谓之鬼窟。听老人们说这十二鬼窟以前并不是如此,平日里船可以自有穿行,之前还有商船从这里经过,只是在抗日战争的时候在上游发生了一场大仗,那一仗非常惨烈死了不少人,日本鬼子为了毁尸灭迹把尸体丢进了河中,无数的尸体流经这条河进入鬼窟,不知道什么原因尸体并没有从鬼窟的另一端流出来,而是卡在了这十二孔洞之中,自此之后这十二道孔洞附近就怪事不断,不少人都说自己亲眼见过里面鬼影重重,而后来再进这十二道孔洞的人就只进不出,慢慢的就有了鬼窟的说法。
      因为紧靠洛水河,洛水河有是黄河的下游,所以经常有在上游落水的人漂到我们这里来,三里屯的确是有几家职业捞尸人,但是平日里也都还在洛水里打鱼,毕竟这些年的安保做的很到位,溺亡人越来越少了,所以我大哥被嘲笑,一是因为他捞尸还竖旗,二是他好像是全职捞尸,别的事不干,这不是等着饿死吗?
      但是很快,我大哥就打出了第二道旗子,上面写道:“可捞十二道鬼窟之尸。”
      这一下,就在我们这边给炸开了锅。
      十二道鬼窟,是所有人的禁忌。
      几十年来,没有人能活着从里面出来,因为洛水是顺流而下,所以以前也有溺亡者的尸体流进十二道鬼窟之中,却没有一个人敢进去捞尸,曾经有一个我们市里一个大人物的公子哥带着女朋友来游泳,不幸溺亡,尸体就流进了十二道鬼窟之中,出再高的钱都没有捞尸人敢进鬼窟,后来这个大人物找了潜水员过来,但是连着三个潜水员进去之后都没有出来,也只能作罢。
      就这样的一个十二道鬼窟,竟然有人敢说进去?
      村里人都认为我大哥是个二货,或者就是个大言不惭的家伙,自从他打出第二道旗子之后,大家看我的眼神也都怪怪的,我就找他去聊聊,不为别的,进那十二道鬼窟有多危险,这我知道。
      我感觉大哥会这么说,是因为他或许在以前就是一个捞尸人,技术水性都很好,又是一个唯物主义者,所以认为自己的本事绝对能进出这十二道鬼窟,我得找他说说这十二道鬼窟有多么可怕。谁知道我还没说,他就摆手道:“我都知道,我说能进去,就是能进去。”
      “问题是。。”
      我还没说完,他就打断我道:“不会有事。”
      我没再说什么,还是那句话,一是不熟,二是他这样的性格沟通起来会很难,我从他那里回来,刚回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的我妈就哭着对我说道:“叶子啊,你去跟你哥说说,进那鬼窟是要没命的!”
      “我说了,他不听。”我道。
      “那我去,这孩子不爱惜自己,是心里还怨恨咱们呢。”我妈道。
      我赶紧拦住我妈,因为我知道我妈去也不会有什么效果,就道:“今天晚了,明天我陪你一起去。”
      谁知道第二天一大早,我带着我妈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大哥住的那个二层小楼前,停了不少车,还有一群人围着,但是大家却很安静。
      我们挤了进去,刚好看到一群人围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朝着我大哥走了过去,这个人正是几年前在我们这淹死孩子的那个大人物。
      那个大人物走到我大哥面前,伸出手道:“老弟怎么称呼?”
      “孙仲谋。”大哥却没有伸出手的打算,只是轻轻的说道。
      那大人物没想到我大哥这么不给面子,讪讪的把手缩了回去道:“好名字,生子当如孙仲谋,不错不错。你能进十二道鬼窟捞尸?”
      我大哥淡淡的说道:“是。”
      “几年前冲进去的人,也可以捞出来?”那人问道。
      大哥这一次只是点了点头,连话都没说。
      “里面尸骨不少,你不会捞错吧。”这时候那个大人物身边的一个戴眼镜的人问道。
      大哥看了他一眼道:“招牌在这,人在这,你怕我错?”
      “你怎么说话的你!”戴眼镜的人瞪眼道。
      大哥扫了他一眼,看都不再看他。那戴眼镜的人气的满脸通红,这时候那个大人物拦住了他道:“小王,你一边去。”
      说完,他对大哥道:“自古英雄多傲气,看兄弟你这傲气,我就知道你有真本事,实不相瞒,犬子三年前不幸溺亡,被水流卷进这鬼窟当中,我也是费尽周折却不能捞出,这几年来我终日睡不安宁,孩子死了是他的命,但是我却不能让他入土为安心中却是有愧,先生若是能帮我这个忙,必定重谢。”
      “十万,我要现金。”大哥说道。
      “好,爽快!”大人物招了招手,那个戴眼镜的递了一个包过来,他从里面拿出一大沓的现金出来,交在我大哥手中,之后说道:“钱不是问题,不过刚才小王也说了,鬼窟脸尸体无数,要是捞错了,我唐某人也不是好说话的。”
      大哥对我招了招手,我一脸尴尬的走了过去,他把钱递给了我道:“先拿着。”
      说完,他对这个大人物道:“我需要点东西。”
      “还要什么?”大人物道。
      大哥拿出一根针,对大人物道:“我需要你的血。”
      这话一说话,大人物带的人就不干了,大人物不愧是大人物,他挥手拦住他带的那些人,之后伸出手道:“需要就取。”
      大哥用朕在大人物的中指上轻轻刺破,挤出一滴血出来蘸在自己的中指上,然后伸进了嘴里尝了一下,点头道:“等我。”
      之后,大哥进了他的二层小楼之中,不一会儿,他光着膀子扛着一个木筏走了出来,大哥身上的肌肉非常精腱,身材几乎完美,扛着木筏的他八块腹肌尽显,看起来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道。
      “孩子,不要去!”这时候,我妈哭着道。
      “没事。”大哥说了一声。
      我妈哪里放心,就要去拦着大哥,大人物身边的人一下子拦住了我妈,拉着我妈的衣服,不让我大哥去拦着,几乎把我妈的衣服给撕裂。
      扛着木筏的大哥放下木筏,瞪着那拉着我妈衣服的人道:“放开!”
      他说话的语气,不容置疑。
      那些马仔看了看我大哥,又看了看那个大人物。
      “我让你放开!”大哥走了过来,我几乎没看懂他是怎么动作的,他的右手就卡主了那个拉着我妈衣服的人的脖子,那个人脸瞬间憋的通红,大哥手上的力道,几乎要拗断他的脖子。
      大人物的其他马仔一看这个,就要蜂拥而上,大人物就在这时候叫道:“都给我滚,快放开那个大嫂!”
      随即他对我大哥说道:“兄弟,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对不住了啊!”
      大哥没有理他,这时候大哥对哭着的我妈说道:“没事的,相信我。”
      说完,他扛起木筏,后面跟着我们这一大群人,一起去了河边,他一人上了木筏,拿着一根竹竿。
      在水面上,一个木筏一个人,显的很渺小。
      他就这么一个人撑着木筏,朝着那十二道鬼窟进去。
      在大哥的身影消失在十二道鬼窟之中以后,很多人都屏住了呼吸,也有很多人都在叹气,他们在窃窃私语道:“这人没了,肯定是要死在里面,谁又能出来呢?”
      我听到他们这么说,担心转变为愤怒,我回头瞪着他们道:“放屁,我大哥要是能出来我抽你们的脸?”
      那些人也没继续跟我抬杠,但是不屑一顾,却是写满了整张脸。
      大哥进去了半个小时没出来,这时候,说他必死无疑的人越来越多,就连那个大人物都走了过来道:“那人是是大哥吧,小兄弟你别担心,十万我不会要回来,就当买了条命。”
      说完,他就要带人走。
      “等等!”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对他说道。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道:“嗯?”
      “我哥肯定能出来,你再等等,就算出不来了,这十万我也不要你们的,家里是穷,但是却也不稀罕这点钱。”我把钱放在了地上说道。
      大人物看了我一眼,没在说话,他犹豫了一下,道:“行,看在你们兄弟感情的份上,我给你这个面子。”
      一个小时候,一艘木筏从那十二道鬼窟轻轻的划了出来,木筏上站着一个一身肌肉线条流畅的男人,在他的旁边,还有一具骸骨。
      “出来了,我大哥出来了,看到了没?!”我眼泪都出来了,我从来就没有这么幼稚过,似乎是对那些不相信我大哥的人炫耀一般。
      那人大人物脸上也变的庄重,他看着我大哥,直到我大哥把木筏撑到边上,马上有人去收拾那遗骨。
      大哥上了案,对大人物道:“你可以回去做鉴定。”
      大人物勾住我大哥的肩膀道:“不用了,看到那个戒指我就直到那就是我的孩子,兄弟,谢了你了,你这个朋友,我唐人杰交了!小王,包给我拿来!”
      那个小王现在都不敢看我大哥,他把包递了过去,大人物从包里掏出一沓钱,之后又把钱放回包里,把包都塞给了我大哥道:“兄弟,这钱你拿着!”
      我虽然不是视财如命的人,但是看到那一包的钱也有点激动,毕竟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在场的人也是,我甚至听到很多人吞口水的声音。
      谁知道我大哥把包推了回去,道:“我捞尸,一次十万,多了分文不取。”
      第三章 规矩
      大人物愣了一下,道:“兄弟,这钱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我想跟兄弟你交个朋友。”
      大哥依旧把包推了过去,扛起木筏道:“我不喜欢交朋友,尸骨我已经拿回来了,你可以回去了。”
      说完,大哥对我跟我妈说道:“走,回家吧。”
      大哥虽然没接那个钱让我感觉很是遗憾,但是却也感觉解气,这时候的大哥在我眼里真是帅呆了,我跟在他的后面,我妈还是一脸泪痕的跟着大哥一起回家,回家之后,大哥就把外人都关在了门外。
      有看热闹的人,也有那个叫唐人杰的大人物还有他的马仔。
      进了屋子之后,大哥去冲了个澡,回来之后,他把那十万块钱包好递给了我道:“回去把房子修了,不够找我。”
      “这我怎么能要。”我道。
      “这不能要仲谋,是妈跟你弟弟欠你的。”我妈流着泪说道。
      “我让你拿,你就拿着。”他看着我,说话依旧是那么的不容置疑。
      “我真不要。”说完,我把钱丢在了桌子上。
      他看了我一眼,道:“不要是吧?”
      我点头道:“不要。”
      他拿起钱,直接就打着了打火机要点了钱。我赶紧拦住他道:“你疯了?!”
      “你不要,我就烧了。”大哥说完,放下钱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最终我还是带上了钱,虽然我跟大哥认识没几天,但是我有直觉就是他这个一个人断然是说话算话的,他说我不拿会烧了,那就肯定会。
      我跟我妈出门的时候,外面人再看我们俩,就没有那种戏谑的眼神,甚至很多人都一脸的崇拜,那个叫唐人杰的大人物还没走,看到我出来之后迎了过来道:“这位兄弟,你哥呢?”
      “他休息了。”我道。
      唐人杰递给我一张名片,道:“我唐人杰最喜欢交朋友,尤其是有本事的朋友,这是我的名片,咱们有机会联系。”
      说完,他不容我拒绝,就把名片塞进了我的手中,之后带着那一群人扬长而去。
      我知道,他要结交的是我大哥,像他这样的大老板,如果不是大哥的本事镇住了他,凭我他估计都不会多看一眼。
      不管怎么说,我大哥经此一次,算是一战成名。
      竖旗捞尸不再是笑话。
      而是一个可以从十二道鬼窟之中捞尸的异人。
      他的技艺,被传的神乎其神。能进出十二道鬼窟自如就算了,更神的是他仅凭一滴血就能在鬼窟之中的万千尸骨中找到那人的孩子,这更被认为是“神技!”
      我们从三里屯回到家里,刚到家村长陈青山就赶到了我家,一看到我就对我竖起了大拇指,道:“牛逼,你哥真牛逼!”
      我嘿嘿一笑,没说什么,但是却也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大哥的奇异的确是让我感觉非常的有面子。
      陈青山把我拉到沙发上说道:“我也是刚听说你大哥这么厉害,这不有人就找到了我,想请你大哥也帮忙捞个尸。这人你知道,就是我一朋友,马家堡的马老三,他闺女小时候不是落进洛水河了,尸首一直没捞着,大家当时就说是冲进那鬼窟里了。本来都不抱希望了,这不你大哥来了?”
      “这事你得找我大哥商量啊。”我道。
      “我跟他不是不熟吗?咱们农村家里不跟那唐人杰比,他是大老板,十万块钱不是谁都掏的起的。”陈青山道。
      我一听就明白了,敢情这是来讲价的,我虽然有心拒绝,但是陈青山自从我参加工作以来对我颇为照顾,我也不好说什么,就道:“一起去找我大哥说说,你也知道我跟我大哥才认没几天,不过我想既然我开口了,肯定会看面子的吧?”
      我在家没闲一会,就跟着陈青山,带着马老三夫妻俩,这俩夫妻还带着礼物一起登我大哥的门。
      到了大哥家里,我大哥就那么冷冰冰的坐着,听马老三说他小女儿的事情,说完,马老三问道:“这么多年了,尸首还能找的到吗?”
      我大哥点了点头道:“能。”
      马老三掩饰不住的欣喜,随即道:“兄弟,咱们都是乡亲,你也知道,农村人想拿十万块钱出来,有点难。”
      我大哥摆了摆手道:“十万,一分不能少,钱到,我下河捞尸。”
      马老三有点尴尬,搓着手道:“咱们这关系,不能少嘛?”
      我大哥站了起来道:“不能。”
      眼见着我大哥就要走,马老三赶紧拉住我大哥,又一脸哀求的看着陈青山,陈青山则下桌子底下踢我,我就站了起来硬着头皮道:“大哥,三哥是个多年的朋友,咱们农村人的确是没钱,但是想要找到孩子尸骨让入土为安,能不能通融一下?”
      我大哥瞪了我一眼,这一眼让我打了一个哆嗦,这个眼神真的太过冰冷。他道:“不能。”
      说完,他挣脱了马老三,去了院子里静坐。
      ——这一下,我也挺尴尬的,反倒的马老三叹气道:“叶子兄弟,你也别自责,进十二道鬼窟捞尸,这本事值十万,我这就回去凑,就是借也要借到。”
      马老三的老婆拉住马老三道:“你疯了?十万?孩子不娶媳妇儿了?!”
      “闺女也是自己的孩子,当年没看好她让她进了水,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的吗?我闭上眼就能看到咱们闺女在水里对我哭着说她冷!就是倾家荡产我也要把她接回来!”马老三说完,红着眼睛站起来道:“我这就回去凑钱,等着我。”
      马老三走后,陈青山叹了口气道:“你这大哥,脾气很怪啊。”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站了起来,出去跟大哥站在一起,他在默默的抽烟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走到他身边之后,他递给我一支烟,这是我们本地的百姓烟,六块钱一包,之后他对我轻声说道:“捞尸的事情,你不要再管。”
      我点了点头道:“恩,我知道,规矩不能乱。”
      ——其实我也想清楚了,我不能为大哥开这一道口子,不然以后大家都找我讲价钱那怎么办?给这个面子了不给那个面子?
      马老三说的那句话很有道理:这本事,值十万。
      马老三在傍晚的时候凑齐了十万块钱拿了过来,甚至还有很多零钱,他老婆跟在他身后一直哭,不知道是心疼钱还是怎么,马老三颤抖的把钱递了过来,说实话,马老三家的情况我知道,过的也不怎么好,看着他夫妻俩身上那破旧的衣服,我都不好意思接这个钱。
      这一刻,我甚至感觉大哥真的有点不近人情了。
      最终,我还是接了钱。
      收了钱之后,大哥用同样的办法取了马老三一滴血,之后扛着木筏进了河,此时天色已晚,我劝大哥道:“都晚上了,挺危险的,要不明天吧?”
      “没事。”他道。
      我们再一次出门进洛水河,围观的人依旧一大堆。
      大哥这一次用了半个小时就从那十二道鬼窟之中出来,木筏上,放着一具很小的尸骨,马老三在看到尸骨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痛哭,跪在地上不停的给大哥磕着头。
      有些钱,花的心疼,但是值。
      一天之内,从十二道鬼窟之中捞出两个尸体,一个三年多,一个十几年,大哥再一次震惊了人们,同样传来的,也有大哥的狠,这个狠是要价狠,十万块,并且绝对不讲人情,他亲兄弟的面子都不卖。
      我听了之后也就是笑笑,说难听点,我的面子才几斤几两?
      第二天一上午,就有一个外乡人得到消息直接带着钱过来找到大哥,他也是捞自己的亲人,十万块钱一交,大哥依旧是划着木筏,很快就把尸骨找到。
      两天时间,净赚了三十万,没有任何的成本,用时最长的时间是一个小时多一点,就是唐人杰儿子那一次,这让村民们羡慕的都直流口水。
      但是在捞出这个外乡人亲人的尸首之后,大哥回来后,把那个可捞十二道鬼窟之尸的旗子收了起来。
      大家都以为他这是名声传出去了就不需要立这个旗子了,谁知道不是。
      下午的时候,依旧有人来,大哥可以打捞陈年捞尸,这几十年来流进十二道鬼窟的尸体不少,所以来找的人也多,下午的时候就再一次有人来。
      “我一年只进三次鬼窟,今年的已经进完了,不会再捞里面的尸骨了。”大哥说道。
      “就不能通融通融,加钱也行!”下午来的这个人带着个眼镜,穿着一身名牌,开的奔驰车,看起来就不缺钱。
      “不行,这是规矩。”大哥说话依旧是不容置疑。
      接下来,大哥真的不进鬼窟了,在那个奔驰眼镜男走后,还有几波人来找,大哥都是同样的说法,一概拒绝,后来他干脆再一次立了一个旗子道:“一年进三次鬼窟,一次十万。今年已三次,若有捞尸者,明年再来。”
      第四章 规矩2
      大哥立起了规矩的旗帜之后,他那边清静了不少,反倒我这边就事情多了起来,因为有很多人都抱着侥幸心理来求我这个弟弟,希望看在我的情面上大哥能网开一面,我直接都拒绝了。后来我恨不得直接拉个旗子也说明一下,大哥不会看我的面子,捞尸之事我不管。
      就这样大概过了一个星期,我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这几天不停的有人打电话来讲情面,我本身想挂断,但是一看号码,后面四个数字都是8,这样一个号码断然是价值不菲,我也不算是势利眼,而是看到这个号码之后就想着万一是领导呢?就接了起来。
      “小兄弟,是我,唐人杰,还记得吗?”那边是一个中年男声。
      “唐老板怎么会不记得?”我说道,我本来还想问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号码,但是转念一想,以他的能力知道我的号码应该不算是什么难事儿。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世伯,是一个顶天的大人物,你这能明白吧?以前他曾经在洛水附近打过游击,不少战士死了之后沉尸洛水河,最后被卷入了鬼窟之中,最近我跟他聊起这个事儿了,他对孙仲谋兄弟很感兴趣,也想把当年战友的尸体给捞出来,我知道兄弟你有能力,上学的时候成绩就好,分配在村里可惜了点,我本身想找你大哥,可是他有那奇怪的规矩,所以就托你帮个忙,这件事要是办成了,那好处可不是用钱可以衡量的,兄弟是明白人,我的话你明白吧?咱们就当交个朋友。”唐人杰道。
      说实话,我真的是有点心动,唐人杰口中的顶天大人物,那决定一下我这个小人物的命脉可以说是一个电话的事情,这可关乎我一辈子的前程,但是我一想那天我带马老三过去谈价钱的时候大哥那个冰冷的眼神就有点不寒而栗,道:“唐老板,说实话我很想帮忙,但是我大哥那人你也知道的,这事就恕小弟爱莫能助了。”
      “这我倒是听说了,仲谋兄弟的脾气真是怪,这样,你牵个线,见个面,不管成不成这个人情我领了,你看怎么样?”唐人杰道。
      我犹豫了一下,道:“成,唐老板你等我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我就直奔我大哥家里,见到他之后就算我心里有点害怕他,还是说了情况,最后我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道:“我知道你有你的规矩,但是这事事关你兄弟的前程,就跟他们见个面,拒绝也没事,可以吗哥?”
      大哥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道:“见可以,规矩不能破。”
      唐人杰很快就安排了饭局,可能是为了表示对大哥的尊重,饭局安排在三里屯的农家乐当中,这天农家乐里里外外到处都站着穿着黑西装站的笔挺的人,看热闹的村民们都被驱赶,一进这里面我就有点紧张,因为这给我一种鸿门宴的感觉。进了包房之中,我就看到了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坐在主位,唐人杰坐在一边。
      看到我们过来,唐人杰站起来满脸堆笑的道:“叶子,仲谋,来这边坐,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刘老,北京来的。”
      刘老站了起来,伸出了手要握手,大哥站着却纹丝不动,我赶紧伸出手去握住刘老的手道:“大哥不喜欢跟人接触,刘老见谅。”
      刘老看了一眼大哥,没说话坐了下来。
      我们入座之后,唐人杰开了一瓶红酒,笑道:“仲谋,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今天可要多喝两杯。”
      大哥拿起酒杯,直接扣在了桌子上,接着道:“要做什么事叶子已经跟我说了,如果还是那件事,就算了,规矩就是规矩,不能乱。”
      气氛瞬间就尴尬了起来。
      一丝愠怒从唐人杰的脸上一闪而过,但是他很快换了一幅笑脸道:“干嘛那么严肃呢?我说了,咱们就是交个朋友,来吃饭。”
      大哥站了起来,对刘老说道:“老先生,我敬你是战争年代的英雄,也知道您想要让战友尸骨还乡的心,你可以过了今年大年初一第一个来,而且我只能帮你捞出三个人来。这瓶酒,我就当给你陪个不是。”
      说完,大哥端起酒瓶一饮而尽,之后对刘老和唐人杰抱拳道:“告辞了。”
      说完,大哥拉着我就要走。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当我唐某人泥捏的?!”这时候,唐人杰拍了一下桌子叫道。
      屋外,瞬间冲进来了十几个人,一个个手中提着铁棍,我一看这情况,肠子都要悔青了,我就不应该拉着大哥来赴约!
      “唐老板,有话好说,大哥就这个脾气,之前他帮过你不是?”我赶紧说道。
      谁知道,我话刚落音,身后就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等我回头的时候,大哥正在抓这一个人的头砸向包间的门。
      房间的里空间本身就小,战斗开始的很快,结束的更快,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人,他们想要爬起来,却只是挣扎站不起身。
      大哥回头看了一眼唐人杰,道:“现在可以走了吗?”
      唐人杰看了看地上的人,脸色有点略微发白,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大哥拉着我就准备出了包间,在门口,大哥忽然站住了身形,我看过去,一眼看到有三个人手里拿着枪,枪口正对着大哥的脑袋。
      我还是现实中第一次见枪,枪口虽然对准的是大哥,却离我如此之近,说不害怕是假的,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从始至终没有说话的刘老正看着我们俩在笑。
      大哥没有跟枪硬扛,而是一步步后退,门口那三个人三把枪,把出了包间的我们再一次的逼了回来。
      “我一直都欣赏有脾气有性格的年轻人,更别说你的身手不错。”这时候,刘老慢悠悠的说话了。
      大哥回头看着刘老,一言不发。
      “我大老远的跑过来,一瓶酒就打发了我不太可能,给一个你坚持你规矩的理由,说服我你们可以走。”刘老说道,刘老说话慢吞吞的,但是却有一种稳如泰山的霸气。
      大哥看着刘老,刘老也看着大哥,他们两个都是眼睛都不眨一下,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之间的战争已经足够犀利。
      “有人赐我一口饭吃,给我定的规矩,我若是坏了规矩,死的人是我。”大哥轻声的说道。
      唐人杰站了起来,问道:“谁?!”
      刘老却在听完大哥这句话之后脸色一变,随即一摆手道:“明白了,你们走吧,大年初一我会过来。”
      大哥拉着我,一起走出了这个农家乐,一直到我确定后面没有人跟来,才敢去擦额头上的冷汗,到现在我的双腿都有点发软,刚才在这个里面发生的一切,我都感觉跟做梦一般。
      回到了大哥家,大哥给我倒了一杯水,喝了水我才心中稍微安定,我对大哥说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他摇了摇头道:“没事。”
      我有点尴尬,每次跟大哥单独的相处,都让我如坐针毡,不得不承认,跟这个人相处会有很大的压力。
      坐了一会儿,我起身就要告辞,大哥把我送到门口,临别时候对我说道:“少跟那个唐人杰接触,他这个人有问题,还有那个刘老,他不只是想要捞出战友尸体那么简单。”
      “啥意思?”我问道。
      “直觉。”大哥说道,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不愿意再说太多,直接就关上了大门。
      ——唐人杰没有再来骚扰,那个刘老应该也走了,而之后,大哥再一次的立了一个规矩,这是他一年只进三次鬼窟,一次收十万规矩之后的补充款,这个规矩非常的奇怪,让很多人看不懂。
      那就是他只捞活人,不捞死人。
      这一句话,他依旧是挂了一个旗子出来。
      很多人在看到这句话之后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只捞活人不捞死人?捞尸人不捞死人?那还叫什么捞尸人?只捞活人的话,那应该只能算是救人吧?
      很快发生的一件事,就让人们明白了大哥这句话的意思。
      离三里屯大概十里的地方,出了事儿,四个中学生结伴在河里划船,结果遇到的大风,船翻在了水里,尸体一猛的都找不到,因为大哥最近名气正旺,所以这四个学生的家长就求到了我大哥这里。
      大哥让这四个家长分别写下了这四个孩子的生辰八字,生辰八字是写在一张红纸上,再写完之后,大哥拿着这四张红纸上了他的二楼。
      不一会儿,大哥走了下来,对其中一个学生家长道:“你的孩子我捞,因为他还活着。”
      这个家长一听这话,马上就对我大哥跪了下来感激涕零,但是另外三个不干了,问我大哥这是什么意思?我大哥指了指外面的旗子道:“我写的很清楚,我不捞死人。你找其他人,也可以捞出他们的尸体。”
      大哥说完,就出了门,果不其然,他救出了一个溺水的孩子,被停留在岸边的救护车给抢救了过来,而另外的三个孩子,在被其他的捞尸人给打捞出来的时候,早已气绝身亡。
      那个孩子被大哥救出来的家里一家老小带着锦旗和钱敲锣打鼓的来谢我大哥,给我大哥送来了一万块钱,但是我大哥只收五百,不肯多收,不进十二道鬼窟捞活人,一次只收五百,多了不收,少了不行。
      大哥的名声再一次的鹊起,附近的人都几乎要把他给传成神。
      他滴血找尸骨,八字定生死的技巧,更是让人们津津乐道他是一个深藏不漏的阴阳大师。
      就连同行们都对大哥非常的敬重,大哥的不捞死人,无疑是给他们留了一条活路,不然有大哥在,他们吃这碗饭会很难。
      有人传我大哥的神技,也有人说我大哥矫情,一个损阴德的捞尸人,还真把自己当回事,立这么多的规矩,对此我嗤之以鼻。
      见识过大哥单挑十几个人之后我明白一个道理。
      不是只有大侠们才有奇怪的规矩。
      而是只有大侠们,才有守住他们规矩的实力。
      大哥,无疑就是一个大侠。
      第五章 童年噩梦
      大哥的事情是十里八村一度最大的新闻,但是随着大哥今年不会再进十二道鬼窟,并且有那奇怪的只捞活人不捞死人的规矩,加上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多溺亡的人,所以事情的热度很快就消了下来。不得不说,因为大哥的声名鹊起,我也成了名人,以前别人都认为我是村里的大学生村官,现在我却多了一个标签,那就是孙仲谋的弟弟。
      很多事情,就是这么的戏剧化,当年送大哥出去是无奈之举,虽然是把他送出去,其实我妈的本意是不让他吃苦,同时也让家里能负担起我,结果他却在被过继出去之后经历了坎坷,也许就是他这些年的独特经历,才造就了他这一身的本事和性格。
      我有时候就想,假如当年被送出去的是我,那我跟大哥的命运会不会换一下,我成为一个大侠一样的人物?
      答案自然是未知数。
      那一次我拿了大哥十万块钱回来之后,大哥又送了五万块钱过来,加上平日里家里多少有点积蓄,我跟我妈商量了一下,就准备拿出来修一下房子。结果还没等开始动工呢,村子里就出事了。
      这件事跟陈石头一家有关,而这陈石头一家,是我在村子里最不愿意接触的人,这跟我的一件童年经历有关。
      事情还要从我父亲死后的第四年说起,我父亲死的时候我尚在我妈的腹中,所以那一年,我刚好三岁。
      我们村最穷的陈石头从外面捡了一个傻女人回来,女人长的就是一幅痴傻的相貌还整日的嘴巴里挂着口水非常丑陋,但是因为陈石头三十好几了还没有媳妇儿,他一方面是因为多年没有碰过女人,另一方面是为了传宗接代竟然把这个女人用铁链子锁着锁在家里当媳妇儿用。
      陈石头爹娘死的早家里很穷也早已过了结婚的年纪,这么做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只是他还有个弟弟叫陈老根比他小两岁,也是年纪不小,知道哥哥找了这么一个女人之后他竟然趁着哥哥出去干活儿的时候摸进屋里也把这个女人给糟蹋了,反正傻子女人啥也不懂,给她一个窝窝头就想干嘛就干嘛。
      这件事儿很快就被陈石头给知道了,兄弟俩干了一架两败俱伤,后来俩人干脆一琢磨,按农历初几来算,单数就老大来,双数就归老二。就这么几年下来,傻子女人生了三个孩子全是男丁,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老大的还是老二的,但是总归也算一脉相承二人也没计较,就管老大叫爹,老二叫“达。”
      又过了两年,陈老根得病死了,按理说这是好事儿,再也没有人跟陈石头抢女人了,谁知道陈老根过了头七之后就闹个不消停,整日里给陈石头托梦说想女人了,说他在阳间享受了却不知道自己在下面孤苦伶仃的。
      陈石头被折磨的整天是没精打采的,后来他就想了一个办法,找了一个扎纸匠人给陈老根扎了几个女人烧了过去,烧了之后倒还真消停了几天,但是也就是几天之后这陈老根又托梦了,说你抱着真女人,就拿纸糊的糊弄兄弟我啊,这事儿这么办可不成。陈石头就问那你到底想咋地吧,陈老根倒是没客气,说你让女人下来陪我我就再也不烦你。
      没过多少天,一直都在家里锁着的那个傻女人锁链忽然挣断掉进河里淹死了,村里人就说这那锁链是栓狗的链子,有小孩儿手臂那么粗,傻女人肯定是挣不断,这是刚好厌烦了傻女人的陈石头为了应付陈老根故意把傻子女人给害了。不过这也只是怀疑,谁也没亲眼见,陈石头不承认,再说了,一个不知道哪里捡来的傻子,死了也就死了。
      而我,好死不活的成了见傻子最后一面的人。
      我那天正一个人在河边钓虾,忽然听到河里有人哇哇大叫的我就跑过去看,一看是傻子在水里一浮一沉的眼看着是不会浮水要淹死了,刚好地上有个小树枝,我连忙抓起来递给傻子让她抓住我把她拉上来,可是傻子那么大人,我一个几岁的孩子怎么能拉上来呢?她一拉差点把我拉进水里,傻子在水里看了看我,对我笑了笑,之后松开树枝慢慢的沉了下去。那时候的我还不懂傻子为啥那时候对我笑,后来长大了我才明白她那是道谢呢,那笑容的意思就是孩子我不连累你了。就是这我总感觉那个傻子或许不是真的傻。
      我是傻子死的唯一的目击证人,也成了陈石头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一旦别人说他杀了傻子,他就会拉我出来说道:“小孩子嘴里说实话,叶子都说了,傻子是自己掉水里的。”
      其实那几天我因为看着一个人掉进水里淹死每天都吓的不行,都要钻进我妈怀里睡觉,但是后来的一件事情,几乎是我一生的梦魇,现在长大了还好一点,小时候我因为这个差点没有疯掉。
      那都是在傻子死之后的事情,傻子死之后尸体被捞出来,陈石头穷的根本就买不起棺材,找了一条破棉被就把傻子给包着埋了,埋的就是他弟弟陈老根的坟旁边,这也是村民们说他杀傻子的力证之一,但是陈石头的解释是他们是一家人自然是要埋在一起,当然,这是外话。
      陈老根死后托梦给陈石头是陈石头出来说的,大家谁也没见,但是傻子死后的怪事儿整个村子都见了。傻子女人在头七之后的那个早上,全身赤裸的趟在陈石头的家门口。这村民们都见了,对陈石头说道:“石头啊石头,这是傻子来找你寻仇索命来了,阳间的她虽然痴傻,不仅给你俩兄弟发泄还给你家生了三个孩子,你还杀了她,她这是来寻仇的啊!”
      陈石头虽然吓的不轻,但是依旧没有承认是自己杀的傻子。自己一个人扛着傻子去给埋了。谁知道这事儿没完,等二七之后的第二天早上,傻子依旧是那个位置躺着一动不动,陈石头早上发现之后沿街大骂:“我操你祖宗十八代的,我陈石头说了傻子不是我杀的就不是我杀的,谁要是对我有意见咱们当面对质,别背后里装神弄鬼的吓唬老子,老子是吓大的?!”
      这时候的陈石头跟疯狗一样,大家也都没去招惹他,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红衣文学] 回复数字3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但是背后里都议论,谁闲着没事儿了去把傻子的尸体挖出来吓唬他?要不是他杀的傻子,傻子干嘛死了还对他不依不饶?大家也还都说了,就算再把尸体埋了也没用,傻子这是有事儿呢,事儿不办完是肯定不会罢休的,至于是什么事儿,那定然是要杀人偿命了。
      果不其然,在陈石头把傻子的尸体再一次埋了之后的三七后,傻子的尸体再一次的出现在了陈石头的家门口,这都死了二十多天了又来回折腾,尸体早就发臭了,而且肚子鼓的很大,半个村子都弥漫着那恶心人的臭气味道。
      村民们问陈石头这一次咋不叫骂了,这时候情绪几乎崩溃的陈石头吓的嚎啕大哭道:“不是你们祸害我,我昨晚一宿没睡,我亲眼看着傻子自己走回来的啊!”
      听陈石头这么一说,再看地上的尸体,村民们也是吓的不轻,真到这时候其实谁也不想这尸体继续闹下去,不仅陈石头不得安宁,村子里的人都不敢走夜路了,就对陈石头说道:“石头,不管人是不是你杀的,傻子这么回来是有话要说,要不你找个先生去看看,隔壁村的王老太看这个就挺好,你去找她看看吧。”
      陈石头这一次也是听话,去隔壁村把王老太给叫了过来,王老太围着傻子的尸体转了一圈而,点了三根香,嘴巴里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过一会儿她对陈石头说道:“傻子命苦,一辈子没人对她好过,就是死之前有人拉她一把,她借我的口想对那人说声谢谢。”
      那时候的我也在围观的人群当中,王老太一这么说大家马上都看向了我,把我都差点给吓哭了,特别是陈石头,一听王老太这么说,走到我面前就是几个响头,口里一直都说在说谢谢。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红衣文学] 回复数字3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王老太也就说了这么多就走了,围观的人也就散了,大家还都在议论说傻子也是有情有义,死之前有人拉一把还知道回来道谢,就是狗日的陈石头太狠心了。大家也都说我小小年纪就心肠好,长大肯定有好报。
      那时候正值酷暑,屋里晚上炎热难睡,我就每天都跟爷爷睡在院子里乘凉,那天晚上我已经睡着了,忽然醒来感觉一阵热醒来,醒来一看就看到陈石头正在烧着一堆纸钱,我张嘴就道:“石头伯,你干啥呢?”
      转头一看,这不是傻子跟陈老根的坟吗?一看这个,我瞬间就吓的尿了一裤裆,甚至哭都哭不出来。


    [ 此貼被我来了了在2019-03-14 18:24重新編輯 ]